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城市残忍的整洁  

2011-07-19 11: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贩,是为了城市的整洁。哪里有了这样的小贩,哪里就不整洁了,扎堆买卖,容易留下卫生隐患,但即使小贩乐于遵守规则,不出卖伪劣食品,收摊时收拾干净地面,也不行。因为新建的街道,根本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有小贩,有消费,就不整洁,缺乏秩序感。 深圳驱赶八种“危险人士”,北京驱赶百万鼠族,地下室不许住人。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很多弱势者一下子没了住所,因而也没了工作。这样的驱赶,表面上是为了安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整洁。即使地下室的安全隐患全部消除,北京市也一样不会让这些人住在城里。跟深圳驱赶“危险人士”一样,把这些“低端”人士赶走了,在管理者看来,城市的犯罪率就会下降许多。虽然说,任何城市的低端人群,低收入居住区都是犯罪的高发区,但如果采取彻底驱逐的方式“治理”,那么势必造成大量弱势群体没有生存余地。 这样整洁的城市,从一开始,就不是城市居民的城,而只是管理者的城,为了管理者方便管理的城。在这样的城里,居民不能像过去那样生活,要活,也得按管理者的意图和安排活。活得整齐,规矩,一丝不苟。从前,国家穷,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造,追求整洁,只能实行户籍制度,建立街道、居委会的管理体制,把每个人按照组织化的蜂巢安顿好,一个萝卜一个坑。虽然管理上实行了整齐,秩序,但城市的外观,却依旧乱七八糟,跟旧中国一个样。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成了最大的获利者,集中了巨大的财富,有本钱打造一个从外观到内

城市残忍的整洁

                 张鸣

现在的城市管理者雅好整洁。南北东西,但凡叫个城市的地方,都在修建宽阔的马路,动辄八车道,柏油路面,两边整齐的树木,绿化带,讲究一点的,连树的高矮大小都一致。城市广场,中心喷池,招领导喜爱的城市雕塑(一般都很难看)。走遍中国,也找不到几处有中国特色的建筑,好容易有个大屋顶,一看,下面依旧是西装革履。这一拨中国的城市化,崭新,彻底的西化,西式的皇家园林格局。在此番城市化过程中,超过500贩,是为了城市的整洁。哪里有了这样的小贩,哪里就不整洁了,扎堆买卖,容易留下卫生隐患,但即使小贩乐于遵守规则,不出卖伪劣食品,收摊时收拾干净地面,也不行。因为新建的街道,根本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有小贩,有消费,就不整洁,缺乏秩序感。 深圳驱赶八种“危险人士”,北京驱赶百万鼠族,地下室不许住人。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很多弱势者一下子没了住所,因而也没了工作。这样的驱赶,表面上是为了安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整洁。即使地下室的安全隐患全部消除,北京市也一样不会让这些人住在城里。跟深圳驱赶“危险人士”一样,把这些“低端”人士赶走了,在管理者看来,城市的犯罪率就会下降许多。虽然说,任何城市的低端人群,低收入居住区都是犯罪的高发区,但如果采取彻底驱逐的方式“治理”,那么势必造成大量弱势群体没有生存余地。 这样整洁的城市,从一开始,就不是城市居民的城,而只是管理者的城,为了管理者方便管理的城。在这样的城里,居民不能像过去那样生活,要活,也得按管理者的意图和安排活。活得整齐,规矩,一丝不苟。从前,国家穷,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造,追求整洁,只能实行户籍制度,建立街道、居委会的管理体制,把每个人按照组织化的蜂巢安顿好,一个萝卜一个坑。虽然管理上实行了整齐,秩序,但城市的外观,却依旧乱七八糟,跟旧中国一个样。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成了最大的获利者,集中了巨大的财富,有本钱打造一个从外观到内年的建筑基本上都不见了,老城都被拆得差不多了。偶尔有剩下的,大多是为了旅游需求,而且也多经改造,原来的居民被迁走,修得漂漂亮亮的。

尽管这样的城市化,把中国的城市变成了一个模样,走到哪里,照张相,别的人绝对猜不出是哪儿。但毕竟豪华,整洁,气度不凡,在中国历史上,城市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新面貌。可惜,这样的城市却没有人气,新建的宽大马路,没有留下人们遛弯散步的空间,没有可能扎堆聊天,下棋打牌。因为,有这样的人在,就不整洁了。凡是这样改造的城市,即使是居民区,也没多少消闲的空间,人们要想买东西,进商场,进政府建好的菜市场,要想看电影,进电影院,闲聊,进茶馆。街头巷尾,根本没留下给人待着扎堆聊天的地方。如果是政府所在地,则更是空旷,一到夜里,宛如鬼城。即使成都这样举世闻名的消闲城市,从前到处可见喝茶打牌的闲人,现在也换成了来来往往的汽车和匆匆而过的忙人。

贩,是为了城市的整洁。哪里有了这样的小贩,哪里就不整洁了,扎堆买卖,容易留下卫生隐患,但即使小贩乐于遵守规则,不出卖伪劣食品,收摊时收拾干净地面,也不行。因为新建的街道,根本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有小贩,有消费,就不整洁,缺乏秩序感。 深圳驱赶八种“危险人士”,北京驱赶百万鼠族,地下室不许住人。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很多弱势者一下子没了住所,因而也没了工作。这样的驱赶,表面上是为了安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整洁。即使地下室的安全隐患全部消除,北京市也一样不会让这些人住在城里。跟深圳驱赶“危险人士”一样,把这些“低端”人士赶走了,在管理者看来,城市的犯罪率就会下降许多。虽然说,任何城市的低端人群,低收入居住区都是犯罪的高发区,但如果采取彻底驱逐的方式“治理”,那么势必造成大量弱势群体没有生存余地。 这样整洁的城市,从一开始,就不是城市居民的城,而只是管理者的城,为了管理者方便管理的城。在这样的城里,居民不能像过去那样生活,要活,也得按管理者的意图和安排活。活得整齐,规矩,一丝不苟。从前,国家穷,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造,追求整洁,只能实行户籍制度,建立街道、居委会的管理体制,把每个人按照组织化的蜂巢安顿好,一个萝卜一个坑。虽然管理上实行了整齐,秩序,但城市的外观,却依旧乱七八糟,跟旧中国一个样。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成了最大的获利者,集中了巨大的财富,有本钱打造一个从外观到内

