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一份日本朋友传给我的声明  

2013-05-21 12: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HRN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7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519

 

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19938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 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 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2007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年8月3日, 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 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 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 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

    而且,即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 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 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Human Rights Now(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HRN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4月份,HRN的7位律师们为了探讨HRN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年5月19日 1.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2007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NGO组织Human Rights Now(HRN)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Radhika Coomaraswamy
  评论这张
 
阅读(232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