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写在前面的话  

2013-09-27 08: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张鸣 我从事大学教师这个行业,算起来已经有30多年了。说起来惭愧,多年来,总是不务正业,在人文和社会科学学科之间游走,把自己迫害成了四不像,年逾不惑,依然弄不太清楚自己是吃哪个专业饭的。不过,这些年来,最困惑我的一个问题是,进入大学的学生,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往往不知道怎么度过他们的大学生活,不知道在大学里该学什么,怎么学,人文社会科学门类的学生,问题更加凸显。由于大学老师跟学生之间一般都比较隔膜,关联较少,即使有心学好的人,也只好自己摸索,往往四年过去了,刚刚摸到点门,可又要离开了。这个问题,随着近年来的大学扩招,学校大跃进,有变本加厉之势。四年本科学完,感到什么都没有学到的人,往往成批地出现。 中国虽然在二千多年前就有了太学,名字比现在的大学还多了一个点,但现代的高等教育却是晚清以后才出现的。上世纪初,中国人自己办的大学和西方教会大学齐头并进,本土学人和早期的海归联手,到了上世纪40年代,中国的高等教育虽说规模不大,但已经很有气象,不仅摸索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而且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不惟人文学科的某些部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且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其教育水平也不比西方落后。然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由于对苏联经验的盲从,走了一段弯路。那个著名的苏联科学院院长李申科的教育原则实际上统治了我们的教育实践:在苏维埃制度下,没有人。只有蛋白质,我们按照社会主义的需要,将他们培养成工程师、教师、农艺师、拖拉机手……。这种专才教育,本质上不是人的教育,而且把人变成工具的教育,培养出来的都是国家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 当人们终于想起他们原来是人,而不是螺丝钉的时候,这种教育模式当然维持不下去了。可是人们从歧途回到正路上                 写在前面的话

                   张鸣

和闲时间,就拼命地在东施效颦上下功夫,而且全然不理会旁观者的眼睛和耳朵有多么难受。 记得原香港中文大学校长金耀基先生说过,学生在大学里,实际上是学四种东西,一是学怎样读书,learn to learn;二是学怎样做事,learn to do;三是学这样与人相处,learn to live together;最后是学怎样做人,learn to be。金先生所说的四件事,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学应该教会学生的,是真正的素质教育。一个学生,无论在迈进大学门的时候有多么幼稚,多么无知,只要在这四件事上有所进益,那么他的大学生涯就可以说是成功的。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要问,为什么读书本身需要学习?在大学的课堂上,如何学习做事?跟人相处,如何会变成大学学习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做人怎么学?通过什么途径学?答案很简单,因为,教育是培养人的。 进入大学学习的人,如果人家还把你当螺丝钉,那么你自己要学会把自己当人。千万别荒废了这一段青春最宝贵的时段,让自己后悔。

我从事大学教师这个行业,算起来已经有30多年了。说起来惭愧,多年来,总是不务正业,在人文和社会科学学科之间游走,把自己迫害成了四不像,年逾不惑,依然弄不太清楚自己是吃哪个专业饭的。不过,这些年来,最困惑我的一个问题是,进入大学的学生,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往往不知道怎么度过他们的大学生活,不知道在大学里该学什么,怎么学,人文社会科学门类的学生,问题更加凸显。由于大学老师跟学生之间一般都比较隔膜,关联较少,即使有心学好的人,也只好自己摸索,往往四年过去了,刚刚摸到点门,可又要离开了。这个问题,随着近年来的大学扩招,学校大跃进,有变本加厉之势。四年本科学完,感到什么都没有学到的人,往往成批地出现。

