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祝寿与报效   

2013-07-20 11: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寿与报效 张鸣 古代的中国,跟日本不一样,天皇万世一系,中国经历了好些朝代。每个朝代,都建了自己的国,都有国号的。但是,这样的国,没有国庆节。因为,那时的皇帝,不懂得需要搞一个开国大典。但是,不意味着过去的国,就没有庆典,庆典就是皇帝或者太后的生日。这样的生日,也是节,千秋节,或者万寿节。尤其是逢十的时候,这样的庆典,往往格外隆重,自然,也格外地费钱。 清朝最隆重的庆典,是乾隆二十六年为他亲娘庆祝七十岁生日,那时,钱花的像流水一样。不过,当时正值清朝的盛期,内忧外患皆无,国力强盛。浪费点银两,似乎并不伤元气,反正国库有钱,往外掏就是。第二个盛典,就是1894年西太后庆祝自家60岁生日。第一个庆典,是做了皇帝的儿子,为自己的亲娘撑口袋,打着孝道的名义摆谱,属于儿子孝敬娘。而第二个庆典,名义上固然也是儿子孝敬娘,亲政了的光绪,给名义上的娘——皇爸爸过生日。但谁都知道,光绪亲了政,当家人依旧是西太后。过生日,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整热闹。自己给自己办事,不隔着一层,自然格外贴切。 但是,有钱办庆典是一回事,没钱也要强办,是另一回事。自打祺祥政变开始,西太后等于是当了34年的家,自我感觉不错,长毛是在自己手里平的,洋务也办了,跟法国人打了一仗,虽说丢了越南,毕竟没伤筋动骨。拍马屁的,都说是中兴了。可是,太平天国这场大乱,实在是太大了,光人口,就损失了不止一个亿,举国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没有过战乱。元气大伤的大清国,即使中兴,没有个几十年,也难以复原。况且,这个老大帝国,西方列强,还总是惦记,大的侵略不多,小的

                            祝寿与报效

                               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 张鸣

古代的中国,跟日本不一样,天皇万世一系,中国经历了好些朝代。每个朝代,都建了自己的国,都有国号的。但是,这样的国,没有国庆节。因为,那时的皇帝,不懂得需要搞一个开国大典。但是,不意味着过去的国,就没有庆典,庆典就是皇帝或者太后的生日。这样的生日,也是节,千秋节,或者万寿节。尤其是逢十的时候,这样的庆典,往往格外隆重,自然,也格外地费钱。

清朝最隆重的庆典,是乾隆二十六年为他亲娘庆祝七十岁生日,那时,钱花的像流水一样。不过,当时正值清朝的盛期,内忧外患皆无,国力强盛。浪费点银两,似乎并不伤元气,反正国库有钱,往外掏就是。第二个盛典,就是1894 祝寿与报效 张鸣 古代的中国,跟日本不一样,天皇万世一系,中国经历了好些朝代。每个朝代,都建了自己的国,都有国号的。但是,这样的国,没有国庆节。因为,那时的皇帝,不懂得需要搞一个开国大典。但是,不意味着过去的国,就没有庆典,庆典就是皇帝或者太后的生日。这样的生日,也是节,千秋节,或者万寿节。尤其是逢十的时候,这样的庆典,往往格外隆重,自然,也格外地费钱。 清朝最隆重的庆典,是乾隆二十六年为他亲娘庆祝七十岁生日,那时,钱花的像流水一样。不过,当时正值清朝的盛期,内忧外患皆无,国力强盛。浪费点银两,似乎并不伤元气,反正国库有钱,往外掏就是。第二个盛典,就是1894年西太后庆祝自家60岁生日。第一个庆典,是做了皇帝的儿子,为自己的亲娘撑口袋,打着孝道的名义摆谱,属于儿子孝敬娘。而第二个庆典,名义上固然也是儿子孝敬娘,亲政了的光绪,给名义上的娘——皇爸爸过生日。但谁都知道,光绪亲了政,当家人依旧是西太后。过生日,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整热闹。自己给自己办事,不隔着一层,自然格外贴切。 但是,有钱办庆典是一回事,没钱也要强办,是另一回事。自打祺祥政变开始,西太后等于是当了34年的家,自我感觉不错,长毛是在自己手里平的,洋务也办了,跟法国人打了一仗,虽说丢了越南,毕竟没伤筋动骨。拍马屁的,都说是中兴了。可是,太平天国这场大乱,实在是太大了,光人口,就损失了不止一个亿,举国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没有过战乱。元气大伤的大清国,即使中兴,没有个几十年,也难以复原。况且,这个老大帝国,西方列强,还总是惦记,大的侵略不多,小的年西太后庆祝自家60岁生日。第一个庆典,是做了皇帝的儿子,为自己的亲娘撑口袋,打着孝道的名义摆谱,属于儿子孝敬娘。而第二个庆典,名义上固然也是儿子孝敬娘,亲政了的光绪,给名义上的娘——皇爸爸过生日。但谁都知道,光绪亲了政,当家人依旧是西太后。过生日,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整热闹。自己给自己办事,不隔着一层,自然格外贴切。

