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文革的基因是什么?   

2014-11-28 15: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的基因是什么? 张鸣 这一阵儿,有人开始议论文革了,这是好事。文革已经在好长一段时间成为敏感词,所有有关文革的文章、作品,统统成为禁品,禁查的力度,比查毒品还要严。现在能说两句,总比不说强点。 有人说,要想防止文革再来,就要铲除文革的基因。这话说的好。但是,什么是文革的基因呢?记得类似的讨论,在1980年代就有过。那时人们说的文革基因,是“封建专制”的残余,以及这种专制文化的土壤。说来说去,板子都打在文化上了,于是,文化讨论热火朝天。找到根儿了,大家皆大欢喜。 当然,中国后来的事情,古代的帝王将相,以及拍马屁的文人们,是要负点责任。但古代有过这样的文革吗?再往前推,古代有过镇反、三反五反,合作化,反右,大跃进和反右倾运动吗?中国历史上,一乱一治,乱治交替倒是常见,但乱的时候,也无非就是大砍大杀,到处放火,抢女人,何尝有过没完没了的批斗会,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大规模的非法关押?隋炀帝不过修了一条大运河,就惹得民怨沸腾,丢了脑袋并江山,大跃进时中国修了不知多少座不该修的水库,深翻了不知多少亩的土地(翻过之后地都不能种了),建了不知多少座高炉,砍

秃了不知多少座山头,和平时期,饿死了上千万的人,又怎么样呢? 把文革的基因,归咎到古人身上,实际上是一种过于轻佻的开脱。如果真要找基因的话,在今人身上找,也许更靠谱。发动和操纵文革的人,不仅是中国古人的后代,更是来自俄国列宁主义的后人。马克思加秦始皇,也许才是他们的血缘谱系。 从根本上讲,文革跟此前的历次政治运动,并无本质不同。都是领袖发动,大小会动员,大批判,标语、口号,整人,抓人,关人,最后收尾。而此前的政治运动,即使像大跃进这样貌似的生产运动,其中也有整人的内容,体制内的人,总难免有人落马。只是文革中,毛把自己一手建立的政权体系整个瘫痪,整到了大批当权派头上,才激起了体系中人的公愤。毛死之后,最后通过决议,否定文革。其实,在文革之初,在毛泽东让刘少奇等人主持运动的阶段,工作组也是要牺牲一批跟文教有关的人士,包括部分的基层文教工作干部的。最早被学生打死的北京女师大附中的副校长卞仲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牺牲掉的。 当然,毛时代这样搞运动,整了这个整那个,最后来了个一锅烩。这样的整法,即使是体制内的人,也感到了不安。因此才有了否定文革的决议,有了绝不搞运动的宣誓。但是,                          文革的基因是什么?

秃了不知多少座山头,和平时期,饿死了上千万的人,又怎么样呢? 把文革的基因,归咎到古人身上,实际上是一种过于轻佻的开脱。如果真要找基因的话,在今人身上找,也许更靠谱。发动和操纵文革的人,不仅是中国古人的后代,更是来自俄国列宁主义的后人。马克思加秦始皇,也许才是他们的血缘谱系。 从根本上讲,文革跟此前的历次政治运动,并无本质不同。都是领袖发动,大小会动员,大批判,标语、口号,整人,抓人,关人,最后收尾。而此前的政治运动,即使像大跃进这样貌似的生产运动,其中也有整人的内容,体制内的人,总难免有人落马。只是文革中,毛把自己一手建立的政权体系整个瘫痪,整到了大批当权派头上,才激起了体系中人的公愤。毛死之后,最后通过决议,否定文革。其实,在文革之初,在毛泽东让刘少奇等人主持运动的阶段,工作组也是要牺牲一批跟文教有关的人士,包括部分的基层文教工作干部的。最早被学生打死的北京女师大附中的副校长卞仲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牺牲掉的。 当然,毛时代这样搞运动,整了这个整那个,最后来了个一锅烩。这样的整法,即使是体制内的人,也感到了不安。因此才有了否定文革的决议,有了绝不搞运动的宣誓。但是,   张鸣

这一阵儿,有人开始议论文革了,这是好事。文革已经在好长一段时间成为敏感词,所有有关文革的文章、作品,统统成为禁品,禁查的力度,比查毒品还要严。现在能说两句,总比不说强点。

有人说,要想防止文革再来,就要铲除文革的基因。这话说的好。但是,什么是文革的基因呢?记得类似的讨论,在此后不久,对文革的反思就被叫停,文革成为一片封锁特别严的禁区,而变相的运动,一个又一个。总有那么一批有本事兴风作浪之辈,一有风吹草动,就要鼓吹阶级斗争,发动政治运动。 严格地说,这个体制本身就有这样的基因,总是趋于用运动整人的方式,保持体制的紧张。在他们看来,人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紧张,才是革命精神的源泉,为了这种紧张,可以牺牲一切。不用说,这是一种不能好好过日子的基因,一种总喜欢折腾人的基因,这样的基因在某些人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在别人身上未必就没有。因为这个体制虽然号称已经转型,跟世界接轨,但却一直没有好好地反思自己。 1980年代就有过。那时人们说的文革基因,是“封建专制”的残余,以及这种专制文化的土壤。说来说去,板子都打在文化上了,于是,文化讨论热火朝天。找到根儿了,大家皆大欢喜。

当然,中国后来的事情,古代的帝王将相,以及拍马屁的文人们,是要负点责任。但古代有过这样的文革吗?再往前推,古代有过镇反、三反五反,合作化,反右,大跃进和反右倾运动吗?中国历史上,一乱一治,乱治交替倒是常见,但乱的时候,也无非就是大砍大杀,到处放火,抢女人,何尝有过没完没了的批斗会,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大规模的非法关押?隋炀帝不过修了一条大运河,就惹得民怨沸腾,丢了脑袋并江山,大跃进时中国修了不知多少座不该修的水库,深翻了不知多少亩的土地(翻过之后地都不能种了),建了不知多少座高炉,砍秃了不知多少座山头,和平时期,饿死了上千万的人,又怎么样呢?

