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2012-12-30 11: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张鸣 认识章东磐,是一个偶然。好多年前了,在一个靠近亚运村的咖啡馆里,跟几个朋友边喝咖啡边胡聊。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个子不高,脑袋很大,嘴更大,乍一看像是庙里看门的弥勒佛,也跟弥勒佛似的,总是笑着。他似乎跟在座的每个人都很熟,我也就没好意思通报姓名,假装也熟。不过他一来,大家的话题马上就转了,因为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好些清晰的老照片。 当年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的事,作为一个做历史的人,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但是,真的看到那些活生生的照片,还是感到莫名的震撼。这些照片,都是这位大脑袋的弥勒佛,从美国弄来的,其清晰度之高,在国内是罕见的。里面那些大鼻子的外国人,连汗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放大,可以放大到一丈见方,依旧清晰。通过这些照片,我们见识了当年一支用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中国军队,一支采用美式训练和供给方式训练出来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一个个我们曾经相当熟悉的军人,居然能有那样生龙活虎的精神面貌。从将军,到军士,再到普通士兵,甚至看护和医生。无怪乎,在后来的北缅战场上,当年在亚洲各个战区骄横的日军,在他们面前,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的经历向历史证实,中国军人,如果经过合适的训练,配置比较好的装备,能达到何等的战斗力。不用多,如果在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拥有十个这样的师,那么,日军将根本没有可能占据中国大片国土,反过来,日军的侵略野心,就想北进诺门坎碰壁一样,将会被极大遏制。 历史不能假设,但远征军的历史,通过这些鲜活的老照片,却可

                                       业的老板。出产的高科技军工产品,在美国大受欢迎。真不知道,这个一点科学训练没有的人,是怎么管理这个企业的。他只给我透露了一点,说是找工程师的时候,不跟人家谈技术上的事(我实在不知道他懂还是不懂),就聊别的,觉得这人思路挺开阔的,就花重金聘请,否则,就让人走人。 我见过一点章东磐企业的产品,挺棒的。但真正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他的文字和那些老照片。看这架势,现在他,已经变成了当日印缅战场历史的专家,眼下,据说正在研究史迪威,光研究的日记,就已经有好些了。这样大跨度地在历史和现实之间胡逛,做点什么,就像什么,真让人无奈,而且无语。见他大嘴一咧,笑的可亲,也可憎,如果看不上某个专家做的活儿,嘴里蹦出来的词,绝对让人恨无地缝可钻。 章东磐这东西,和他做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东西。 张鸣

认识章东磐,是一个偶然。好多年前了,在一个靠近亚运村的咖啡馆里,跟几个朋友边喝咖啡边胡聊。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个子不高,脑袋很大,嘴更大,乍一看像是庙里看门的弥勒佛,也跟弥勒佛似的,总是笑着。他似乎跟在座的每个人都很熟,我也就没好意思通报姓名,假装也熟。不过他一来,大家的话题马上就转了,因为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好些清晰的老照片。

以立体地再现,让人对那段历史,特别是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些老照片,已经通过一本又一本的书,以及颇具规模展览,让历史回到了现在。这一切,当然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说到的大脑袋弥勒佛,他的名字,就叫章东磐。 章东磐老说自己没文化,仅仅上过小学四年级。从理论上说,这样的说法也许是对的。他跟我同龄人,都是标准的50后。这代的人的特点是,跟共和国的霉运相配合,出生不久,就挨饿,上学不久,就停课,轮到工作要下乡。从小学到中学,大部分时间在所谓的十年文革中度过,能把日常的汉字认完,就已经阿弥陀佛,别的,基本上就别想。我们中间比较的幸运者,后来还上了大学,但章东磐没有。没上大学,不是因为他没这个实力,是因为人家那时候已经成专业人士,进入了故宫,专攻书画鉴定。现在牛气冲天,到处走穴的文物鉴定专家,好多都是他的师兄弟,跟别人可以横着吹,但见了章东磐,似乎都要躲着走。我见过章东磐的夫人,一个相貌相当年轻的60后。据她讲,她顶看不上我们这些50后了,但却嫁了一个50后,是因为,章东磐是50后中,最棒的一个。 作为文物专家的章东磐,还做过好些事,说起来,都是跟文字有关的。所以,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他,文字特别的棒,记得第一次看见的他的书,让我惊叫的,不是他的老照片,而是那些文字。用出版商的话来说,他写得慢,但的确好。用我的话来说,幸亏写的慢,如果写的快,而且靠这个吃饭,我们这些吃文字饭的,就要饿死了。 一本又一本出书的章东磐,其实真实的身份,是一个深圳的高科技企

