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讲礼与讲理  

2011-04-25 19: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大叫,怎么没有警察出来管管?但是,自己绝不肯出头整顿秩序,跟人讲理。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在警察之外有弄出个城管,跟我们的这种不看着就犯规的习惯有关。结果,城管胡来,惹得大家有都不高兴。同样,满街的摄像头,尽管肆无忌惮地侵犯人的隐私,但是,还是得安置,因为只有安装了这些电子眼,才能勉强代替人眼,替人眼看着不守规矩的人们。 秩序意义上的礼,是需要人们普遍遵行的。否则,不仅是没有礼貌的小问题,而是没有秩序的大问题。靠越来越多的警察、执法者甚至城管看住盯牢,秩序才能维持,这样的社会,实际上是奴隶的社会,任何人都没有自主性的社会,离我们追求的公民社会,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讲礼,大家都得讲,不能你讲他不讲。我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几个人吃完饭一起出来,出租车来了,大家揖让半天,结果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年轻人,拉开车门就进,大家全傻眼了。当然,如果碰上这样的横主儿,出租车司机对他说,车是这几位岁数大的人叫的,请你下去。我们就会很高兴。其实,这样的话,我们自己也是可以说的。讲礼,也要有坚持,敢出头。讲礼而受到威胁,甚至遭遇殴打,这种时候才需要警察出面。什么都靠警察,这个社会就活该变成警察的王国,人人都被管制。 只是,如果真的让人人都学会讲礼,还是得先把道理讲通。讲礼,要先讲理。首先,管理这个社会的人们要学会讲理。不能大事小事,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社会不是军队,不能事事按军法从事。也不总是处于紧急状态,没功夫讲理。大官要对小官讲理,上级要对下级讲理,官员要对百姓讲理,把道理讲通了,人家才会对你这厢有礼。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权力是横着使的,一旦权在手,就无理可讲。办事情不讲理,为何要办,为何要这么办,没理可讲,领导说了算,错也是对,对也是对,不容有任何异议。有了异议,哪怕是为工作好,在领导眼里,也是有了异心,成心出我的洋相。官员内部的提拔升职,更是没有道理可讲。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提拔升职按德论才,还是讲关系,还是用钱买,哪怕是歪理,讲明白也好,就是不讲。满世界都说潜规则,其实连潜规则都没有,完全是黑箱,稀里糊涂,人人不服气。 官府内部要讲理,官对民,就更得讲理。现在群体性事件出的多,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方不讲理造成的。因为官方的原因,造成民众不便的,总得给人个说法。若要强拆,也得到法庭上解决,给人个说理的地方,不能你说拆,就一下子拆掉了。同样,警察执法,城管准执法,都得给人个道理,不能上来就玩横的,不行就打人。推行一项政策,先得对民众讲清楚道理,让民众知晓为何这样,而非那样,道理说通了,才能落实。尤其是像加税,新添税种,公共产品涨价这样的事,更是要先把道理讲明白了,而且多数人能够接受了,才能做。不能政府机构一张告示,一

个命令,就把事办了,民众只有接受的份儿。现在政府有些政策的推行,已经学会了事先公示,出台讨论稿,让大家讨论,或者开听证会,听取意见。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措施,还流于形式,讨论和听证都没有真正的意义。所以,政府听取民意,还是得有个平台,一个民意机构的平台,否则,讨论就只能是象征性的。 当然,更严重的问题是,政府要有讲理的能力,有理可讲。首先你的道理得让人们能够接受,不能只讲革命时代的老理,不顾时代的变化。严格来讲,多数人不能接受的理,就不是一种能在社会上讲的理。因为社会治理不是开哲学讨论会,不能动辄说自己是掌握真理的少数,没有起码的共识,道理再好,也无济于事。其次,得有建构道理的能力,有说服别人的能力,也不能单单凭借媒体平台,把一种无法服人的道理,靠反复轰炸,让人接受。尤其不能碰到事,就压住,不争论,不讨论,回避了事。一件事如此,件件事如此,政府就失语了。当今之世,是一个信息的时代,一个媒体的时代,一个失语的政府,在这样的时代,处境是危险的。 在一个现代或者正在走向现代的社会里,礼是秩序,也是人生的态度。要想让人们讲礼,首先政府得讲理,位于高位者要讲理,靠高压管制出来的秩序,从根本上讲是无法长久的,因为成本太高,而且越来会越高。从这个意义上讲,讲理,才能有礼。学会讲理的政府,才是一个好政府,学会讲理的社会,才是个有序的社会,令多数人心情顺畅的社会。                              讲礼与讲理