城管到处追打小贩,是为了城市的整洁。哪里有了这样的小贩,哪里就不整洁了,扎堆买卖,容易留下卫生隐患,但即使小贩乐于遵守规则,不出卖伪劣食品,收摊时收拾干净地面,也不行。因为新建的街道,根本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有小贩,有消费,就不整洁,缺乏秩序感。

深圳驱赶八种“危险人士”,北京驱赶百万鼠族,地下室不许住人。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很多弱势者一下子没了住所,因而也没了工作。这样的驱赶,表面上是为了安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整洁。即使地下室的安全隐患全部消除,北京市也一样不会让这些人住在城里。跟深圳驱赶“危险人士”一样,把这些“低端”人士赶走了,在管理者看来,城市的犯罪率就会下降许多。虽然说,任何城市的低端人群,低收入居住区都是犯罪的高发区,但如果采取彻底驱逐的方式“治理”,那么势必造成大量弱势群体没有生存余地。

这样整洁的城市,从一开始,就不是城市居民的城,而只是管理者的城,为了管理者方便管理的城。在这样的城里,居民不能像过去那样生活,要活,也得按管理者的意图和安排活。活得整齐,规矩,一丝不苟。从前,国家穷,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造,追求整洁,只能实行户籍制度,建立街道、居委会的管理体制,把每个人按照组织化的蜂巢安顿好,一个萝卜一个坑。虽然管理上实行了整齐,秩序,但城市的外观,却依旧乱七八糟,跟旧中国一个样。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成了最大的获利者,集中了巨大的财富,有本钱打造一个从外观到内涵一并整洁、让管理者看着整齐舒心的城市,于是这样的城市化也就开始了。

贩,是为了城市的整洁。哪里有了这样的小贩,哪里就不整洁了,扎堆买卖,容易留下卫生隐患,但即使小贩乐于遵守规则,不出卖伪劣食品,收摊时收拾干净地面,也不行。因为新建的街道,根本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有小贩,有消费,就不整洁,缺乏秩序感。 深圳驱赶八种“危险人士”,北京驱赶百万鼠族,地下室不许住人。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很多弱势者一下子没了住所,因而也没了工作。这样的驱赶,表面上是为了安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整洁。即使地下室的安全隐患全部消除,北京市也一样不会让这些人住在城里。跟深圳驱赶“危险人士”一样,把这些“低端”人士赶走了,在管理者看来,城市的犯罪率就会下降许多。虽然说,任何城市的低端人群,低收入居住区都是犯罪的高发区,但如果采取彻底驱逐的方式“治理”,那么势必造成大量弱势群体没有生存余地。 这样整洁的城市,从一开始,就不是城市居民的城,而只是管理者的城,为了管理者方便管理的城。在这样的城里,居民不能像过去那样生活,要活,也得按管理者的意图和安排活。活得整齐,规矩,一丝不苟。从前,国家穷,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造,追求整洁,只能实行户籍制度,建立街道、居委会的管理体制,把每个人按照组织化的蜂巢安顿好,一个萝卜一个坑。虽然管理上实行了整齐,秩序,但城市的外观,却依旧乱七八糟,跟旧中国一个样。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成了最大的获利者,集中了巨大的财富,有本钱打造一个从外观到内

但是,这些霸道的管理者忘记了,无论什么时候,城市都是居民的城市,没有居民的生活,再整洁、再豪华,再漂亮的城市,也只能是鬼城。城市的现代化,绝不意味着豪华的大楼,城市广场和马路,而是居民生活的现代化,消费的现代化和舒适化。而城市的居民,绝不仅仅意味着高端人群,不意味着有户籍的人口,任何一个城市,没有低端人群,就会变成臭城,死城,垃圾城。像深圳和北京这样规模的城市,更是如此。

涵一并整洁、让管理者看着整齐舒心的城市,于是这样的城市化也就开始了。 但是,这些霸道的管理者忘记了,无论什么时候,城市都是居民的城市,没有居民的生活,再整洁、再豪华,再漂亮的城市,也只能是鬼城。城市的现代化,绝不意味着豪华的大楼,城市广场和马路,而是居民生活的现代化,消费的现代化和舒适化。而城市的居民,绝不仅仅意味着高端人群,不意味着有户籍的人口,任何一个城市,没有低端人群,就会变成臭城,死城,垃圾城。像深圳和北京这样规模的城市,更是如此。 这种城市的整洁,本质上来源于一种秩序感。这种秩序感,是非人道的,残忍的,极权的。归根结底,是死寂的。这样的秩序一旦建立,所有的人,就不再是人,而是极端遵守秩序的蜂群和蚁群。这种城市的整洁,本质上来源于一种秩序感。这种秩序感,是非人道的,残忍的,极权的。归根结底,是死寂的。这样的秩序一旦建立,所有的人,就不再是人,而是极端遵守秩序的蜂群和蚁群。

  评论这张
 
阅读(91843)| 评论(2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