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他们是屌丝,却在追求正统  

2015-12-19 08: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是屌丝,却在追求正统

     张鸣

把义和团这伙子人称为“团”还是“拳”,其实还是有细微的差别的。义和团兴起的时候,一般都称之为“拳”,只有被朝廷明确肯定之时,才被称为团。闹过之后,再次被称为“拳”,而这场运动,则被称为“拳乱”。而在老外,对于义和团,无论过去现在,则一概呼之为“拳民”(boxers)。这拳民的称谓背后,有贬义的味道。

拳,明确地表明了他们草根或者今天所谓屌丝的性质。在最初,就是一伙伙不安分的底层捣乱分子,搞点打砸烧抢,还杀人。只是,他们捣乱的对象,不是官府,而是洋教和洋教中的人,同为中国同胞的教民。随着官府的态度变化,这个屌丝群体,才有别的人,包括乡绅掺和进来。

洋教有多坏?不好说。肯定没有传说中的坏,挖人心肝,拐卖儿童,淫人妇女。好像还做了点好事,比如行医,收养弃婴,办学校什么的。当然这些事儿要看你怎么看,行医你也可以说是借机挖人心肝,收养弃婴你也可以说是拐带儿童,办学可以说是教人学坏。你这么说,有人信,在信的人眼里,洋教就是恶魔。

把恶魔灭了,当然充分有理。官府不动手,草根自己来,当然是义民。义民扎堆儿,就叫“义和”。只是,打打杀杀,干犯法律,在官府看来,当然归类为秩序的破坏者,跟以往的农民造反相近似,属于“拳乱”。

如果不是戊戌变法失败的政治形势,义和团这样的打教武装团伙,有多少,官府要灭多少,一时半会儿灭不了,是能力的问题,不是态度问题。戊戌变法,原本是为了应付甲午战后亡国的危机,朝廷学西方变法。忽然一下子,西方不学了,但亡国的危机犹在,而且局面更糟。没有办法,只好病笃乱投医,从内部挖潜。义和团就这样,在纷乱中被选中。一些朝中大臣,满心希望拳民自己吹出来的刀枪不入的法术是真的,于是,拳就变成了团,一门心思,指望他们来扶清灭洋了。

把乱哄哄涌进京津的义和团都组织起来,神仙都办不到。但是,西太后给了它们一个大首领,就是那个将要取代光绪的大阿哥溥儁的生身父亲,端郡王载漪,这个载漪,干的还挺欢,一次居然带了义和团进宫,要废了光绪。西太后还不顾国库空虚,拨了点钱粮,给义和团办伙食。这样一来,天下的义和团,都打着“御封”和“奉旨”的旗号,并且以此骄人。摇身一变,草根变贵族了。好多拳坛的旗号,都变成了“忠义义和团”,第二面大旗就是“扶清灭洋”。

即使没有西太后的青睐,义和团的正统感,也十分强烈。这种感觉,几乎是与生俱来的。遍及北方乡野的义和团各处的拳坛,每天都有拳民在上法表演。所谓的上法,就是降神附体,但是,跟寻常的巫婆神汉不同,义和团不屑于那些狐怪鼬仙,他们所要降的神,都是见于戏剧小说里的英雄好汉,以及各类正神。上法的时候,只要喊一嗓子:我是张飞!这位拳民好汉就觉得自己成了张飞。喊一嗓子:我是二郎神,就变成了二郎神。喊一声,我是悟空!他就变成了孙悟空,道一声,我是八戒!他就成了猪八戒。神儿怎么来的,不知道,但直到神走了,他才可以恢复原状。