但是,有钱办庆典是一回事,没钱也要强办,是另一回事。自打祺祥政变开始,西太后等于是当了34年的家,自我感觉不错,长毛是在自己手里平的,洋务也办了,跟法国人打了一仗,虽说丢了越南,毕竟没伤筋动骨。拍马屁的,都说是中兴了。可是,太平天国这场大乱,实在是太大了,光人口,就损失了不止一个亿,举国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没有过战乱。元气大伤的大清国,即使中兴,没有个几十年,也难以复原。况且,这个老大帝国,西方列强,还总是惦记,大的侵略不多,小的纷扰不断。东方崛起的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就惦记着吃掉朝鲜和中国。中日之间的较量,一直都没有了局。到了筹办庆典的时候,中国的海军虽然有了规模,但陆军却出了问题。老的八旗绿营改造没戏,但新的勇营,湘军早已半残,而淮军也暮气沉沉,重蹈绿营的覆辙。中国的现代化,铁路和电线,都比日本晚了一个节气。洋务事业,还在官督商办阶段,多数都在赔钱。军队的整顿,虽然已经有了计划,但具体的行动,八字还没一撇,所谓的练军,刚刚有个影子。

在一个到处需要钱的时候,举办一场空前规模的祝寿庆典,最大的难题,就是钱。但是,好热闹的西太后,并不打算节省开支,排场一定要足够。讲排场就要花钱,钱哪儿来呢?对于一个每年财政收入不过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7000万两上下的国家,每项开支都是特定的,为了那些费钱的洋务事业,挪用,挤用,已经寅吃卯粮了。如果西太后的庆典,所需在100万以内,也许还可以挤出来,但是,西太后怎么可能就用这么点?那就得另外想辙儿。