讲礼与讲理 张鸣 小时候,听老辈人讲读书的好处,总是说“知书达理”云云。大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知书达理的理,应该是礼,即知书达礼。因为过去的私塾,识字之后,就开始教各种礼仪。所谓读书人,或者叫做儒生的看家本事,就是主持婚丧嫁娶的礼仪,不知礼,会被人笑话的。可以说,礼者,书之用也。 但是,礼怎么会跟理混起来了呢?因为两者是有关系的。《礼记》上讲,学礼,不仅要知晓礼仪的细节,关键是要明白礼仪背后的道理。明白了道理,礼才真的是礼。原来,古人是讲究天人合一的。在他们看来,天地万物和人类社会一样,都遵循一个道理在运行。这个道理,就是礼的精髓。讲究礼仪,就是让自己的行为合乎天地运行的法则,以免使行为干扰了自然本事的韵律,从而让该下雨的时候不下雨,该刮风的时候不刮风,该冷的时候热,该热的时候冷,于是天下大乱,连草木和飞禽走兽都吃了人乱来的挂捞,活不了命了。 过去,乡里的日常生活,即使再讲究礼仪的地方,也难免会有纠纷,自家兄弟之间,为了分割家产,也可能打起来。街坊邻居,为个针头线脑的小事,也难免闹纠纷。纠纷的调解和纠纷一样,都是百姓的家常便饭。调解纠纷,就得讲理。当然,讲理之先,要有礼的背景。一般来说,懂礼的人,即所谓的士绅才有资格讲理。道理从他们的嘴里讲出来,人们就乐意听。一来二去,达礼就变成了达理。 只是,古人比较闲,没有今天这么多事儿,所以把礼仪规定得非常的繁复。麻烦是,纵使有专家从旁指导,还经常出错。自打孔子和门徒们整理出三礼之后,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恪守古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只能一代人守一代之礼,大家将就着删繁就简。但只要在中国这个地方生活,哪怕是蛮夷当家,似乎也都得制礼作乐。老百姓平日生活,也都离不开个礼字。不仅是婚丧嫁娶和年节祭祀的仪式,而且要尊老爱幼,礼让三先。凡是不讲这些的时候,肯定是乱世。 在现代社会,旧传统,旧伦理,旧道德连同旧礼仪,已经被批得体无完肤了,即使要讲,也没什么人懂了。但是,如果我们抛开那些繁文缛节,那些毫无意义的道德讲究,那些有意束缚人思想的礼法,单就礼的某种精神,比如尊老爱幼,礼让三先而言,其实还是有点用处的。说白了,礼就是讲究一种公共的秩序,按一个民族的传统思维排列的秩序,以及相伴的人生态度。西 方的女士优先,也是这样一种秩序,一种态度。如果排队可以允许随意加塞,那么这个队就排不成,排在后面的人,除了用强,永远也到不了前面,秩序也就没有了。开车上路,如果总是犯规的车可以横行霸道,而守规矩的只能让着它们,那么,路上的秩序就会越来越乱。我们现在习惯于让警察来解决这种问题,结果是什么地方都得有人看着,不看着,就必定有很多人出来犯规,乱成一团,好像不犯规,就缺点什么,没占到便宜一样。这个时候,肯定会

                                  张鸣

小时候,听老辈人讲读书的好处,总是说“知书达理”云云。大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知书达理的理,应该是礼,即知书达礼。因为过去的私塾,识字之后,就开始教各种礼仪。所谓读书人,或者叫做儒生的看家本事,就是主持婚丧嫁娶的礼仪,不知礼,会被人笑话的。可以说,礼者,书之用也。