当年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的事,作为一个做历史的人,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但是,真的看到那些活生生的照片,还是感到莫名的震撼。这些照片,都是这位大脑袋的弥勒佛,从美国弄来的,其清晰度之高,在国内是罕见的。里面那些大鼻子的外国人,连汗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放大,可以放大到一丈见方,依旧清晰。通过这些照片,我们见识了当年一支用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中国军队,一支采用美式训练和供给方式训练出来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一个个我们曾经相当熟悉的军人,居然能有那样生龙活虎的精神面貌。从将军,到军士,再到普通士兵,甚至看护和医生。无怪乎,在后来的北缅战场上,当年在亚洲各个战区骄横的日军,在他们面前,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的经历向历史证实,中国军人,如果经过合适的训练,配置比较好的装备,能达到何等的战斗力。不用多,如果在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拥有十个这样的师,那么,日军将根本没有可能占据中国大片国土,反过来,日军的侵略野心,就想北进诺门坎碰壁一样,将会被极大遏制。

以立体地再现,让人对那段历史,特别是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些老照片,已经通过一本又一本的书,以及颇具规模展览,让历史回到了现在。这一切,当然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说到的大脑袋弥勒佛,他的名字,就叫章东磐。 章东磐老说自己没文化,仅仅上过小学四年级。从理论上说,这样的说法也许是对的。他跟我同龄人,都是标准的50后。这代的人的特点是,跟共和国的霉运相配合,出生不久,就挨饿,上学不久,就停课,轮到工作要下乡。从小学到中学,大部分时间在所谓的十年文革中度过,能把日常的汉字认完,就已经阿弥陀佛,别的,基本上就别想。我们中间比较的幸运者,后来还上了大学,但章东磐没有。没上大学,不是因为他没这个实力,是因为人家那时候已经成专业人士,进入了故宫,专攻书画鉴定。现在牛气冲天,到处走穴的文物鉴定专家,好多都是他的师兄弟,跟别人可以横着吹,但见了章东磐,似乎都要躲着走。我见过章东磐的夫人,一个相貌相当年轻的60后。据她讲,她顶看不上我们这些50后了,但却嫁了一个50后,是因为,章东磐是50后中,最棒的一个。 作为文物专家的章东磐,还做过好些事,说起来,都是跟文字有关的。所以,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他,文字特别的棒,记得第一次看见的他的书,让我惊叫的,不是他的老照片,而是那些文字。用出版商的话来说,他写得慢,但的确好。用我的话来说,幸亏写的慢,如果写的快,而且靠这个吃饭,我们这些吃文字饭的,就要饿死了。 一本又一本出书的章东磐,其实真实的身份,是一个深圳的高科技企 历史不能假设,但远征军的历史,通过这些鲜活的老照片,却可以立体地再现,让人对那段历史,特别是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些老照片,已经通过一本又一本的书,以及颇具规模展览,让历史回到了现在。这一切,当然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说到的大脑袋弥勒佛,他的名字,就叫章东磐。