我们现在知道的结果是,这番庆典,一共用了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700多万两。其中,户部拨款一共是400纷扰不断。东方崛起的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就惦记着吃掉朝鲜和中国。中日之间的较量,一直都没有了局。到了筹办庆典的时候,中国的海军虽然有了规模,但陆军却出了问题。老的八旗绿营改造没戏,但新的勇营,湘军早已半残,而淮军也暮气沉沉,重蹈绿营的覆辙。中国的现代化,铁路和电线,都比日本晚了一个节气。洋务事业,还在官督商办阶段,多数都在赔钱。军队的整顿,虽然已经有了计划,但具体的行动,八字还没一撇,所谓的练军,刚刚有个影子。 在一个到处需要钱的时候,举办一场空前规模的祝寿庆典,最大的难题,就是钱。但是,好热闹的西太后,并不打算节省开支,排场一定要足够。讲排场就要花钱,钱哪儿来呢?对于一个每年财政收入不过7000万两上下的国家,每项开支都是特定的,为了那些费钱的洋务事业,挪用,挤用,已经寅吃卯粮了。如果西太后的庆典,所需在100万以内,也许还可以挤出来,但是,西太后怎么可能就用这么点?那就得另外想辙儿。 我们现在知道的结果是,这番庆典,一共用了700多万两。其中,户部拨款一共是400万两,其中包括挪用的海军经费。此外,各级官员报效养廉银121万余两,官商额外报效167万余两。各省不分大小贫富,一律3万两,18行省一共54万两。 其中,报效最多的,是长芦两淮盐商,各报效40万两,最少的,是寒酸的钦天监,才200两。宫里的太监,宫女,奶娘之类,无论地位高低,都有奉献,估计都是强捐的。官员中,奉献最多的,是太仆寺卿林维源,一人进了3万两。此公系台湾首富,官儿是捐来的。总税务司赫德,也很识趣,孝敬了老佛爷1万两,因此还得到了老佛万两,其中包括挪用的海军经费。此外,各级官员报效养廉银121万余两,官商额外报效167万余两。各省不分大小贫富,一律3 祝寿与报效 张鸣 古代的中国,跟日本不一样,天皇万世一系,中国经历了好些朝代。每个朝代,都建了自己的国,都有国号的。但是,这样的国,没有国庆节。因为,那时的皇帝,不懂得需要搞一个开国大典。但是,不意味着过去的国,就没有庆典,庆典就是皇帝或者太后的生日。这样的生日,也是节,千秋节,或者万寿节。尤其是逢十的时候,这样的庆典,往往格外隆重,自然,也格外地费钱。 清朝最隆重的庆典,是乾隆二十六年为他亲娘庆祝七十岁生日,那时,钱花的像流水一样。不过,当时正值清朝的盛期,内忧外患皆无,国力强盛。浪费点银两,似乎并不伤元气,反正国库有钱,往外掏就是。第二个盛典,就是1894年西太后庆祝自家60岁生日。第一个庆典,是做了皇帝的儿子,为自己的亲娘撑口袋,打着孝道的名义摆谱,属于儿子孝敬娘。而第二个庆典,名义上固然也是儿子孝敬娘,亲政了的光绪,给名义上的娘——皇爸爸过生日。但谁都知道,光绪亲了政,当家人依旧是西太后。过生日,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整热闹。自己给自己办事,不隔着一层,自然格外贴切。 但是,有钱办庆典是一回事,没钱也要强办,是另一回事。自打祺祥政变开始,西太后等于是当了34年的家,自我感觉不错,长毛是在自己手里平的,洋务也办了,跟法国人打了一仗,虽说丢了越南,毕竟没伤筋动骨。拍马屁的,都说是中兴了。可是,太平天国这场大乱,实在是太大了,光人口,就损失了不止一个亿,举国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没有过战乱。元气大伤的大清国,即使中兴,没有个几十年,也难以复原。况且,这个老大帝国,西方列强,还总是惦记,大的侵略不多,小的万两,18行省一共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54万两。

