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制度的内盗   

2012-12-03 20: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度的内盗 张鸣 明清时节的六部,吏、户、礼、兵、刑、工,俗称“贵、富、贫、武、威、贱”字相配。其中,户部由于是管财政的,油水最大。清中期以前,地方权力很小,即使督抚大员,办事花钱,一文也须到户部报销。给报不给报,报多报少,户部的权力很大,但是,各部正经的官员,都是科举出身,对业务不熟,即使有心作弊,力有不逮。真正说了算的,其实是胥吏。所以,户部的胥吏,在六部胥吏中最为神气。据说,乾隆年间,号称是乾隆私生子的福安康,在皇帝面前得宠的一塌糊涂,到了报销的时候,也得贿赂户部的胥吏,不贿赂,就是不给你办事。 不过,部员也好,胥吏也罢,想要弄钱,都是从账上想办法。各地的银两真的解到部里,尽管看着白花花的元宝眼热,一般来说,都没法打主意。户部的银库,设管库大臣一员,由四个侍郎中的一个兼任,另设郎中(类似今天的厅长)一名作司员,具体负责。下面有若干胥吏做库书,最后是12名库兵。库书不能进库,进库运送银两的,只是库兵。库兵出入,另有兵丁严加监视。进库工作,即使是十冬腊月,也必须脱光衣服,全身赤裸。出库之时,要跨过一个板凳,以示两腿之间没有藏银子,而且两手向上一拍,叫声“出来了!”表明嘴里和手间都没有藏银子。 但是,尽管如此,清代的库兵,还是可以偷银子,而且非偷不可。他们的偷盗,也是管库的胥吏操作出来的。其实,这些库兵,都是胥吏们找来的。找来之后,不仅要经过严格的思想教育,让他们以偷银子为业,干的踏实,干的放心,而且

制度,设置之初,都可以实行一段,效果还好,但时间一长,问题就出来了,直至制度完全虚设,土崩瓦解。所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不仅仅是王朝本身,很重要的,是王朝的制度。每项制度,都会经历一个从有效,到流弊,到瓦解的过程。相当多的人,似乎都是在如此破解制度限制上下功夫。 因为,每个王朝,官员不消说,是吃权力饭的,其他的胥吏和衙役,已经跟在胥吏衙役后面的人,都属于附生在权力之上的人。明清两代,官员低俸制,仅仅靠薪水,半死。胥吏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但他们必须靠制度的弊端才能吃饭,吃好饭。把制度弄得弊端丛生,他们才好上下其手。他们上下其手,主持的官员,也跟着有好处。这么多攀在体制内的人惦记着把制度弄坏,制度当然不可能不坏,是吧?                                制度的内盗

                                   张鸣

明清时节的六部,吏、户、礼、兵、刑、工,俗称“贵、富、贫、武、威、贱”字相配。其中,户部由于是管财政的,油水最大。清中期以前,地方权力很小,即使督抚大员,办事花钱,一文也须到户部报销。给报不给报,报多报少,户部的权力很大,但是,各部正经的官员,都是科举出身,对业务不熟,即使有心作弊,力有不逮。真正说了算的,其实是胥吏。所以,户部的胥吏,在六部胥吏中最为神气。据说,乾隆年间,号称是乾隆私生子的福安康,在皇帝面前得宠的一塌糊涂,到了报销的时候,也得贿赂户部的胥吏,不贿赂,就是不给你办事。

要练习如何用谷道夹带元宝。所谓的谷道,就是肛门加直肠。找来合适的人选,用一种特别的药,据说服用之后,肛门两边的骨头会比较软。当然,更多时候还是练习,不断地用东西往肛门里塞,把肛门和直肠逐渐撑大,直到可以自由塞进拿出,就算大功告成。练成之后,再利用关系,把他们找来的人选补为库兵,然后就可以偷银子了。据说,每名库兵,每天出库,都可以带出80两左右的银子。应该说,每名库兵,在工作结束之后,都会在库里往屁眼里塞银子,大家彼此都不回避。然后带出来,跟这些胥吏分赃。后来,据说某些管库大臣也参与此事,大家都分一份,具体偷的人,就是库兵。 这样日积月累,偷出的银子其实也不少,但清代制度虽严,但依旧是个无法在数目字上管理的王朝。点验是很麻烦的,而且点验的结果,很可能丢的更多。所以,多少年来,从皇帝到户部尚书,大家虽然都有耳闻,但只能睁眼闭眼。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人的聪明才智,的确相当超群。但恰恰在这种方面,显示得特别突出。《水浒传》上十字坡孙二娘说过,饶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皇帝和大臣,在那个时代,基本上都要喝胥吏的洗脚水。不管你怎样防范,总会有人想出办法来,破解你的防范,瓦解你的制度。对于库兵的防范,连跨板凳,拍手说话的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还是被人用肛门给钻了狗洞。 实际上,中国人对于制度限制,特别在意,不仅规定详细,而且屡下禁令,防范唯恐不严。但是,另一方面,似乎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破解的招法,总是略高一筹。再好的

