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2012-03-15 08: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面肯定回回都有垃圾。 有的学者感慨道,当今的中国学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们追求了。哪怕再严肃的事情,到了我们某些高手的手里,都是变成了黑金公关的过程。极而言之,我们的学术界,就像焦大批评贾府一样,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干净的了。到了这般田地,我们的学界,我们的科技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信于人呢?在80年代,一说到科研攻关,指的是认真刻苦的研究,而今天,攻关,则变成了公关。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研水平的重要指标,跟个人和单位的具体利益乃至荣誉息息相关。 但是,看起来如此严肃的项目评审和科研评奖,却演变成了拉关系走门路的黑金场。无论什么样的项目,结项评审,都得打点,自己找人要意思意思,单位找人也得意思意思。意思之后,无论项目做得多烂,反正不是国内首创,就是国际领先。大家一通儿过年话说完,你好我好,大家好。像汉芯这样,完全作假的上千万元的大项目,也照样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评审。至于获奖,尤其是有分量的奖,如果不事先打点,事先公关,基本上都没有戏。有的地方,甚至单位出面公关,事先就把原本应该保密的评委,一一打探出来,然后以单位的名义,登门拜访,至于拜访时给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但这样拜访过之后,奖项也就往往有了定向的归属。不能说,凡是评审过关的项目,凡是评上奖的科研,都是垃圾,但是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研水平的重要指标,跟个人和单位的具体利益乃至荣誉息息相关。 但是,看起来如此严肃的项目评审和科研评奖,却演变成了拉关系走门路的黑金场。无论什么样的项目,结项评审,都得打点,自己找人要意思意思,单位找人也得意思意思。意思之后,无论项目做得多烂,反正不是国内首创,就是国际领先。大家一通儿过年话说完,你好我好,大家好。像汉芯这样,完全作假的上千万元的大项目,也照样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评审。至于获奖,尤其是有分量的奖,如果不事先打点,事先公关,基本上都没有戏。有的地方,甚至单位出面公关,事先就把原本应该保密的评委,一一打探出来,然后以单位的名义,登门拜访,至于拜访时给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但这样拜访过之后,奖项也就往往有了定向的归属。不能说,凡是评审过关的项目,凡是评上奖的科研,都是垃圾,但是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这里面肯定回回都有垃圾。 有的学者感慨道,当今的中国学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们追求了。哪怕再严肃的事情,到了我们某些高手的手里,都是变成了黑金公关的过程。极而言之,我们的学术界,就像焦大批评贾府一样,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干净的了。到了这般田地,我们的学界,我们的科技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信于人呢?在80年代,一说到科研攻关,指的是认真刻苦的研究,而今天,攻关,则变成了公关。公关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311研水平的重要指标,跟个人和单位的具体利益乃至荣誉息息相关。 但是,看起来如此严肃的项目评审和科研评奖,却演变成了拉关系走门路的黑金场。无论什么样的项目,结项评审,都得打点,自己找人要意思意思,单位找人也得意思意思。意思之后,无论项目做得多烂,反正不是国内首创,就是国际领先。大家一通儿过年话说完,你好我好,大家好。像汉芯这样,完全作假的上千万元的大项目,也照样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评审。至于获奖,尤其是有分量的奖,如果不事先打点,事先公关,基本上都没有戏。有的地方,甚至单位出面公关,事先就把原本应该保密的评委,一一打探出来,然后以单位的名义,登门拜访,至于拜访时给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但这样拜访过之后,奖项也就往往有了定向的归属。不能说,凡是评审过关的项目,凡是评上奖的科研,都是垃圾,但是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5%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12·,这里面肯定回回都有垃圾。 有的学者感慨道,当今的中国学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们追求了。哪怕再严肃的事情,到了我们某些高手的手里,都是变成了黑金公关的过程。极而言之,我们的学术界,就像焦大批评贾府一样,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干净的了。到了这般田地,我们的学界,我们的科技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信于人呢?在80年代,一说到科研攻关,指的是认真刻苦的研究,而今天,攻关,则变成了公关。3% 别一种的科研攻关 张鸣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技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3月11日新京报)作为学者的一员,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在我看来,那21·5%和12·3%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没有表态的被调查者,多数不是不想说话,就是所谓评审和评奖丰厚的获益者。

,这里面肯定回回都有垃圾。 有的学者感慨道,当今的中国学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们追求了。哪怕再严肃的事情,到了我们某些高手的手里,都是变成了黑金公关的过程。极而言之,我们的学术界,就像焦大批评贾府一样,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干净的了。到了这般田地,我们的学界,我们的科技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信于人呢?在80年代,一说到科研攻关,指的是认真刻苦的研究,而今天,攻关,则变成了公关。 这些年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界,但凡叫个项目,无论钱多钱少,最后结项都需要评审。评审合格,项目才算成立,也才能计入自己和单位的成果账里。同时,尽管诺贝尔奖我们边都沾不上,但国内的各种奖项,却一直评个没完没了。评上了奖,无论大奖小奖,在自己评职称,在单位论成果讲绩效,都有大大的好处。简而言之,无论是项目评审,还是科研评奖,在中国都是衡量个人和单位科研水平的重要指标,跟个人和单位的具体利益乃至荣誉息息相关。

研水平的重要指标,跟个人和单位的具体利益乃至荣誉息息相关。 但是,看起来如此严肃的项目评审和科研评奖,却演变成了拉关系走门路的黑金场。无论什么样的项目,结项评审,都得打点,自己找人要意思意思,单位找人也得意思意思。意思之后,无论项目做得多烂,反正不是国内首创,就是国际领先。大家一通儿过年话说完,你好我好,大家好。像汉芯这样,完全作假的上千万元的大项目,也照样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评审。至于获奖,尤其是有分量的奖,如果不事先打点,事先公关,基本上都没有戏。有的地方,甚至单位出面公关,事先就把原本应该保密的评委,一一打探出来,然后以单位的名义,登门拜访,至于拜访时给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但这样拜访过之后,奖项也就往往有了定向的归属。不能说,凡是评审过关的项目,凡是评上奖的科研,都是垃圾,但是 但是,看起来如此严肃的项目评审和科研评奖,却演变成了拉关系走门路的黑金场。无论什么样的项目,结项评审,都得打点,自己找人要意思意思,单位找人也得意思意思。意思之后,无论项目做得多烂,反正不是国内首创,就是国际领先。大家一通儿过年话说完,你好我好,大家好。像汉芯这样,完全作假的上千万元的大项目,也照样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评审。至于获奖,尤其是有分量的奖,如果不事先打点,事先公关,基本上都没有戏。有的地方,甚至单位出面公关,事先就把原本应该保密的评委,一一打探出来,然后以单位的名义,登门拜访,至于拜访时给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但这样拜访过之后,奖项也就往往有了定向的归属。不能说,凡是评审过关的项目,凡是评上奖的科研,都是垃圾,但是,这里面肯定回回都有垃圾。

有的学者感慨道,当今的中国学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们追求了。哪怕再严肃的事情,到了我们某些高手的手里,都是变成了黑金公关的过程。极而言之,我们的学术界,就像焦大批评贾府一样,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干净的了。到了这般田地,我们的学界,我们的科技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信于人呢?在80年代,一说到科研攻关,指的是认真刻苦的研究,而今天,攻关,则变成了公关。

  评论这张
 
阅读(313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