其中,报效最多的,是长芦两淮盐商,各报效40万两,最少的,是寒酸的钦天监,才 祝寿与报效 张鸣 古代的中国,跟日本不一样,天皇万世一系,中国经历了好些朝代。每个朝代,都建了自己的国,都有国号的。但是,这样的国,没有国庆节。因为,那时的皇帝,不懂得需要搞一个开国大典。但是,不意味着过去的国,就没有庆典,庆典就是皇帝或者太后的生日。这样的生日,也是节,千秋节,或者万寿节。尤其是逢十的时候,这样的庆典,往往格外隆重,自然,也格外地费钱。 清朝最隆重的庆典,是乾隆二十六年为他亲娘庆祝七十岁生日,那时,钱花的像流水一样。不过,当时正值清朝的盛期,内忧外患皆无,国力强盛。浪费点银两,似乎并不伤元气,反正国库有钱,往外掏就是。第二个盛典,就是1894年西太后庆祝自家60岁生日。第一个庆典,是做了皇帝的儿子,为自己的亲娘撑口袋,打着孝道的名义摆谱,属于儿子孝敬娘。而第二个庆典,名义上固然也是儿子孝敬娘,亲政了的光绪,给名义上的娘——皇爸爸过生日。但谁都知道,光绪亲了政,当家人依旧是西太后。过生日,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整热闹。自己给自己办事,不隔着一层,自然格外贴切。 但是,有钱办庆典是一回事,没钱也要强办,是另一回事。自打祺祥政变开始,西太后等于是当了34年的家,自我感觉不错,长毛是在自己手里平的,洋务也办了,跟法国人打了一仗,虽说丢了越南,毕竟没伤筋动骨。拍马屁的,都说是中兴了。可是,太平天国这场大乱,实在是太大了,光人口,就损失了不止一个亿,举国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没有过战乱。元气大伤的大清国,即使中兴,没有个几十年,也难以复原。况且,这个老大帝国,西方列强,还总是惦记,大的侵略不多,小的200两。宫里的太监,宫女,奶娘之类,无论地位高低,都有奉献,估计都是强捐的。官员中,奉献最多的,是太仆寺卿林维源,一人进了3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万两。此公系台湾首富,官儿是捐来的。总税务司赫德,也很识趣,孝敬了老佛爷1万两,因此还得到了老佛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爷的传旨嘉奖。 所谓报效,在大官,也许是马屁,在小官,包括太监,则是强捐。不过,当时有个好听的名头,叫做给太后凑份子。一个大而穷的国家,没有钱,即使靠臣子凑份子,也要摆个大的排场,现在看来,真叫有病。但是,这样偏好,还就是顽固,多少年都治不好。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 不幸的是,祝寿当口,中日打起来了,西太后实在不好意思在京里大办,于是下令规模缩小,只在宫里办。否则,700万肯定打不住,亏空还小不了。日本那边,也有报效,从天皇开始省钱,国民节衣缩食,凑海军经费,我们这边,大家凑份子,挤占海军经费为太后过寿。两边的仗,能打成什么样,其实早就胜负已判。

纷扰不断。东方崛起的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就惦记着吃掉朝鲜和中国。中日之间的较量,一直都没有了局。到了筹办庆典的时候,中国的海军虽然有了规模,但陆军却出了问题。老的八旗绿营改造没戏,但新的勇营,湘军早已半残,而淮军也暮气沉沉,重蹈绿营的覆辙。中国的现代化,铁路和电线,都比日本晚了一个节气。洋务事业,还在官督商办阶段,多数都在赔钱。军队的整顿,虽然已经有了计划,但具体的行动,八字还没一撇,所谓的练军,刚刚有个影子。 在一个到处需要钱的时候,举办一场空前规模的祝寿庆典,最大的难题,就是钱。但是,好热闹的西太后,并不打算节省开支,排场一定要足够。讲排场就要花钱,钱哪儿来呢?对于一个每年财政收入不过7000万两上下的国家,每项开支都是特定的,为了那些费钱的洋务事业,挪用,挤用,已经寅吃卯粮了。如果西太后的庆典,所需在100万以内,也许还可以挤出来,但是,西太后怎么可能就用这么点?那就得另外想辙儿。 我们现在知道的结果是,这番庆典,一共用了700多万两。其中,户部拨款一共是400万两,其中包括挪用的海军经费。此外,各级官员报效养廉银121万余两,官商额外报效167万余两。各省不分大小贫富,一律3万两,18行省一共54万两。 其中,报效最多的,是长芦两淮盐商,各报效40万两,最少的,是寒酸的钦天监,才200两。宫里的太监,宫女,奶娘之类,无论地位高低,都有奉献,估计都是强捐的。官员中,奉献最多的,是太仆寺卿林维源,一人进了3万两。此公系台湾首富,官儿是捐来的。总税务司赫德,也很识趣,孝敬了老佛爷1万两,因此还得到了老佛

说起来,西太后在统治者中,还算是个明白人,但即使这样的明白人,国家也是用来给她享受的。伤及她的权势,损害了她的享受,怎么都不行,除非,天塌地陷,连吃喝都没有了。像庚子年那样,逃一回难,才能好些。

  评论这张
 
阅读(13283)|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