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民意的远和近  

2012-03-27 19: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了自己的圈子。民众虽然没有投票的权利,但民意却成为选举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当原先的大热门候选人唐英年因为种种丑闻(其实跟内地的官员相比,不算什么)而民意大幅度下滑之后,尽管此公依然得到了香港的大资本家的相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以超大比分落败,败得相当惨。很明显,即使是小圈子里的推委,而且是短命的推委(此后就是普选了,推委的使命这是最后一次了),也不敢无视民意。 当然,对于此次选举,中央政府也表现了开明的态度,很令香港媒体担忧的操纵问题,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即使说唐英年是中央的首选,但梁振英也同样是可以被中央接受的人选。中央政府对选举结果迅速认可,同样表现了他们对香港民意的尊重。 民意,从来都是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但在前现代社会,民意往往比较远,民意因素起作用,往往要通过一个时间段才能显现。等民意显出来了,往往大错已经铸成,什么事都晚了。因为在前现代社会,民意没有表达的渠道,

                               民意的远和近

                                  出了自己的圈子。民众虽然没有投票的权利,但民意却成为选举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当原先的大热门候选人唐英年因为种种丑闻(其实跟内地的官员相比,不算什么)而民意大幅度下滑之后,尽管此公依然得到了香港的大资本家的相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以超大比分落败,败得相当惨。很明显,即使是小圈子里的推委,而且是短命的推委(此后就是普选了,推委的使命这是最后一次了),也不敢无视民意。 当然,对于此次选举,中央政府也表现了开明的态度,很令香港媒体担忧的操纵问题,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即使说唐英年是中央的首选,但梁振英也同样是可以被中央接受的人选。中央政府对选举结果迅速认可,同样表现了他们对香港民意的尊重。 民意,从来都是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但在前现代社会,民意往往比较远,民意因素起作用,往往要通过一个时间段才能显现。等民意显出来了,往往大错已经铸成,什么事都晚了。因为在前现代社会,民意没有表达的渠道, ——观香港特首选举

本次香港特首的选举,原本是小圈子的玩意,既非直选,也非民意代表的立法委员选举,只是由各个行业界别和团体组成的推委来选。而推委,不是选出来的,而是协商的结果。当然,这样的推委选举,让人诟病,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然而,这样的小圈子选举,此番在香港却搞的风生水起,动静很大。候选人的竞选活动,打广告,见媒体,发表政见,甚至电视辩论,当然也包括互相抹黑,揭弊。媒体也跟着热闹,追踪报道,挖材料,曝光,时时做民调,发表民调报告。一时间,搞得外界看来,好像是香港已经实行特首普选了似的。还真就有在北京的外国人问我,香港是不是已经提前普选了。

出了自己的圈子。民众虽然没有投票的权利,但民意却成为选举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当原先的大热门候选人唐英年因为种种丑闻(其实跟内地的官员相比,不算什么)而民意大幅度下滑之后,尽管此公依然得到了香港的大资本家的相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以超大比分落败,败得相当惨。很明显,即使是小圈子里的推委,而且是短命的推委(此后就是普选了,推委的使命这是最后一次了),也不敢无视民意。 当然,对于此次选举,中央政府也表现了开明的态度,很令香港媒体担忧的操纵问题,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即使说唐英年是中央的首选,但梁振英也同样是可以被中央接受的人选。中央政府对选举结果迅速认可,同样表现了他们对香港民意的尊重。 民意,从来都是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但在前现代社会,民意往往比较远,民意因素起作用,往往要通过一个时间段才能显现。等民意显出来了,往往大错已经铸成,什么事都晚了。因为在前现代社会,民意没有表达的渠道, 不用说,把小圈子选举弄得像普选,背后是民意的拉动。民意不喜欢这样的小圈子选举,而媒体为了眼球的缘故,也跟着民意走,甚至把这样情绪放大。候选人和推委们,自然也不能罔顾民意,也希望选举能风光一点,于是,小圈子的选举,就走出了自己的圈子。民众虽然没有投票的权利,但民意却成为选举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当原先的大热门候选人唐英年因为种种丑闻(其实跟内地的官员相比,不算什么)而民意大幅度下滑之后,尽管此公依然得到了香港的大资本家的相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以超大比分落败,败得相当惨。很明显,即使是小圈子里的推委,而且是短命的推委(此后就是普选了,推委的使命这是最后一次了),也不敢无视民意。

当然,对于此次选举,中央政府也表现了开明的态度,很令香港媒体担忧的操纵问题,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即使说唐英年是中央的首选,但梁振英也同样是可以被中央接受的人选。中央政府对选举结果迅速认可,同样表现了他们对香港民意的尊重。

也没有人在意他们的表达。然而,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即使没有普选,民意一样可以通过现代的通讯和交流工具表达出来。媒体,自然也不能无视民意的存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无论权势有多大,都不再可能像过去一样,罔顾民意,一意孤行。民意,不仅有直接的力量,可以给领导人制造麻烦和纷乱,而且可以为领导人潜在的政敌提供口实和借口。所以,跟古代不一样,在现代社会,民意已经悄然由远及近,直接登上了政治的舞台,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民意,从来都是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但在前现代社会,民意往往比较远,民意因素起作用,往往要通过一个时间段才能显现。等民意显出来了,往往大错已经铸成,什么事都晚了。因为在前现代社会,民意没有表达的渠道,也没有人在意他们的表达。然而,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即使没有普选,民意一样可以通过现代的通讯和交流工具表达出来。媒体,自然也不能无视民意的存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无论权势有多大,都不再可能像过去一样,罔顾民意,一意孤行。民意,不仅有直接的力量,可以给领导人制造麻烦和纷乱,而且可以为领导人潜在的政敌提供口实和借口。所以,跟古代不一样,在现代社会,民意已经悄然由远及近,直接登上了政治的舞台,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评论这张
 
阅读(15657)|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