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打仗的时候,难免骄兵悍将   

2013-08-26 08: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的死,而受到处分,他却没有事。 陈国瑞跟对了人,在仕途上相当顺利,所以,根本没把湘淮军放在眼里。在清朝,提督固然是武职将军,但却不能称大帅,称大帅的,只能是总督。但是,陈国瑞在自己的军中,就是让部下称之为大帅。一日,这个大帅碰上了刘铭传的淮军,发现这支友军装备精良,一色儿洋枪洋炮,于是动了坏心思,想要劫夺。心思一起,不分青红皂白,带上亲兵直扑过去,遇上就砍,逢着便杀,一口气杀了几十个淮军。刘铭传也不是吃素的,闻报之后,马上下令回击,一阵洋枪响过,陈国瑞五百亲兵都见了阎王,他窜到了房上,才没被打成筛子,最后还是被活捉。 经此一挫,惹到了李鸿章的淮军头上,陈国瑞也仅仅丢了个记名提督,实缺总兵还在。以后长了记性,不跟湘淮军叫板了,但对别人,依旧跋扈,杀人如麻。就因为自己的干儿子不知怎么惹他生气了(此人也有了总兵衔),就非杀不可。干儿子躲到了吴棠府中,他强索不得,就带兵硬抢,差点攻破漕运总督的大门。这回,麻烦惹大了,因为吴棠是西太后的红人,陈国瑞还是没有被抓去砍头,只是丢了乌纱帽。没过多久,他又幸运地被醇亲王奕譞看上,进了他新办的神机营,头上又有了头等侍卫的帽子。此后在围剿捻军余党的战役中,虽然此公麾下已经没有了亲随部队,自己也抽上了大烟,被酒色戕害得没了人形,骄横劲儿却还在。跟谁,都跟不明白,却不耽误醇亲王对他的宠爱,被剥夺的官阶先后都恢复了。但还是跟从前一样,不断地惹祸,跟友军火拼,抢夺他人的军饷,想怎么就怎么,连左宗棠,都一样敢碰。最后没有了官职的他,被牵扯到一桩杀人案中,发配黑龙江,期间,虽然上面还想着起用他,无奈仇家太多,怨府过深,最后死在了流放地。这期间,有人说,著名的天津教案,众多暴民背后就是这个陈国瑞,而陈的后台老板,就是

王的死,而受到处分,他却没有事。 陈国瑞跟对了人,在仕途上相当顺利,所以,根本没把湘淮军放在眼里。在清朝,提督固然是武职将军,但却不能称大帅,称大帅的,只能是总督。但是,陈国瑞在自己的军中,就是让部下称之为大帅。一日,这个大帅碰上了刘铭传的淮军,发现这支友军装备精良,一色儿洋枪洋炮,于是动了坏心思,想要劫夺。心思一起,不分青红皂白,带上亲兵直扑过去,遇上就砍,逢着便杀,一口气杀了几十个淮军。刘铭传也不是吃素的,闻报之后,马上下令回击,一阵洋枪响过,陈国瑞五百亲兵都见了阎王,他窜到了房上,才没被打成筛子,最后还是被活捉。 经此一挫,惹到了李鸿章的淮军头上,陈国瑞也仅仅丢了个记名提督,实缺总兵还在。以后长了记性,不跟湘淮军叫板了,但对别人,依旧跋扈,杀人如麻。就因为自己的干儿子不知怎么惹他生气了(此人也有了总兵衔),就非杀不可。干儿子躲到了吴棠府中,他强索不得,就带兵硬抢,差点攻破漕运总督的大门。这回,麻烦惹大了,因为吴棠是西太后的红人,陈国瑞还是没有被抓去砍头,只是丢了乌纱帽。没过多久,他又幸运地被醇亲王奕譞看上,进了他新办的神机营,头上又有了头等侍卫的帽子。此后在围剿捻军余党的战役中,虽然此公麾下已经没有了亲随部队,自己也抽上了大烟,被酒色戕害得没了人形,骄横劲儿却还在。跟谁,都跟不明白,却不耽误醇亲王对他的宠爱,被剥夺的官阶先后都恢复了。但还是跟从前一样,不断地惹祸,跟友军火拼,抢夺他人的军饷,想怎么就怎么,连左宗棠,都一样敢碰。最后没有了官职的他,被牵扯到一桩杀人案中,发配黑龙江,期间,虽然上面还想着起用他,无奈仇家太多,怨府过深,最后死在了流放地。这期间,有人说,著名的天津教案,众多暴民背后就是这个陈国瑞,而陈的后台老板,就是                           打仗的时候,难免骄兵悍将