把文革的基因,归咎到古人身上,实际上是一种过于轻佻的开脱。如果真要找基因的话,在今人身上找,也许更靠谱。发动和操纵文革的人,不仅是中国古人的后代,更是来自俄国列宁主义的后人。马克思加秦始皇,也许才是他们的血缘谱系。

秃了不知多少座山头,和平时期,饿死了上千万的人,又怎么样呢? 把文革的基因,归咎到古人身上,实际上是一种过于轻佻的开脱。如果真要找基因的话,在今人身上找,也许更靠谱。发动和操纵文革的人,不仅是中国古人的后代,更是来自俄国列宁主义的后人。马克思加秦始皇,也许才是他们的血缘谱系。 从根本上讲,文革跟此前的历次政治运动,并无本质不同。都是领袖发动,大小会动员,大批判,标语、口号,整人,抓人,关人,最后收尾。而此前的政治运动,即使像大跃进这样貌似的生产运动,其中也有整人的内容,体制内的人,总难免有人落马。只是文革中,毛把自己一手建立的政权体系整个瘫痪,整到了大批当权派头上,才激起了体系中人的公愤。毛死之后,最后通过决议,否定文革。其实,在文革之初,在毛泽东让刘少奇等人主持运动的阶段,工作组也是要牺牲一批跟文教有关的人士,包括部分的基层文教工作干部的。最早被学生打死的北京女师大附中的副校长卞仲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牺牲掉的。 当然,毛时代这样搞运动,整了这个整那个,最后来了个一锅烩。这样的整法,即使是体制内的人,也感到了不安。因此才有了否定文革的决议,有了绝不搞运动的宣誓。但是,

从根本上讲,文革跟此前的历次政治运动,并无本质不同。都是领袖发动,大小会动员,大批判,标语、口号,整人,抓人,关人,最后收尾。而此前的政治运动,即使像大跃进这样貌似的生产运动,其中也有整人的内容,体制内的人,总难免有人落马。只是文革中,毛把自己一手建立的政权体系整个瘫痪,整到了大批当权派头上,才激起了体系中人的公愤。毛死之后,最后通过决议,否定文革。其实,在文革之初,在毛泽东让刘少奇等人主持运动的阶段,工作组也是要牺牲一批跟文教有关的人士,包括部分的基层文教工作干部的。最早被学生打死的北京女师大附中的副校长卞仲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牺牲掉的。

文革的基因是什么? 张鸣 这一阵儿,有人开始议论文革了,这是好事。文革已经在好长一段时间成为敏感词,所有有关文革的文章、作品,统统成为禁品,禁查的力度,比查毒品还要严。现在能说两句,总比不说强点。 有人说,要想防止文革再来,就要铲除文革的基因。这话说的好。但是,什么是文革的基因呢?记得类似的讨论,在1980年代就有过。那时人们说的文革基因,是“封建专制”的残余,以及这种专制文化的土壤。说来说去,板子都打在文化上了,于是,文化讨论热火朝天。找到根儿了,大家皆大欢喜。 当然,中国后来的事情,古代的帝王将相,以及拍马屁的文人们,是要负点责任。但古代有过这样的文革吗?再往前推,古代有过镇反、三反五反,合作化,反右,大跃进和反右倾运动吗?中国历史上,一乱一治,乱治交替倒是常见,但乱的时候,也无非就是大砍大杀,到处放火,抢女人,何尝有过没完没了的批斗会,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大规模的非法关押?隋炀帝不过修了一条大运河,就惹得民怨沸腾,丢了脑袋并江山,大跃进时中国修了不知多少座不该修的水库,深翻了不知多少亩的土地(翻过之后地都不能种了),建了不知多少座高炉,砍 当然,毛时代这样搞运动,整了这个整那个,最后来了个一锅烩。这样的整法,即使是体制内的人,也感到了不安。因此才有了否定文革的决议,有了绝不搞运动的宣誓。但是,此后不久,对文革的反思就被叫停,文革成为一片封锁特别严的禁区,而变相的运动,一个又一个。总有那么一批有本事兴风作浪之辈,一有风吹草动,就要鼓吹阶级斗争,发动政治运动。

严格地说,这个体制本身就有这样的基因,总是趋于用运动整人的方式,保持体制的紧张。在他们看来,人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紧张,才是革命精神的源泉,为了这种紧张,可以牺牲一切。不用说,这是一种不能好好过日子的基因,一种总喜欢折腾人的基因,这样的基因在某些人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在别人身上未必就没有。因为这个体制虽然号称已经转型,跟世界接轨,但却一直没有好好地反思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6564)| 评论(2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