章东磐老说自己没文化,仅仅上过小学四年级。从理论上说,这样的说法也许是对的。他跟我同龄人,都是标准的50后。这代的人的特点是,跟共和国的霉运相配合,出生不久,就挨饿,上学不久,就停课,轮到工作要下乡。从小学到中学,大部分时间在所谓的十年文革中度过,能把日常的汉字认完,就已经阿弥陀佛,别的,基本上就别想。我们中间比较的幸运者,后来还上了大学,但章东磐没有。没上大学,不是因为他没这个实力,是因为人家那时候已经成专业人士,进入了故宫,专攻书画鉴定。现在牛气冲天,到处走穴的文物鉴定专家,好多都是他的师兄弟,跟别人可以横着吹,但见了章东磐,似乎都要躲着走。我见过章东磐的夫人,一个相貌相当年轻的60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张鸣 认识章东磐,是一个偶然。好多年前了,在一个靠近亚运村的咖啡馆里,跟几个朋友边喝咖啡边胡聊。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个子不高,脑袋很大,嘴更大,乍一看像是庙里看门的弥勒佛,也跟弥勒佛似的,总是笑着。他似乎跟在座的每个人都很熟,我也就没好意思通报姓名,假装也熟。不过他一来,大家的话题马上就转了,因为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好些清晰的老照片。 当年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的事,作为一个做历史的人,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但是,真的看到那些活生生的照片,还是感到莫名的震撼。这些照片,都是这位大脑袋的弥勒佛,从美国弄来的,其清晰度之高,在国内是罕见的。里面那些大鼻子的外国人,连汗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放大,可以放大到一丈见方,依旧清晰。通过这些照片,我们见识了当年一支用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中国军队,一支采用美式训练和供给方式训练出来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一个个我们曾经相当熟悉的军人,居然能有那样生龙活虎的精神面貌。从将军,到军士,再到普通士兵,甚至看护和医生。无怪乎,在后来的北缅战场上,当年在亚洲各个战区骄横的日军,在他们面前,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的经历向历史证实,中国军人,如果经过合适的训练,配置比较好的装备,能达到何等的战斗力。不用多,如果在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拥有十个这样的师,那么,日军将根本没有可能占据中国大片国土,反过来,日军的侵略野心,就想北进诺门坎碰壁一样,将会被极大遏制。 历史不能假设,但远征军的历史,通过这些鲜活的老照片,却可后。据她讲,她顶看不上我们这些50后了,但却嫁了一个50后,是因为,章东磐是50业的老板。出产的高科技军工产品,在美国大受欢迎。真不知道,这个一点科学训练没有的人,是怎么管理这个企业的。他只给我透露了一点,说是找工程师的时候,不跟人家谈技术上的事(我实在不知道他懂还是不懂),就聊别的,觉得这人思路挺开阔的,就花重金聘请,否则,就让人走人。 我见过一点章东磐企业的产品,挺棒的。但真正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他的文字和那些老照片。看这架势,现在他,已经变成了当日印缅战场历史的专家,眼下,据说正在研究史迪威,光研究的日记,就已经有好些了。这样大跨度地在历史和现实之间胡逛,做点什么,就像什么,真让人无奈,而且无语。见他大嘴一咧,笑的可亲,也可憎,如果看不上某个专家做的活儿,嘴里蹦出来的词,绝对让人恨无地缝可钻。 章东磐这东西,和他做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东西。后中,最棒的一个。