和闲时间,就拼命地在东施效颦上下功夫,而且全然不理会旁观者的眼睛和耳朵有多么难受。 记得原香港中文大学校长金耀基先生说过,学生在大学里,实际上是学四种东西,一是学怎样读书,learn to learn;二是学怎样做事,learn to do;三是学这样与人相处,learn to live together;最后是学怎样做人,learn to be。金先生所说的四件事,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学应该教会学生的,是真正的素质教育。一个学生,无论在迈进大学门的时候有多么幼稚,多么无知,只要在这四件事上有所进益,那么他的大学生涯就可以说是成功的。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要问,为什么读书本身需要学习?在大学的课堂上,如何学习做事?跟人相处,如何会变成大学学习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做人怎么学?通过什么途径学?答案很简单,因为,教育是培养人的。 进入大学学习的人,如果人家还把你当螺丝钉,那么你自己要学会把自己当人。千万别荒废了这一段青春最宝贵的时段,让自己后悔。 中国虽然在二千多年前就有了太学,名字比现在的大学还多了一个点,但现代的高等教育却是晚清以后才出现的。上世纪初,中国人自己办的大学和西方教会大学齐头并进,本土学人和早期的海归联手,到了上世纪40年代,中国的高等教育虽说规模不大,但已经很有气象,不仅摸索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而且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不惟人文学科的某些部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且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其教育水平也不比西方落后。然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由于对苏联经验的盲从,走了一段弯路。那个著名的苏联科学院院长李申科的教育原则实际上统治了我们的教育实践:在苏维埃制度下,没有人。只有蛋白质,我们按照社会主义的需要,将他们培养成工程师、教师、农艺师、拖拉机手……。这种专才教育,本质上不是人的教育,而且把人变成工具的教育,培养出来的都是国家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

                 写在前面的话                    张鸣 我从事大学教师这个行业,算起来已经有30多年了。说起来惭愧,多年来,总是不务正业,在人文和社会科学学科之间游走,把自己迫害成了四不像,年逾不惑,依然弄不太清楚自己是吃哪个专业饭的。不过,这些年来,最困惑我的一个问题是,进入大学的学生,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往往不知道怎么度过他们的大学生活,不知道在大学里该学什么,怎么学,人文社会科学门类的学生,问题更加凸显。由于大学老师跟学生之间一般都比较隔膜,关联较少,即使有心学好的人,也只好自己摸索,往往四年过去了,刚刚摸到点门,可又要离开了。这个问题,随着近年来的大学扩招,学校大跃进,有变本加厉之势。四年本科学完,感到什么都没有学到的人,往往成批地出现。 中国虽然在二千多年前就有了太学,名字比现在的大学还多了一个点,但现代的高等教育却是晚清以后才出现的。上世纪初,中国人自己办的大学和西方教会大学齐头并进,本土学人和早期的海归联手,到了上世纪40年代,中国的高等教育虽说规模不大,但已经很有气象,不仅摸索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而且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不惟人文学科的某些部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且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其教育水平也不比西方落后。然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由于对苏联经验的盲从,走了一段弯路。那个著名的苏联科学院院长李申科的教育原则实际上统治了我们的教育实践:在苏维埃制度下,没有人。只有蛋白质,我们按照社会主义的需要,将他们培养成工程师、教师、农艺师、拖拉机手……。这种专才教育,本质上不是人的教育,而且把人变成工具的教育,培养出来的都是国家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 当人们终于想起他们原来是人,而不是螺丝钉的时候,这种教育模式当然维持不下去了。可是人们从歧途回到正路上

当人们终于想起他们原来是人,而不是螺丝钉的时候,这种教育模式当然维持不下去了。可是人们从歧途回到正路上的时候,发现旧轨道的巨大惯性并没那么容易消除。不仅教书的人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教才好,而且学的人更是乱了方寸,不知道从那里下手。

