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  

2013-06-16 16: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

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 张鸣 富二代的名声近来很响。在大众,是痛恨他们的张扬,轻裘肥马(宝马车),十步杀一人(斑马线上撞人)。在富一代或者富二代,则是犯愁如何接班,能不能接班。 富二代的接班问题,是个古老的难题。自古以来,中国富商的事业,总是传不下来。二世、三世即斩。因此,中国罕有像欧洲甚至日本那样七八百年的企业。资本主义,总也长不起来,老是萌芽。近代以后,海外的华人企业,也面临同样的难题,在上个世纪70年代,海外中国学者就已经探讨过。从晚清到民国成长起来受过良好西式教育的一代企业家,他们中有些人已经开始探索一条不同于传统的企业传承之路,但是随着他们1956年因政治原因退出历史舞台,这一代人基本上被格式化了。因此,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一代,依然要再一次面对传承的难题,而且没有任何前人的经验可以汲取。 同时,由于先富一代人出身参差不齐,很多人是出身草根,没有受过多少教育,而且忙于打拼,无暇顾及子女的教育。因此,富二代的教育状况,有相当比例的人情况堪忧。惹人痛恨的飙车一族,也许还不算最糟的,吸毒嗑药者,也不在少数。很多富一代,对于子女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下一代不再像他们那样吃苦奋斗,能享福就享福,自以为已经挣够了可以让后代享福一辈子的钱。至于事业的传递,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所以,富二代之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似乎注定要成为败家子,重演多少辈子,父辈创业,子代败家,崽卖爷田的悲剧。对于这样的富二代,即使有关部门或者某些社会团体急来抱佛脚似的强化培训,估计效果也不大。当然,富二代中,也有比较出息的。受过良好的教育,出国读名牌大学。而且有些人也有志接班,把父辈事业发扬光大。但是,他们又碰到另外的难题。有些人虽然受的教育不错,但志向却不在企业经营,也许热爱艺术或者别的什么。有些有志于家族事业的,由于受过新式企业管理,对于父辈老一套的经营方式不以为然,但回国后却水土不服,完全不能适应中国的社会和政治法律环境,不知道如何施展拳脚。同时,目前中国的生育制度,独生子女的条件,给富一代的传承问题,提出了更加严峻的课题,使得他们在选择接班人的时候,面临更大的难局。 比起富二代来,贫二代的问题,也许更加令人困扰。无可讳言。比起先

                                                          富起来的第一代人来,现在白手起家的奇迹,越来越少见了。从一个小贩变成巨富的故事,现在似乎真的成了神话。现阶段的中国社会,阶层固化的现象已经出现。现在被视为弱势群体的那一部分人,他们的第二代,即使少部分上了大学,改变身份地位可能性,也比从前小得多。在改革之初的那几代人中,上大学是个命运的分水岭,但是现在这种分水岭已经不明显了。也就是说,现在贫困的群体,他们的第二代,还有最大的可能依然是贫困的弱势。 代表身份地位固化的群体,最明显的是被称为权二代的官员子弟。高干子弟借助父辈势力经商的故事,还在延续,但另一种官宦世袭的苗头却已经出现。在很多地方,一定级别的官员子女,无论所上的大学优劣,甚至在国内上不了大学,花钱送出国,拿了不知什么来头的国外文凭,回国之后,进入仕途,在父辈的荫庇下,就会官运亨通。在历史上,官僚世袭,或者变相世袭,是历史最糟的一种制度。比贵族封建制还要糟。贵族世袭制,至少贵族还会对自己所有的土地和人民负有责任。而世袭官僚制土地和人民是国家的,官职和特权是自己的。就像托克维尔所说的大革命前的法国贵族那样,既享有特权,又不负责任。显然,这样的权二代,最为人们所痛恨。 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的问题,实际上改革进程中,社会政治环境和制度滞后,要负很大的责任。但是,即便是改革的第一代人,对此也认识不足。以富一代为例,他们往往习惯于对于制度和法律的问题,通过给制度内的官员个人建立关系来解决。在转型的某个阶段,这种个人关系,甚至还可以给他们带来某种特权,方便地分享国有资产的流失,便利地压榨弱势群体,不担心有工会的干预,罢工的威胁。在身份阶层固化的过程中,富一代的民营企业家,往往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旦权一代和权二代起来吞噬和侵夺民营企业的时候,这些民营企业家往往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即使奔走呼号,也无法引起社会的同情。不考虑制度的变革和改进,只热衷借用腐败的润滑剂,通过建立个人关系牟取利益。这样的短视,势必会付出代价。最大的代价是,富二代和权二代被民众视为一丘之貉,丧失了作为精英阶层的威信和地位。 富一代事业的传承问题,只有靠现代企业经理人制度和资本社会化来解决。而这个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只能是市场进一步规范,政治和法张鸣