作为文物专家的章东磐,还做过好些事,说起来,都是跟文字有关的。所以,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他,文字特别的棒,记得第一次看见的他的书,让我惊叫的,不是他的老照片,而是那些文字。用出版商的话来说,他写得慢,但的确好。用我的话来说,幸亏写的慢,如果写的快,而且靠这个吃饭,我们这些吃文字饭的,就要饿死了。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张鸣 认识章东磐,是一个偶然。好多年前了,在一个靠近亚运村的咖啡馆里,跟几个朋友边喝咖啡边胡聊。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个子不高,脑袋很大,嘴更大,乍一看像是庙里看门的弥勒佛,也跟弥勒佛似的,总是笑着。他似乎跟在座的每个人都很熟,我也就没好意思通报姓名,假装也熟。不过他一来,大家的话题马上就转了,因为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好些清晰的老照片。 当年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的事,作为一个做历史的人,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但是,真的看到那些活生生的照片,还是感到莫名的震撼。这些照片,都是这位大脑袋的弥勒佛,从美国弄来的,其清晰度之高,在国内是罕见的。里面那些大鼻子的外国人,连汗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放大,可以放大到一丈见方,依旧清晰。通过这些照片,我们见识了当年一支用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中国军队,一支采用美式训练和供给方式训练出来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一个个我们曾经相当熟悉的军人,居然能有那样生龙活虎的精神面貌。从将军,到军士,再到普通士兵,甚至看护和医生。无怪乎,在后来的北缅战场上,当年在亚洲各个战区骄横的日军,在他们面前,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的经历向历史证实,中国军人,如果经过合适的训练,配置比较好的装备,能达到何等的战斗力。不用多,如果在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拥有十个这样的师,那么,日军将根本没有可能占据中国大片国土,反过来,日军的侵略野心,就想北进诺门坎碰壁一样,将会被极大遏制。 历史不能假设,但远征军的历史,通过这些鲜活的老照片,却可

一本又一本出书的章东磐,其实真实的身份,是一个深圳的高科技企业的老板。出产的高科技军工产品,在美国大受欢迎。真不知道,这个一点科学训练没有的人,是怎么管理这个企业的。他只给我透露了一点,说是找工程师的时候,不跟人家谈技术上的事(我实在不知道他懂还是不懂),就聊别的,觉得这人思路挺开阔的,就花重金聘请,否则,就让人走人。

以立体地再现,让人对那段历史,特别是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些老照片,已经通过一本又一本的书,以及颇具规模展览,让历史回到了现在。这一切,当然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说到的大脑袋弥勒佛,他的名字,就叫章东磐。 章东磐老说自己没文化,仅仅上过小学四年级。从理论上说,这样的说法也许是对的。他跟我同龄人,都是标准的50后。这代的人的特点是,跟共和国的霉运相配合,出生不久,就挨饿,上学不久,就停课,轮到工作要下乡。从小学到中学,大部分时间在所谓的十年文革中度过,能把日常的汉字认完,就已经阿弥陀佛,别的,基本上就别想。我们中间比较的幸运者,后来还上了大学,但章东磐没有。没上大学,不是因为他没这个实力,是因为人家那时候已经成专业人士,进入了故宫,专攻书画鉴定。现在牛气冲天,到处走穴的文物鉴定专家,好多都是他的师兄弟,跟别人可以横着吹,但见了章东磐,似乎都要躲着走。我见过章东磐的夫人,一个相貌相当年轻的60后。据她讲,她顶看不上我们这些50后了,但却嫁了一个50后,是因为,章东磐是50后中,最棒的一个。 作为文物专家的章东磐,还做过好些事,说起来,都是跟文字有关的。所以,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他,文字特别的棒,记得第一次看见的他的书,让我惊叫的,不是他的老照片,而是那些文字。用出版商的话来说,他写得慢,但的确好。用我的话来说,幸亏写的慢,如果写的快,而且靠这个吃饭,我们这些吃文字饭的,就要饿死了。 一本又一本出书的章东磐,其实真实的身份,是一个深圳的高科技企 我见过一点章东磐企业的产品,挺棒的。但真正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他的文字和那些老照片。看这架势,现在他,已经变成了当日印缅战场历史的专家,眼下,据说正在研究史迪威,光研究的日记,就已经有好些了。这样大跨度地在历史和现实之间胡逛,做点什么,就像什么,真让人无奈,而且无语。见他大嘴一咧,笑的可亲,也可憎,如果看不上某个专家做的活儿,嘴里蹦出来的词,绝对让人恨无地缝可钻。

章东磐这东西,和他做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334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