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2015-03-20 14:22:00|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官僚体系的人太多,不这样安台阶,讲资历,最后没法安排。任是这样,县处级的机构还日日膨胀,害得每个县,都处级干部一走廊,到处都是跟县太爷平级的干部。 客观地说,近年来基层干部的含金量一直在减小,灰色收入锐减。上级机构,多倾向于把权力上收,将责任下放。但是,由于权力分配资源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所以,尽管基层干部难当,油水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乐意往里挤的人依然不少。所以,这样的台阶,一时半会儿还是会存在。 显然,这样的做法,把原本该有锐气,有精力的基层干部,都熬成了老官油子,对上面只能听喝,没有丝毫的主动性。对整个机构整体的效率,只能减分,没法加分。有时候,即使上级来了一个很有锐气的领导,想要做点事情,由于基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难免力不从心。近年来,有些地方开

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张鸣 一个基层干部,从进入乡镇机关开始,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爬到乡镇书记的位置上?这个题,真的不好回答。如果你没有后台,也没有犯大的错误,按部就班,一般要经过好几个台阶,首先要爬上镇(乡)委办副主任的位置,然后几年之后,做主任,再做若干年,做到副乡镇长,然后是乡镇副书记,接下来是乡镇长,最后才能爬到乡镇书记。每个台阶,少则三年,多则五年甚至更多。最快,也需要21年。当然,更多的人,其实一辈子也爬不上去。 乡镇书记,是整个政权的末梢,芝麻绿豆大的官,但要是爬上来,居然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就算二十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也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干活有份,好处不多。 对基层干部设置如此繁复的台阶,如此折腾,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想                          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张鸣

进入官僚体系的人太多,不这样安台阶,讲资历,最后没法安排。任是这样,县处级的机构还日日膨胀,害得每个县,都处级干部一走廊,到处都是跟县太爷平级的干部。 客观地说,近年来基层干部的含金量一直在减小,灰色收入锐减。上级机构,多倾向于把权力上收,将责任下放。但是,由于权力分配资源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所以,尽管基层干部难当,油水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乐意往里挤的人依然不少。所以,这样的台阶,一时半会儿还是会存在。 显然,这样的做法,把原本该有锐气,有精力的基层干部,都熬成了老官油子,对上面只能听喝,没有丝毫的主动性。对整个机构整体的效率,只能减分,没法加分。有时候,即使上级来了一个很有锐气的领导,想要做点事情,由于基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难免力不从心。近年来,有些地方开 一个基层干部,从进入乡镇机关开始,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爬到乡镇书记的位置上?这个题,真的不好回答。如果你没有后台,也没有犯大的错误,按部就班,一般要经过好几个台阶,首先要爬上镇(乡)委办副主任的位置,然后几年之后,做主任,再做若干年,做到副乡镇长,然后是乡镇副书记,接下来是乡镇长,最后才能爬到乡镇书记。每个台阶,少则三年,多则五年甚至更多。最快,也需要21年。当然,更多的人,其实一辈子也爬不上去。

进入官僚体系的人太多,不这样安台阶,讲资历,最后没法安排。任是这样,县处级的机构还日日膨胀,害得每个县,都处级干部一走廊,到处都是跟县太爷平级的干部。 客观地说,近年来基层干部的含金量一直在减小,灰色收入锐减。上级机构,多倾向于把权力上收,将责任下放。但是,由于权力分配资源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所以,尽管基层干部难当,油水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乐意往里挤的人依然不少。所以,这样的台阶,一时半会儿还是会存在。 显然,这样的做法,把原本该有锐气,有精力的基层干部,都熬成了老官油子,对上面只能听喝,没有丝毫的主动性。对整个机构整体的效率,只能减分,没法加分。有时候,即使上级来了一个很有锐气的领导,想要做点事情,由于基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难免力不从心。近年来,有些地方开

乡镇书记,是整个政权的末梢,芝麻绿豆大的官,但要是爬上来,居然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就算二十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也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干活有份,好处不多。

进入官僚体系的人太多,不这样安台阶,讲资历,最后没法安排。任是这样,县处级的机构还日日膨胀,害得每个县,都处级干部一走廊,到处都是跟县太爷平级的干部。 客观地说,近年来基层干部的含金量一直在减小,灰色收入锐减。上级机构,多倾向于把权力上收,将责任下放。但是,由于权力分配资源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所以,尽管基层干部难当,油水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乐意往里挤的人依然不少。所以,这样的台阶,一时半会儿还是会存在。 显然,这样的做法,把原本该有锐气,有精力的基层干部,都熬成了老官油子,对上面只能听喝,没有丝毫的主动性。对整个机构整体的效率,只能减分,没法加分。有时候,即使上级来了一个很有锐气的领导,想要做点事情,由于基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难免力不从心。近年来,有些地方开 对基层干部设置如此繁复的台阶,如此折腾,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想进入官僚体系的人太多,不这样安台阶,讲资历,最后没法安排。任是这样,县处级的机构还日日膨胀,害得每个县,都处级干部一走廊,到处都是跟县太爷平级的干部。

客观地说,近年来基层干部的含金量一直在减小,灰色收入锐减。上级机构,多倾向于把权力上收,将责任下放。但是,由于权力分配资源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所以,尽管基层干部难当,油水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乐意往里挤的人依然不少。所以,这样的台阶,一时半会儿还是会存在。

始着手改变这种状况,尽力提拔年轻干部,不再单纯追求资历,讲究台阶。但是,由于没有解决根本问题,抓了年轻化,又会出别的问题。 从根本上讲,基层的治理,是需要自治的,县以下的政府,应该由老百姓自己选择,不再计入干部编制。无论年纪大也罢,年轻也罢,只要当地老百姓喜欢,能给他们办事,就可以做基层官员。不合格,下次罢免就是。既无超编之虞,也免去了用人不当,挨老百姓骂的风险。

显然,这样的做法,把原本该有锐气,有精力的基层干部,都熬成了老官油子,对上面只能听喝,没有丝毫的主动性。对整个机构整体的效率,只能减分,没法加分。有时候,即使上级来了一个很有锐气的领导,想要做点事情,由于基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难免力不从心。近年来,有些地方开始着手改变这种状况,尽力提拔年轻干部,不再单纯追求资历,讲究台阶。但是,由于没有解决根本问题,抓了年轻化,又会出别的问题。

进入官僚体系的人太多,不这样安台阶,讲资历,最后没法安排。任是这样,县处级的机构还日日膨胀,害得每个县,都处级干部一走廊,到处都是跟县太爷平级的干部。 客观地说,近年来基层干部的含金量一直在减小,灰色收入锐减。上级机构,多倾向于把权力上收,将责任下放。但是,由于权力分配资源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所以,尽管基层干部难当,油水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乐意往里挤的人依然不少。所以,这样的台阶,一时半会儿还是会存在。 显然,这样的做法,把原本该有锐气,有精力的基层干部,都熬成了老官油子,对上面只能听喝,没有丝毫的主动性。对整个机构整体的效率,只能减分,没法加分。有时候,即使上级来了一个很有锐气的领导,想要做点事情,由于基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难免力不从心。近年来,有些地方开 从根本上讲,基层的治理,是需要自治的,县以下的政府,应该由老百姓自己选择,不再计入干部编制。无论年纪大也罢,年轻也罢,只要当地老百姓喜欢,能给他们办事,就可以做基层官员。不合格,下次罢免就是。既无超编之虞,也免去了用人不当,挨老百姓骂的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393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