富二代的名声近来很响。在大众,是痛恨他们的张扬,轻裘肥马(宝马车),十步杀一人(斑马线上撞人)。在富一代或者富二代,则是犯愁如何接班,能不能接班。

富二代的接班问题,是个古老的难题。自古以来,中国富商的事业,总是传不下来。二世、三世即斩。因此,中国罕有像欧洲甚至日本那样七八百年的企业。资本主义,总也长不起来,老是萌芽。近代以后,海外的华人企业,也面临同样的难题,在上个世纪70 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 张鸣 富二代的名声近来很响。在大众,是痛恨他们的张扬,轻裘肥马(宝马车),十步杀一人(斑马线上撞人)。在富一代或者富二代,则是犯愁如何接班,能不能接班。 富二代的接班问题,是个古老的难题。自古以来,中国富商的事业,总是传不下来。二世、三世即斩。因此,中国罕有像欧洲甚至日本那样七八百年的企业。资本主义,总也长不起来,老是萌芽。近代以后,海外的华人企业,也面临同样的难题,在上个世纪70年代,海外中国学者就已经探讨过。从晚清到民国成长起来受过良好西式教育的一代企业家,他们中有些人已经开始探索一条不同于传统的企业传承之路,但是随着他们1956年因政治原因退出历史舞台,这一代人基本上被格式化了。因此,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一代,依然要再一次面对传承的难题,而且没有任何前人的经验可以汲取。 同时,由于先富一代人出身参差不齐,很多人是出身草根,没有受过多少教育,而且忙于打拼,无暇顾及子女的教育。因此,富二代的教育状况,有相当比例的人情况堪忧。惹人痛恨的飙车一族,也许还不算最糟的,吸毒嗑药者,也不在少数。很多富一代,对于子女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下一代不再像他们那样吃苦奋斗,能享福就享福,自以为已经挣够了可以让后代享福一辈子的钱。至于事业的传递,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所以,富二代之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似乎注定要成为败家子,重演多少辈子,父辈创业,子代败家,崽卖爷田的悲剧。对于这样的富二代,即使有关部门或者某些社会团体急来抱佛脚似的强化培训,估计效果也不大。当然,富二代中,也有比较出息的。受过良好的教育,出国读名牌大学。而且有些人也有志接班,把父辈事业发扬光大。但是,他们又碰到另外的难题。有些人虽然受的教育不错,但志向却不在企业经营,也许热爱艺术或者别的什么。有些有志于家族事业的,由于受过新式企业管理,对于父辈老一套的经营方式不以为然,但回国后却水土不服,完全不能适应中国的社会和政治法律环境,不知道如何施展拳脚。同时,目前中国的生育制度,独生子女的条件,给富一代的传承问题,提出了更加严峻的课题,使得他们在选择接班人的时候,面临更大的难局。 比起富二代来,贫二代的问题,也许更加令人困扰。无可讳言。比起先年代,海外中国学者就已经探讨过。从晚清到民国成长起来受过良好西式教育的一代企业家,他们中有些人已经开始探索一条不同于传统的企业传承之路,但是随着他们1956年因政治原因退出历史舞台,这一代人基本上被格式化了。因此,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一代,依然要再一次面对传承的难题,而且没有任何前人的经验可以汲取。

律制度的进步,才有可能。否则就只能守着家族企业的小摊子,一旦摊上不肖之子,家业就败掉了。同样,严重威胁社会稳定的贫二代问题,也是一个制度问题。存在贫富差距不要紧,如果社会制度不能保证穷小子经过奋斗发迹,连一个都实现不了。那么,问题就大了。接代的贫困,就会产生巨大的绝望,最后的结果就是玉石俱焚。当然,可以预计,权二代如果普遍地接了班,那么他们会比他们的父辈更加疯狂地吞噬财富,尤其是吞噬已经成为大鱼的富二代。而为了避免被吞噬,富二代则会跟古代富商那样,积极进入仕途,把自己变成权二代。这样的话,也许到了某个时候,社会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一边是少数人上人的权二代,占有垄断所有的资源,一边是贫穷传代的贫二代,富二代极度萎缩,畸形的两极分化。到了这个地步,社会离崩盘也就不远了。 其实,尽管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势同水火,但从长远看,他们实际上是在一条船上。对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是共同奋斗,改进我们的环境和制度,使得这三种人可以相互互换。只要个人奋斗,有才能,就能改变命运。社会不会因周期的动荡而财富尽毁,重演中国历史一次次从头开始的悲剧。