的时候,发现旧轨道的巨大惯性并没那么容易消除。不仅教书的人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教才好,而且学的人更是乱了方寸,不知道从那里下手。 多年螺丝钉的专才教育,使得社会上至今看待大学教育,几如职业学校,恨不得大学的专业设置,像中药铺式的,当归、熟地、大黄,分门别类,按照社会存在的职业,对口安排,学什么的毕业分配就给你放在哪儿。人们不知道,如果这样的话,中国的大学其实是应该取消的,因为漫说大学教师并不懂如此多的专业,就是懂,也没有操练过。也就是说,实际上不存在社会成见真正期待的大学。 学生不知道怎么学的困惑,实际上还在考大学的时候就孕育好了,因为决定他们学什么的家长,也是社会成见的接受者和制造者。困惑夹带着成见,从学生选择专业那个时刻开始,就在作怪。一踏进大学的门槛,很多人实际上是打算在他们那点应试式的中学教育的基础上,直接进入专业学习,将自己挤入一个格外窄小的通道,迅速成为专业人士,在地位上节节上升,在专业上深入突进。当然,现实的中国有这样的先例和榜样,他们的父辈就大有以狭窄的专业素质而跃升高位的。可惜是,父辈们可以,他们却不行。时代变了,中国不仅窗户开了,门也开了,衡量大学教育的尺,不再可能关起门来只用自己家那只老古董。 一提到大学,首想到的,应该这是一个是培养人的地方。培养的是人,而且不是机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大学教育,首要的是要使受教者有一个健康的心智和体魄,然后才是能力培养,两者的相加,叫做“素质”,至于技能和知识,实际上只是心智和能力培养的载体。素质教育和通识教育已经嚷了有年头了,但什么是素质,如何做到通识,教育者无论想和做的,都是一笔糊涂账。最可笑的是,大学里安排了一堆音乐、美术和文化的欣赏课,好象听听歌,讲点美术常识就算是素质教育了,其出发点,跟我们市民长盛不衰的钢琴热和美术热一样,不过是小家子有了点闲钱多年螺丝钉的专才教育,使得社会上至今看待大学教育,几如职业学校,恨不得大学的专业设置,像中药铺式的,当归、熟地、大黄,分门别类,按照社会存在的职业,对口安排,学什么的毕业分配就给你放在哪儿。人们不知道,如果这样的话,中国的大学其实是应该取消的,因为漫说大学教师并不懂如此多的专业,就是懂,也没有操练过。也就是说,实际上不存在社会成见真正期待的大学。

学生不知道怎么学的困惑,实际上还在考大学的时候就孕育好了,因为决定他们学什么的家长,也是社会成见的接受者和制造者。困惑夹带着成见,从学生选择专业那个时刻开始,就在作怪。一踏进大学的门槛,很多人实际上是打算在他们那点应试式的中学教育的基础上,直接进入专业学习,将自己挤入一个格外窄小的通道,迅速成为专业人士,在地位上节节上升,在专业上深入突进。当然,现实的中国有这样的先例和榜样,他们的父辈就大有以狭窄的专业素质而跃升高位的。可惜是,父辈们可以,他们却不行。时代变了,中国不仅窗户开了,门也开了,衡量大学教育的尺,不再可能关起门来只用自己家那只老古董。

一提到大学,首想到的,应该这是一个是培养人的地方。培养的是人,而且不是机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大学教育,首要的是要使受教者有一个健康的心智和体魄,然后才是能力培养,两者的相加,叫做“素质”,至于技能和知识,实际上只是心智和能力培养的载体。素质教育和通识教育已经嚷了有年头了,但什么是素质,如何做到通识,教育者无论想和做的,都是一笔糊涂账。最可笑的是,大学里安排了一堆音乐、美术和文化的欣赏课,好象听听歌,讲点美术常识就算是素质教育了,其出发点,跟我们市民长盛不衰的钢琴热和美术热一样,不过是小家子有了点闲钱和闲时间,就拼命地在东施效颦上下功夫,而且全然不理会旁观者的眼睛和耳朵有多么难受。