有人大叫,怎么没有警察出来管管?但是,自己绝不肯出头整顿秩序,跟人讲理。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在警察之外有弄出个城管,跟我们的这种不看着就犯规的习惯有关。结果,城管胡来,惹得大家有都不高兴。同样,满街的摄像头,尽管肆无忌惮地侵犯人的隐私,但是,还是得安置,因为只有安装了这些电子眼,才能勉强代替人眼,替人眼看着不守规矩的人们。 秩序意义上的礼,是需要人们普遍遵行的。否则,不仅是没有礼貌的小问题,而是没有秩序的大问题。靠越来越多的警察、执法者甚至城管看住盯牢,秩序才能维持,这样的社会,实际上是奴隶的社会,任何人都没有自主性的社会,离我们追求的公民社会,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讲礼,大家都得讲,不能你讲他不讲。我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几个人吃完饭一起出来,出租车来了,大家揖让半天,结果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年轻人,拉开车门就进,大家全傻眼了。当然,如果碰上这样的横主儿,出租车司机对他说,车是这几位岁数大的人叫的,请你下去。我们就会很高兴。其实,这样的话,我们自己也是可以说的。讲礼,也要有坚持,敢出头。讲礼而受到威胁,甚至遭遇殴打,这种时候才需要警察出面。什么都靠警察,这个社会就活该变成警察的王国,人人都被管制。 只是,如果真的让人人都学会讲礼,还是得先把道理讲通。讲礼,要先讲理。首先,管理这个社会的人们要学会讲理。不能大事小事,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社会不是军队,不能事事按军法从事。也不总是处于紧急状态,没功夫讲理。大官要对小官讲理,上级要对下级讲理,官员要对百姓讲理,把道理讲通了,人家才会对你这厢有礼。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权力是横着使的,一旦权在手,就无理可讲。办事情不讲理,为何要办,为何要这么办,没理可讲,领导说了算,错也是对,对也是对,不容有任何异议。有了异议,哪怕是为工作好,在领导眼里,也是有了异心,成心出我的洋相。官员内部的提拔升职,更是没有道理可讲。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提拔升职按德论才,还是讲关系,还是用钱买,哪怕是歪理,讲明白也好,就是不讲。满世界都说潜规则,其实连潜规则都没有,完全是黑箱,稀里糊涂,人人不服气。 官府内部要讲理,官对民,就更得讲理。现在群体性事件出的多,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方不讲理造成的。因为官方的原因,造成民众不便的,总得给人个说法。若要强拆,也得到法庭上解决,给人个说理的地方,不能你说拆,就一下子拆掉了。同样,警察执法,城管准执法,都得给人个道理,不能上来就玩横的,不行就打人。推行一项政策,先得对民众讲清楚道理,让民众知晓为何这样,而非那样,道理说通了,才能落实。尤其是像加税,新添税种,公共产品涨价这样的事,更是要先把道理讲明白了,而且多数人能够接受了,才能做。不能政府机构一张告示,一

但是,礼怎么会跟理混起来了呢?因为两者是有关系的。《礼记》上讲,学礼,不仅要知晓礼仪的细节,关键是要明白礼仪背后的道理。明白了道理,礼才真的是礼。原来,古人是讲究天人合一的。在他们看来,天地万物和人类社会一样,都遵循一个道理在运行。这个道理,就是礼的精髓。讲究礼仪,就是让自己的行为合乎天地运行的法则,以免使行为干扰了自然本事的韵律,从而让该下雨的时候不下雨,该刮风的时候不刮风,该冷的时候热,该热的时候冷,于是天下大乱,连草木和飞禽走兽都吃了人乱来的挂捞,活不了命了。