拳民上法时,喜欢哪位上身,实际上是他本人喜欢这个人物。北方数省,成千上万的义和团,上法附体的英雄,不知凡几,都是乡间常见的戏剧人物。但是,却有几类戏剧人物,在义和团那里,是很少见到的。一类是水浒人物,除了武松之外,很少有人上法时说我是豹子头林冲,我是花和尚鲁智深。武松在义和团的故乡山东有着特别的地位,实际上已经脱离了《水浒传》,自成一套,所以才得以漏网。还有一类是《三国演义》中曹操和东吴阵营的人。三国戏里,典韦、许褚、张辽、周瑜、黄盖之流,也是家喻户晓,个个英雄了得,但是义和团却不喜欢,连个影儿都不见。此外,《封神演义》里,不在姜子牙麾下的截教中人,也不得入选。连《连环套》里的英雄窦尔敦,照样没人喜欢,人们喜欢的倒是朝廷的鹰犬黄三太和黄天霸。

没人统一培训,也没有人刻意诱导,更没有人统一安排,连一堂德育课都没得上过。那么多一伙一伙的义和团,居然如此步调一致,全体一体,排斥所有跟朝廷不忠的,或者曾经不忠的,排斥非正统的,排斥异端。发自内心地,展示自己“忠义义和团”的本色。这样的事儿,是奇迹吗?不是,就是本色。草根的捣乱分子,无论怎么调皮,怎么杀人越货,但是,只要朝廷有意,他们肯定有情。即使在官府围剿下,扯起了叛旗,他们真心希望的,也是招安。此前官府一直镇压,但只要朝廷用他们,乌泱泱地,就都去了,把个京津,挤得水泄不通。山东本是义和团的发源地,但是来了个巡抚袁世凯,压根就不喜欢这些拳民。但朝廷有旨,又不好镇压。于是下令,现在洋人都在京津,你们要灭洋,请劳驾北上。凡是不肯北上的,都是假义和团。于是,拳民们就纷纷都北上了,着了袁世凯的道。

义和团初起之时,有的部分,跟白莲教这样的民间教门,其实多少有点关系。但是,进北京之后,一旦受了御封,或者自以为得了御封,就翻脸不认人。主动帮助官府剿灭白莲教。你还别说,他们还真在北京查到了一伙白莲教徒,连男带女几十口子人。据说翻出来了纸人纸马,这种白莲教的标志性物件。于是,几十口子人,都被义和团咔嚓掉了。也有人说,哪里有什么白莲教,无非是些走江湖卖艺的。所谓的纸人纸马,无非是人家的道具。但是,不管真假,义和团就是要通过这样的行为,表明自己跟白莲教划清了界限。一边是正统的忠义人,一边是反叛的邪教。

其实,义和团打洋教本身,也是展示正统性的过程。灭洋教,就是为了崇正学,扫灭异端。洋教是异端,那么洋人也好不了,干脆一块儿灭了。信洋教的人,已经沾染了歪理邪说,当然留不下,进一步,跟洋人沾边的事儿,都不能留,铁路要扒,电线杆要砍,给洋人做事,用了洋货的人,也都有了污染,都成了二毛子,三毛子,一直到十毛子。为了维持中国的正统地位,所有的毛子,都得扫荡干净。正统在中国被树立的过程,就是一个崇正灭邪的过程,自古正邪不能两立,不是你灭我,就是我灭你,当然最好是我灭你。全面的排外,不是缺点,而是义和团自身的逻辑。这个逻辑,也得到思想顽固的朝中大臣的认同,在骨子里,他们的逻辑也是这样的。只是,朝中的人,逻辑里的内涵,稍微复杂一点点。端郡王载漪,是因为急于干掉光绪,好让他儿子上位。庄王载澜,则是跟户部尚书立山争一个妓女,醋意大发。刚毅徐桐之辈,则是看不上洋务派的得意。而最终酿成大祸的西太后,全是因为自己不想放弃权位,一个再度垂帘,让这个老太婆被贴上了顽固派首领的狗皮膏药,从而昏了头。大家都在捧义和团,直到把他们捧得飘飘然。

其实,屌丝就是屌丝,被人披上正统外衣的屌丝,也当不了正菜。一旦刀枪不入的法术失灵,他们就被抛弃了。后来剿灭义和团的,不仅有八国联军,还有清兵。

  评论这张
 
阅读(560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