                                    张鸣

陈国瑞这样档次的将领,在平长毛的众多队伍里,数以百计。但是,好像无论哪个,都没有他出名。应该说,此人属于典型的骄兵悍将。如果说,战事还在进行,用人之际,这人活着还有点道理,仗打完了,而且也不是军阀割据的局面,这人却还好好地活着,活的挺滋润,就有点令人不解了。

醇亲王奕譞。当然,这样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长毛被打平之后,好些湘军将领,比如田兴恕、周铁汉,都成了反洋教的急先锋。湘军里能出这样的人,陈国瑞干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其实,在整个剿长毛和剿捻的过程中,像陈国瑞这样,在同一阵营内也恃强凌弱之辈,不在少数,被欺凌者,不见得都有人替他们说话。只是,跋扈到底,至死不改如陈国瑞者,却也不多。只是,像这样没有脑子,一味蛮干的武夫,统治者都喜欢。在他们眼里,这样武夫,才好驾驭。给点甜头,就会死忠到底。尽管事实上,看上去头脑简单的莽夫,未必都是忠贞不二之士,但上面的人,却始终不渝地有这样的刻板印象,任何时代,都没有变化。这就是为何陈国瑞祸无论惹到多大,都能得到宽恕,而那个胜保,却非逮京治罪不可。在西太后眼里,陈国瑞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折腾,都无大碍,翻不了天,而他们的天,却是要靠这样的人来撑着的。

陈国瑞原本是太平军的童子军,投降后,隶属袁甲三部。此人大概是天性凶悍,而且命还比较大,所以,仗打得不错,杀人杀的凶,未及弱冠(二十岁),就已经积功得了都司衔。清代绿营兵制,总兵以下,副将、参将、游击、都司、守备、千总、把总七个等级,都司居中,官阶四品。如果在平常,这个官阶不小了,一个士兵,熬上几十年,也未必捞得到。但是,在那个非常的战乱时期,太平天国几乎要了清朝的命,所以,在赏赐官阶方面,朝廷从不吝惜。反正官阶撒出去了,有那个官阶,也未必有相应的实缺给你做。袁甲三部本是平长毛的偏师,也没跟太平军的主力打过多少仗。不过,一个毛头小子,混成都司,也算是挺卖力的了。陈国瑞成了模样,是在跟漕运总督吴棠的时候。吴棠相对于袁甲三,更次一等,属于溜边,再溜边的将领。需要应付的,只是一些零散的捻军和毛贼。当然,在吴棠麾下,凶悍的陈国瑞显得很突出,也很受宠。手下,居然有了三、四千人马。他真正发迹,是因为被僧格林沁看上,成为这位蒙古郡王的部下。在僧王这里,他混成了记名提督,就武职官阶而论,已经爬到了顶端。不过,在当时,湘淮军里,这样的记名提督,车载斗量。但陈国瑞不同的是,他有一个实职的总兵缺在身,这就是跟了僧王的好处,湘淮军那些记名提督,多数只能当个千总把总。在追剿捻军的战斗中,僧格林沁遇伏身亡,陈国瑞也仅以身免,带的兵都打光了。大概就因为这个,别的将领都因为僧王的死,而受到处分,他却没有事。