个命令,就把事办了,民众只有接受的份儿。现在政府有些政策的推行,已经学会了事先公示,出台讨论稿,让大家讨论,或者开听证会,听取意见。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措施,还流于形式,讨论和听证都没有真正的意义。所以,政府听取民意,还是得有个平台,一个民意机构的平台,否则,讨论就只能是象征性的。 当然,更严重的问题是,政府要有讲理的能力,有理可讲。首先你的道理得让人们能够接受,不能只讲革命时代的老理,不顾时代的变化。严格来讲,多数人不能接受的理,就不是一种能在社会上讲的理。因为社会治理不是开哲学讨论会,不能动辄说自己是掌握真理的少数,没有起码的共识,道理再好,也无济于事。其次,得有建构道理的能力,有说服别人的能力,也不能单单凭借媒体平台,把一种无法服人的道理,靠反复轰炸,让人接受。尤其不能碰到事,就压住,不争论,不讨论,回避了事。一件事如此,件件事如此,政府就失语了。当今之世,是一个信息的时代,一个媒体的时代,一个失语的政府,在这样的时代,处境是危险的。 在一个现代或者正在走向现代的社会里,礼是秩序,也是人生的态度。要想让人们讲礼,首先政府得讲理,位于高位者要讲理,靠高压管制出来的秩序,从根本上讲是无法长久的,因为成本太高,而且越来会越高。从这个意义上讲,讲理,才能有礼。学会讲理的政府,才是一个好政府,学会讲理的社会,才是个有序的社会,令多数人心情顺畅的社会。 过去,乡里的日常生活,即使再讲究礼仪的地方,也难免会有纠纷,自家兄弟之间,为了分割家产,也可能打起来。街坊邻居,为个针头线脑的小事,也难免闹纠纷。纠纷的调解和纠纷一样,都是百姓的家常便饭。调解纠纷,就得讲理。当然,讲理之先,要有礼的背景。一般来说,懂礼的人,即所谓的士绅才有资格讲理。道理从他们的嘴里讲出来,人们就乐意听。一来二去,达礼就变成了达理。

只是,古人比较闲,没有今天这么多事儿,所以把礼仪规定得非常的繁复。麻烦是,纵使有专家从旁指导,还经常出错。自打孔子和门徒们整理出三礼之后,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恪守古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只能一代人守一代之礼,大家将就着删繁就简。但只要在中国这个地方生活,哪怕是蛮夷当家,似乎也都得制礼作乐。老百姓平日生活,也都离不开个礼字。不仅是婚丧嫁娶和年节祭祀的仪式,而且要尊老爱幼,礼让三先。凡是不讲这些的时候,肯定是乱世。

个命令,就把事办了,民众只有接受的份儿。现在政府有些政策的推行,已经学会了事先公示,出台讨论稿,让大家讨论,或者开听证会,听取意见。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措施,还流于形式,讨论和听证都没有真正的意义。所以,政府听取民意,还是得有个平台,一个民意机构的平台,否则,讨论就只能是象征性的。 当然,更严重的问题是,政府要有讲理的能力,有理可讲。首先你的道理得让人们能够接受,不能只讲革命时代的老理,不顾时代的变化。严格来讲,多数人不能接受的理,就不是一种能在社会上讲的理。因为社会治理不是开哲学讨论会,不能动辄说自己是掌握真理的少数,没有起码的共识,道理再好,也无济于事。其次,得有建构道理的能力,有说服别人的能力,也不能单单凭借媒体平台,把一种无法服人的道理,靠反复轰炸,让人接受。尤其不能碰到事,就压住,不争论,不讨论,回避了事。一件事如此,件件事如此,政府就失语了。当今之世,是一个信息的时代,一个媒体的时代,一个失语的政府,在这样的时代,处境是危险的。 在一个现代或者正在走向现代的社会里,礼是秩序,也是人生的态度。要想让人们讲礼,首先政府得讲理,位于高位者要讲理,靠高压管制出来的秩序,从根本上讲是无法长久的,因为成本太高,而且越来会越高。从这个意义上讲,讲理,才能有礼。学会讲理的政府,才是一个好政府,学会讲理的社会,才是个有序的社会,令多数人心情顺畅的社会。

在现代社会,旧传统,旧伦理,旧道德连同旧礼仪,已经被批得体无完肤了,即使要讲,也没什么人懂了。但是,如果我们抛开那些繁文缛节,那些毫无意义的道德讲究,那些有意束缚人思想的礼法,单就礼的某种精神,比如尊老爱幼,礼让三先而言,其实还是有点用处的。说白了,礼就是讲究一种公共的秩序,按一个民族的传统思维排列的秩序,以及相伴的人生态度。西 方的女士优先,也是这样一种秩序,一种态度。如果排队可以允许随意加塞,那么这个队就排不成,排在后面的人,除了用强,永远也到不了前面,秩序也就没有了。开车上路,如果总是犯规的车可以横行霸道,而守规矩的只能让着它们,那么,路上的秩序就会越来越乱。我们现在习惯于让警察来解决这种问题,结果是什么地方都得有人看着,不看着,就必定有很多人出来犯规,乱成一团,好像不犯规,就缺点什么,没占到便宜一样。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大叫,怎么没有警察出来管管?但是,自己绝不肯出头整顿秩序,跟人讲理。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在警察之外有弄出个城管,跟我们的这种不看着就犯规的习惯有关。结果,城管胡来,惹得大家有都不高兴。同样,满街的摄像头,尽管肆无忌惮地侵犯人的隐私,但是,还是得安置,因为只有安装了这些电子眼,才能勉强代替人眼,替人眼看着不守规矩的人们。

