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是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  

2011-06-08 11: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者。既懂管理,也懂经济,还明白工程学,还作诗,都是万能的全才。 其实呢,在这个世界上,万能的全才是没有的。官员的全才,都是一个地方出产的怪胎:权力制造。当年林彪的名言,有权就有一切,的确所言不虚。只要有了权,成名成家做院士的障碍就都不见了。只要你敢想,想做什么,就能成什么。想做教授,有大学请你,想做院士,有管理组别给你机会,想当诗人,有作协配合。就算五音不全的你想当歌唱家,也会有人给你开演唱会,不仅能拉来专家给你捧场,连鼓掌叫好的粉丝都给你准备好。 这样权力通吃的国度,如此吃下来,还能剩下什么值得人尊敬的头衔呢?对不起,已经没有了。

是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 张鸣 中国工程院今年的院士选举,候选人中出现了好些官员以及带官衔的央企高管。消息传出,舆论又是一番热议。其实,这个现象并不起于今日,自打中国工程院设置管理组别,官员和央企高管,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当院士了。问题不是出在候选人身上,而是出在体制上,为何中国工程院,要有这样的一个争议颇大的组别,为高官和高管准备院士头衔呢? 我等均是小民,只知道当初设这个组别,很有争议,但争议归争议,最后还是设了。有了这样一个组别,那些没有科研成果的管理者,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戴上院士帽了。也许,恰是因为这一点,这个组别才能落地。 我们处在一个官员万能的时代,官只要做得大一点,大抵都有职称,而且基本上是高级职称。有的职称是学而优则仕之前,原来带的,有的则是仕而优则学之后的产物,官当大了,自然就有了职称。有职称的官员,当然都有文凭,好些文凭,都是做官之后得来的,真是不明白,为何成天忙于开会,处理公务的现任官员,怎么会有时间去大学上课,而且还能通过考试,论文答辩?但是,一个又一个的博士方帽子,都落在了官员头上。有职称,有文凭的官员,接下来就可以做教授了。我们的大学,有种奇怪的规矩,现任官员,可以在大学做兼职博导。虽说一堂课不上,也没                             是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

                                       张鸣

中国工程院今年的院士选举,候选人中出现了好些官员以及带官衔的央企高管。消息传出,舆论又是一番热议。其实,这个现象并不起于今日,自打中国工程院设置管理组别,官员和央企高管,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当院士了。问题不是出在候选人身上,而是出在体制上,为何中国工程院,要有这样的一个争议颇大的组别,为高官和高管准备院士头衔呢?

是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 张鸣 中国工程院今年的院士选举,候选人中出现了好些官员以及带官衔的央企高管。消息传出,舆论又是一番热议。其实,这个现象并不起于今日,自打中国工程院设置管理组别,官员和央企高管,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当院士了。问题不是出在候选人身上,而是出在体制上,为何中国工程院,要有这样的一个争议颇大的组别,为高官和高管准备院士头衔呢? 我等均是小民,只知道当初设这个组别,很有争议,但争议归争议,最后还是设了。有了这样一个组别,那些没有科研成果的管理者,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戴上院士帽了。也许,恰是因为这一点,这个组别才能落地。 我们处在一个官员万能的时代,官只要做得大一点,大抵都有职称,而且基本上是高级职称。有的职称是学而优则仕之前,原来带的,有的则是仕而优则学之后的产物,官当大了,自然就有了职称。有职称的官员,当然都有文凭,好些文凭,都是做官之后得来的,真是不明白,为何成天忙于开会,处理公务的现任官员,怎么会有时间去大学上课,而且还能通过考试,论文答辩?但是,一个又一个的博士方帽子,都落在了官员头上。有职称,有文凭的官员,接下来就可以做教授了。我们的大学,有种奇怪的规矩,现任官员,可以在大学做兼职博导。虽说一堂课不上,也没

我等均是小民,只知道当初设这个组别,很有争议,但争议归争议,最后还是设了。有了这样一个组别,那些没有科研成果的管理者,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戴上院士帽了。也许,恰是因为这一点,这个组别才能落地。

有个别辅导,但报考这样的教授博导的学生,却络绎道上。在官场上,凡是这样的官员,大抵有一个雅号,叫做“儒官”。对外号称,既是官员,也是学者。如果,赶寸了某个官员有了特别的爱好,喜欢诗歌什么的,那么,只消人家官阶足够的高,中国的最高文学奖,也得给人家。当今之世,教授已经有点贬值,但院士还正吃香。只要是个院士,不仅官方捧,老百姓也看着眼晕,有高耸入云的感觉。所以,开一个“管理”的口子,让高官和高管顺理成章地做院士,是多么英明的一个决策!在这个世界上,尽管没听说哪个国家给高官送院士帽,但有谁敢不承认管理是科学吗? 官场上的官员,都成了学者,那么,大学里的官员,自然更是大学者。每个学科最牛的专家,一论起来,不是校长就是院长。带了长的人,没工夫做学问,但成果却一堆一堆涌出来。不用说,各种荣誉,也都是人家的。几届全国名师评选,选出来的人净是长。其他的荣誉,也不例外。 在这个世界上,有权在手,已经是最了不起的事了。做了高官或者高管,威风凛凛,所有人都哈着,出门警车开道,小民避让,飞上天也头等舱,优先起飞。还要把所有的荣誉,包括院士都拿走。演员牛了,就要导,还要唱,一定要两栖,三栖而后止。没想到我们的官员也是这样,做了官员还不知足,还非要做学者,而且是 我们处在一个官员万能的时代,官只要做得大一点,大抵都有职称,而且基本上是高级职称。有的职称是学而优则仕之前,原来带的,有的则是仕而优则学之后的产物,官当大了,自然就有了职称。有职称的官员,当然都有文凭,好些文凭,都是做官之后得来的,真是不明白,为何成天忙于开会,处理公务的现任官员,怎么会有时间去大学上课,而且还能通过考试,论文答辩?但是,一个又一个的博士方帽子,都落在了官员头上。有职称,有文凭的官员,接下来就可以做教授了。我们的大学,有种奇怪的规矩,现任官员,可以在大学做兼职博导。虽说一堂课不上,也没有个别辅导,但报考这样的教授博导的学生,却络绎道上。在官场上,凡是这样的官员,大抵有一个雅号,叫做“儒官”。对外号称,既是官员,也是学者。如果,赶寸了某个官员有了特别的爱好,喜欢诗歌什么的,那么,只消人家官阶足够的高,中国的最高文学奖,也得给人家。当今之世,教授已经有点贬值,但院士还正吃香。只要是个院士,不仅官方捧,老百姓也看着眼晕,有高耸入云的感觉。所以,开一个“管理”的口子,让高官和高管顺理成章地做院士,是多么英明的一个决策!在这个世界上,尽管没听说哪个国家给高官送院士帽,但有谁敢不承认管理是科学吗?