的时候,发现旧轨道的巨大惯性并没那么容易消除。不仅教书的人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教才好,而且学的人更是乱了方寸,不知道从那里下手。 多年螺丝钉的专才教育,使得社会上至今看待大学教育,几如职业学校,恨不得大学的专业设置,像中药铺式的,当归、熟地、大黄,分门别类,按照社会存在的职业,对口安排,学什么的毕业分配就给你放在哪儿。人们不知道,如果这样的话,中国的大学其实是应该取消的,因为漫说大学教师并不懂如此多的专业,就是懂,也没有操练过。也就是说,实际上不存在社会成见真正期待的大学。 学生不知道怎么学的困惑,实际上还在考大学的时候就孕育好了,因为决定他们学什么的家长,也是社会成见的接受者和制造者。困惑夹带着成见,从学生选择专业那个时刻开始,就在作怪。一踏进大学的门槛,很多人实际上是打算在他们那点应试式的中学教育的基础上,直接进入专业学习,将自己挤入一个格外窄小的通道,迅速成为专业人士,在地位上节节上升,在专业上深入突进。当然,现实的中国有这样的先例和榜样,他们的父辈就大有以狭窄的专业素质而跃升高位的。可惜是,父辈们可以,他们却不行。时代变了,中国不仅窗户开了,门也开了,衡量大学教育的尺,不再可能关起门来只用自己家那只老古董。 一提到大学,首想到的,应该这是一个是培养人的地方。培养的是人,而且不是机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大学教育,首要的是要使受教者有一个健康的心智和体魄,然后才是能力培养,两者的相加,叫做“素质”,至于技能和知识,实际上只是心智和能力培养的载体。素质教育和通识教育已经嚷了有年头了,但什么是素质,如何做到通识,教育者无论想和做的,都是一笔糊涂账。最可笑的是,大学里安排了一堆音乐、美术和文化的欣赏课,好象听听歌,讲点美术常识就算是素质教育了,其出发点,跟我们市民长盛不衰的钢琴热和美术热一样,不过是小家子有了点闲钱记得原香港中文大学校长金耀基先生说过,学生在大学里,实际上是学四种东西,一是学怎样读书,learn to learn;二是学怎样做事,learn to do;三是学这样与人相处,learn to live together;最后是学怎样做人,learn to be。金先生所说的四件事,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学应该教会学生的,是真正的素质教育。一个学生,无论在迈进大学门的时候有多么幼稚,多么无知,只要在这四件事上有所进益,那么他的大学生涯就可以说是成功的。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要问,为什么读书本身需要学习?在大学的课堂上,如何学习做事?跟人相处,如何会变成大学学习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做人怎么学?通过什么途径学?答案很简单,因为,教育是培养人的。

的时候,发现旧轨道的巨大惯性并没那么容易消除。不仅教书的人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教才好,而且学的人更是乱了方寸,不知道从那里下手。 多年螺丝钉的专才教育,使得社会上至今看待大学教育,几如职业学校,恨不得大学的专业设置,像中药铺式的,当归、熟地、大黄,分门别类,按照社会存在的职业,对口安排,学什么的毕业分配就给你放在哪儿。人们不知道,如果这样的话,中国的大学其实是应该取消的,因为漫说大学教师并不懂如此多的专业,就是懂,也没有操练过。也就是说,实际上不存在社会成见真正期待的大学。 学生不知道怎么学的困惑,实际上还在考大学的时候就孕育好了,因为决定他们学什么的家长,也是社会成见的接受者和制造者。困惑夹带着成见,从学生选择专业那个时刻开始,就在作怪。一踏进大学的门槛,很多人实际上是打算在他们那点应试式的中学教育的基础上,直接进入专业学习,将自己挤入一个格外窄小的通道,迅速成为专业人士,在地位上节节上升,在专业上深入突进。当然,现实的中国有这样的先例和榜样,他们的父辈就大有以狭窄的专业素质而跃升高位的。可惜是,父辈们可以,他们却不行。时代变了,中国不仅窗户开了,门也开了,衡量大学教育的尺,不再可能关起门来只用自己家那只老古董。 一提到大学,首想到的,应该这是一个是培养人的地方。培养的是人,而且不是机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大学教育,首要的是要使受教者有一个健康的心智和体魄,然后才是能力培养,两者的相加,叫做“素质”,至于技能和知识,实际上只是心智和能力培养的载体。素质教育和通识教育已经嚷了有年头了,但什么是素质,如何做到通识,教育者无论想和做的,都是一笔糊涂账。最可笑的是,大学里安排了一堆音乐、美术和文化的欣赏课,好象听听歌,讲点美术常识就算是素质教育了,其出发点,跟我们市民长盛不衰的钢琴热和美术热一样,不过是小家子有了点闲钱进入大学学习的人,如果人家还把你当螺丝钉,那么你自己要学会把自己当人。千万别荒废了这一段青春最宝贵的时段,让自己后悔。

 

  评论这张
 
阅读(320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