陈国瑞跟对了人,在仕途上相当顺利,所以,根本没把湘淮军放在眼里。在清朝,提督固然是武职将军,但却不能称大帅,称大帅的,只能是总督。但是,陈国瑞在自己的军中,就是让部下称之为大帅。一日,这个大帅碰上了刘铭传的淮军,发现这支友军装备精良,一色儿洋枪洋炮,于是动了坏心思,想要劫夺。心思一起,不分青红皂白,带上亲兵直扑过去,遇上就砍,逢着便杀,一口气杀了几十个淮军。刘铭传也不是吃素的,闻报之后,马上下令回击,一阵洋枪响过,陈国瑞五百亲兵都见了阎王,他窜到了房上,才没被打成筛子,最后还是被活捉。

经此一挫,惹到了李鸿章的淮军头上,陈国瑞也仅仅丢了个记名提督,实缺总兵还在。以后长了记性,不跟湘淮军叫板了,但对别人,依旧跋扈,杀人如麻。就因为自己的干儿子不知怎么惹他生气了(此人也有了总兵衔),就非杀不可。干儿子躲到了吴棠府中,他强索不得,就带兵硬抢,差点攻破漕运总督的大门。这回,麻烦惹大了,因为吴棠是西太后的红人,陈国瑞还是没有被抓去砍头,只是丢了乌纱帽。没过多久,他又幸运地被醇亲王奕譞看上,进了他新办的神机营,头上又有了头等侍卫的帽子。此后在围剿捻军余党的战役中,虽然此公麾下已经没有了亲随部队,自己也抽上了大烟,被酒色戕害得没了人形,骄横劲儿却还在。跟谁,都跟不明白,却不耽误醇亲王对他的宠爱,被剥夺的官阶先后都恢复了。但还是跟从前一样,不断地惹祸,跟友军火拼,抢夺他人的军饷,想怎么就怎么,连左宗棠,都一样敢碰。最后没有了官职的他,被牵扯到一桩杀人案中,发配黑龙江,期间,虽然上面还想着起用他,无奈仇家太多,怨府过深,最后死在了流放地。这期间,有人说,著名的天津教案,众多暴民背后就是这个陈国瑞,而陈的后台老板,就是醇亲王奕譞。当然,这样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长毛被打平之后,好些湘军将领,比如田兴恕、周铁汉,都成了反洋教的急先锋。湘军里能出这样的人,陈国瑞干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醇亲王奕譞。当然,这样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长毛被打平之后,好些湘军将领,比如田兴恕、周铁汉,都成了反洋教的急先锋。湘军里能出这样的人,陈国瑞干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其实,在整个剿长毛和剿捻的过程中,像陈国瑞这样,在同一阵营内也恃强凌弱之辈,不在少数,被欺凌者,不见得都有人替他们说话。只是,跋扈到底,至死不改如陈国瑞者,却也不多。只是,像这样没有脑子,一味蛮干的武夫,统治者都喜欢。在他们眼里,这样武夫,才好驾驭。给点甜头,就会死忠到底。尽管事实上,看上去头脑简单的莽夫,未必都是忠贞不二之士,但上面的人,却始终不渝地有这样的刻板印象,任何时代,都没有变化。这就是为何陈国瑞祸无论惹到多大,都能得到宽恕,而那个胜保,却非逮京治罪不可。在西太后眼里,陈国瑞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折腾,都无大碍,翻不了天,而他们的天,却是要靠这样的人来撑着的。

其实,在整个剿长毛和剿捻的过程中,像陈国瑞这样,在同一阵营内也恃强凌弱之辈,不在少数,被欺凌者,不见得都有人替他们说话。只是,跋扈到底,至死不改如陈国瑞者,却也不多。只是,像这样没有脑子,一味蛮干的武夫,统治者都喜欢。在他们眼里,这样武夫,才好驾驭。给点甜头,就会死忠到底。尽管事实上,看上去头脑简单的莽夫,未必都是忠贞不二之士,但上面的人,却始终不渝地有这样的刻板印象,任何时代,都没有变化。这就是为何陈国瑞祸无论惹到多大,都能得到宽恕,而那个胜保,却非逮京治罪不可。在西太后眼里,陈国瑞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折腾,都无大碍,翻不了天,而他们的天,却是要靠这样的人来撑着的。

  评论这张
 
阅读(710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