不过,部员也好,胥吏也罢,想要弄钱,都是从账上想办法。各地的银两真的解到部里,尽管看着白花花的元宝眼热,一般来说,都没法打主意。户部的银库,设管库大臣一员,由四个侍郎中的一个兼任,另设郎中(类似今天的厅长)一名作司员,具体负责。下面有若干胥吏做库书,最后是12名库兵。库书不能进库,进库运送银两的,只是库兵。库兵出入,另有兵丁严加监视。进库工作,即使是十冬腊月,也必须脱光衣服,全身赤裸。出库之时,要跨过一个板凳,以示两腿之间没有藏银子,而且两手向上一拍,叫声“出来了!”表明嘴里和手间都没有藏银子。

但是,尽管如此,清代的库兵,还是可以偷银子,而且非偷不可。他们的偷盗,也是管库的胥吏操作出来的。其实,这些库兵,都是胥吏们找来的。找来之后,不仅要经过严格的思想教育,让他们以偷银子为业,干的踏实,干的放心,而且要练习如何用谷道夹带元宝。所谓的谷道,就是肛门加直肠。找来合适的人选,用一种特别的药,据说服用之后,肛门两边的骨头会比较软。当然,更多时候还是练习,不断地用东西往肛门里塞,把肛门和直肠逐渐撑大,直到可以自由塞进拿出,就算大功告成。练成之后,再利用关系,把他们找来的人选补为库兵,然后就可以偷银子了。据说,每名库兵,每天出库,都可以带出80两左右的银子。应该说,每名库兵,在工作结束之后,都会在库里往屁眼里塞银子,大家彼此都不回避。然后带出来,跟这些胥吏分赃。后来,据说某些管库大臣也参与此事,大家都分一份,具体偷的人,就是库兵。

这样日积月累,偷出的银子其实也不少,但清代制度虽严,但依旧是个无法在数目字上管理的王朝。点验是很麻烦的,而且点验的结果,很可能丢的更多。所以,多少年来,从皇帝到户部尚书,大家虽然都有耳闻,但只能睁眼闭眼。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人的聪明才智,的确相当超群。但恰恰在这种方面,显示得特别突出。《水浒传》上十字坡孙二娘说过,饶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皇帝和大臣,在那个时代,基本上都要喝胥吏的洗脚水。不管你怎样防范,总会有人想出办法来,破解你的防范,瓦解你的制度。对于库兵的防范,连跨板凳,拍手说话的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还是被人用肛门给钻了狗洞。

实际上,中国人对于制度限制,特别在意,不仅规定详细,而且屡下禁令,防范唯恐不严。但是,另一方面,似乎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破解的招法,总是略高一筹。再好的制度,设置之初,都可以实行一段,效果还好,但时间一长,问题就出来了,直至制度完全虚设,土崩瓦解。所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不仅仅是王朝本身,很重要的,是王朝的制度。每项制度,都会经历一个从有效,到流弊,到瓦解的过程。相当多的人,似乎都是在如此破解制度限制上下功夫。

要练习如何用谷道夹带元宝。所谓的谷道,就是肛门加直肠。找来合适的人选,用一种特别的药,据说服用之后,肛门两边的骨头会比较软。当然,更多时候还是练习,不断地用东西往肛门里塞,把肛门和直肠逐渐撑大,直到可以自由塞进拿出,就算大功告成。练成之后,再利用关系,把他们找来的人选补为库兵,然后就可以偷银子了。据说,每名库兵,每天出库,都可以带出80两左右的银子。应该说,每名库兵,在工作结束之后,都会在库里往屁眼里塞银子,大家彼此都不回避。然后带出来,跟这些胥吏分赃。后来,据说某些管库大臣也参与此事,大家都分一份,具体偷的人,就是库兵。 这样日积月累,偷出的银子其实也不少,但清代制度虽严,但依旧是个无法在数目字上管理的王朝。点验是很麻烦的,而且点验的结果,很可能丢的更多。所以,多少年来,从皇帝到户部尚书,大家虽然都有耳闻,但只能睁眼闭眼。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人的聪明才智,的确相当超群。但恰恰在这种方面,显示得特别突出。《水浒传》上十字坡孙二娘说过,饶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皇帝和大臣,在那个时代,基本上都要喝胥吏的洗脚水。不管你怎样防范,总会有人想出办法来,破解你的防范,瓦解你的制度。对于库兵的防范,连跨板凳,拍手说话的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还是被人用肛门给钻了狗洞。 实际上,中国人对于制度限制,特别在意,不仅规定详细,而且屡下禁令,防范唯恐不严。但是,另一方面,似乎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破解的招法,总是略高一筹。再好的

因为,每个王朝,官员不消说,是吃权力饭的,其他的胥吏和衙役,已经跟在胥吏衙役后面的人,都属于附生在权力之上的人。明清两代,官员低俸制,仅仅靠薪水,半死。胥吏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但他们必须靠制度的弊端才能吃饭,吃好饭。把制度弄得弊端丛生,他们才好上下其手。他们上下其手,主持的官员,也跟着有好处。这么多攀在体制内的人惦记着把制度弄坏,制度当然不可能不坏,是吧?

  评论这张
 
阅读(91122)|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