官场上的官员,都成了学者,那么,大学里的官员,自然更是大学者。每个学科最牛的专家,一论起来,不是校长就是院长。带了长的人,没工夫做学问,但成果却一堆一堆涌出来。不用说,各种荣誉,也都是人家的。几届全国名师评选,选出来的人净是长。其他的荣誉,也不例外。

是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 张鸣 中国工程院今年的院士选举,候选人中出现了好些官员以及带官衔的央企高管。消息传出,舆论又是一番热议。其实,这个现象并不起于今日,自打中国工程院设置管理组别,官员和央企高管,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当院士了。问题不是出在候选人身上,而是出在体制上,为何中国工程院,要有这样的一个争议颇大的组别,为高官和高管准备院士头衔呢? 我等均是小民,只知道当初设这个组别,很有争议,但争议归争议,最后还是设了。有了这样一个组别,那些没有科研成果的管理者,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戴上院士帽了。也许,恰是因为这一点,这个组别才能落地。 我们处在一个官员万能的时代,官只要做得大一点,大抵都有职称,而且基本上是高级职称。有的职称是学而优则仕之前,原来带的,有的则是仕而优则学之后的产物,官当大了,自然就有了职称。有职称的官员,当然都有文凭,好些文凭,都是做官之后得来的,真是不明白,为何成天忙于开会,处理公务的现任官员,怎么会有时间去大学上课,而且还能通过考试,论文答辩?但是,一个又一个的博士方帽子,都落在了官员头上。有职称,有文凭的官员,接下来就可以做教授了。我们的大学,有种奇怪的规矩,现任官员,可以在大学做兼职博导。虽说一堂课不上,也没

在这个世界上,有权在手,已经是最了不起的事了。做了高官或者高管,威风凛凛,所有人都哈着,出门警车开道,小民避让,飞上天也头等舱,优先起飞。还要把所有的荣誉,包括院士都拿走。演员牛了,就要导,还要唱,一定要两栖,三栖而后止。没想到我们的官员也是这样,做了官员还不知足,还非要做学者,而且是大学者。既懂管理,也懂经济,还明白工程学,还作诗,都是万能的全才。

是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 张鸣 中国工程院今年的院士选举,候选人中出现了好些官员以及带官衔的央企高管。消息传出,舆论又是一番热议。其实,这个现象并不起于今日,自打中国工程院设置管理组别,官员和央企高管,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当院士了。问题不是出在候选人身上,而是出在体制上,为何中国工程院,要有这样的一个争议颇大的组别,为高官和高管准备院士头衔呢? 我等均是小民,只知道当初设这个组别,很有争议,但争议归争议,最后还是设了。有了这样一个组别,那些没有科研成果的管理者,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戴上院士帽了。也许,恰是因为这一点,这个组别才能落地。 我们处在一个官员万能的时代,官只要做得大一点,大抵都有职称,而且基本上是高级职称。有的职称是学而优则仕之前,原来带的,有的则是仕而优则学之后的产物,官当大了,自然就有了职称。有职称的官员,当然都有文凭,好些文凭,都是做官之后得来的,真是不明白,为何成天忙于开会,处理公务的现任官员,怎么会有时间去大学上课,而且还能通过考试,论文答辩?但是,一个又一个的博士方帽子,都落在了官员头上。有职称,有文凭的官员,接下来就可以做教授了。我们的大学,有种奇怪的规矩,现任官员,可以在大学做兼职博导。虽说一堂课不上,也没 其实呢,在这个世界上,万能的全才是没有的。官员的全才,都是一个地方出产的怪胎:权力制造。当年林彪的名言,有权就有一切,的确所言不虚。只要有了权,成名成家做院士的障碍就都不见了。只要你敢想,想做什么,就能成什么。想做教授,有大学请你,想做院士,有管理组别给你机会,想当诗人,有作协配合。就算五音不全的你想当歌唱家,也会有人给你开演唱会,不仅能拉来专家给你捧场,连鼓掌叫好的粉丝都给你准备好。

这样权力通吃的国度,如此吃下来,还能剩下什么值得人尊敬的头衔呢?对不起,已经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322)| 评论(1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