同时,由于先富一代人出身参差不齐,很多人是出身草根,没有受过多少教育,而且忙于打拼,无暇顾及子女的教育。因此,富二代的教育状况,有相当比例的人情况堪忧。惹人痛恨的飙车一族,也许还不算最糟的,吸毒嗑药者,也不在少数。很多富一代,对于子女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下一代不再像他们那样吃苦奋斗,能享福就享福,自以为已经挣够了可以让后代享福一辈子的钱。至于事业的传递,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所以,富二代之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似乎注定要成为败家子,重演多少辈子,父辈创业,子代败家,崽卖爷田的悲剧。对于这样的富二代,即使有关部门或者某些社会团体急来抱佛脚似的强化培训,估计效果也不大。当然,富二代中,也有比较出息的。受过良好的教育,出国读名牌大学。而且有些人也有志接班,把父辈事业发扬光大。但是,他们又碰到另外的难题。有些人虽然受的教育不错,但志向却不在企业经营,也许热爱艺术或者别的什么。有些有志于家族事业的,由于受过新式企业管理,对于父辈老一套的经营方式不以为然,但回国后却水土不服,完全不能适应中国的社会和政治法律环境,不知道如何施展拳脚。同时,目前中国的生育制度,独生子女的条件,给富一代的传承问题,提出了更加严峻的课题,使得他们在选择接班人的时候,面临更大的难局。

比起富二代来,贫二代的问题,也许更加令人困扰。无可讳言。比起先富起来的第一代人来,现在白手起家的奇迹,越来越少见了。从一个小贩变成巨富的故事,现在似乎真的成了神话。现阶段的中国社会,阶层固化的现象已经出现。现在被视为弱势群体的那一部分人,他们的第二代,即使少部分上了大学,改变身份地位可能性,也比从前小得多。在改革之初的那几代人中,上大学是个命运的分水岭,但是现在这种分水岭已经不明显了。也就是说,现在贫困的群体,他们的第二代,还有最大的可能依然是贫困的弱势。

代表身份地位固化的群体,最明显的是被称为权二代的官员子弟。高干子弟借助父辈势力经商的故事,还在延续,但另一种官宦世袭的苗头却已经出现。在很多地方,一定级别的官员子女,无论所上的大学优劣,甚至在国内上不了大学,花钱送出国,拿了不知什么来头的国外文凭,回国之后,进入仕途,在父辈的荫庇下,就会官运亨通。在历史上,官僚世袭,或者变相世袭,是历史最糟的一种制度。比贵族封建制还要糟。贵族世袭制,至少贵族还会对自己所有的土地和人民负有责任。而世袭官僚制土地和人民是国家的,官职和特权是自己的。就像托克维尔所说的大革命前的法国贵族那样,既享有特权,又不负责任。显然,这样的权二代,最为人们所痛恨。

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的问题,实际上改革进程中,社会政治环境和制度滞后,要负很大的责任。但是,即便是改革的第一代人,对此也认识不足。以富一代为例,他们往往习惯于对于制度和法律的问题,通过给制度内的官员个人建立关系来解决。在转型的某个阶段,这种个人关系,甚至还可以给他们带来某种特权,方便地分享国有资产的流失,便利地压榨弱势群体,不担心有工会的干预,罢工的威胁。在身份阶层固化的过程中,富一代的民营企业家,往往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旦权一代和权二代起来吞噬和侵夺民营企业的时候,这些民营企业家往往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即使奔走呼号,也无法引起社会的同情。不考虑制度的变革和改进,只热衷借用腐败的润滑剂,通过建立个人关系牟取利益。这样的短视,势必会付出代价。最大的代价是,富二代和权二代被民众视为一丘之貉,丧失了作为精英阶层的威信和地位。

富一代事业的传承问题,只有靠现代企业经理人制度和资本社会化来解决。而这个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只能是市场进一步规范,政治和法律制度的进步,才有可能。否则就只能守着家族企业的小摊子,一旦摊上不肖之子,家业就败掉了。同样,严重威胁社会稳定的贫二代问题,也是一个制度问题。存在贫富差距不要紧,如果社会制度不能保证穷小子经过奋斗发迹,连一个都实现不了。那么,问题就大了。接代的贫困,就会产生巨大的绝望,最后的结果就是玉石俱焚。当然,可以预计,权二代如果普遍地接了班,那么他们会比他们的父辈更加疯狂地吞噬财富,尤其是吞噬已经成为大鱼的富二代。而为了避免被吞噬,富二代则会跟古代富商那样,积极进入仕途,把自己变成权二代。这样的话,也许到了某个时候,社会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一边是少数人上人的权二代,占有垄断所有的资源,一边是贫穷传代的贫二代,富二代极度萎缩,畸形的两极分化。到了这个地步,社会离崩盘也就不远了。

其实,尽管富二代、贫二代和权二代势同水火,但从长远看,他们实际上是在一条船上。对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是共同奋斗,改进我们的环境和制度,使得这三种人可以相互互换。只要个人奋斗,有才能,就能改变命运。社会不会因周期的动荡而财富尽毁,重演中国历史一次次从头开始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215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