秩序意义上的礼,是需要人们普遍遵行的。否则,不仅是没有礼貌的小问题,而是没有秩序的大问题。靠越来越多的警察、执法者甚至城管看住盯牢,秩序才能维持,这样的社会,实际上是奴隶的社会,任何人都没有自主性的社会,离我们追求的公民社会,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讲礼,大家都得讲,不能你讲他不讲。我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几个人吃完饭一起出来,出租车来了,大家揖让半天,结果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年轻人,拉开车门就进,大家全傻眼了。当然,如果碰上这样的横主儿,出租车司机对他说,车是这几位岁数大的人叫的,请你下去。我们就会很高兴。其实,这样的话,我们自己也是可以说的。讲礼,也要有坚持,敢出头。讲礼而受到威胁,甚至遭遇殴打,这种时候才需要警察出面。什么都靠警察,这个社会就活该变成警察的王国,人人都被管制。

只是,如果真的让人人都学会讲礼,还是得先把道理讲通。讲礼,要先讲理。首先,管理这个社会的人们要学会讲理。不能大事小事,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社会不是军队,不能事事按军法从事。也不总是处于紧急状态,没功夫讲理。大官要对小官讲理,上级要对下级讲理,官员要对百姓讲理,把道理讲通了,人家才会对你这厢有礼。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权力是横着使的,一旦权在手,就无理可讲。办事情不讲理,为何要办,为何要这么办,没理可讲,领导说了算,错也是对,对也是对,不容有任何异议。有了异议,哪怕是为工作好,在领导眼里,也是有了异心,成心出我的洋相。官员内部的提拔升职,更是没有道理可讲。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提拔升职按德论才,还是讲关系,还是用钱买,哪怕是歪理,讲明白也好,就是不讲。满世界都说潜规则,其实连潜规则都没有,完全是黑箱,稀里糊涂,人人不服气。

有人大叫,怎么没有警察出来管管?但是,自己绝不肯出头整顿秩序,跟人讲理。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在警察之外有弄出个城管,跟我们的这种不看着就犯规的习惯有关。结果,城管胡来,惹得大家有都不高兴。同样,满街的摄像头,尽管肆无忌惮地侵犯人的隐私,但是,还是得安置,因为只有安装了这些电子眼,才能勉强代替人眼,替人眼看着不守规矩的人们。 秩序意义上的礼,是需要人们普遍遵行的。否则,不仅是没有礼貌的小问题,而是没有秩序的大问题。靠越来越多的警察、执法者甚至城管看住盯牢,秩序才能维持,这样的社会,实际上是奴隶的社会,任何人都没有自主性的社会,离我们追求的公民社会,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讲礼,大家都得讲,不能你讲他不讲。我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几个人吃完饭一起出来,出租车来了,大家揖让半天,结果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年轻人,拉开车门就进,大家全傻眼了。当然,如果碰上这样的横主儿,出租车司机对他说,车是这几位岁数大的人叫的,请你下去。我们就会很高兴。其实,这样的话,我们自己也是可以说的。讲礼,也要有坚持,敢出头。讲礼而受到威胁,甚至遭遇殴打,这种时候才需要警察出面。什么都靠警察,这个社会就活该变成警察的王国,人人都被管制。 只是,如果真的让人人都学会讲礼,还是得先把道理讲通。讲礼,要先讲理。首先,管理这个社会的人们要学会讲理。不能大事小事,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社会不是军队,不能事事按军法从事。也不总是处于紧急状态,没功夫讲理。大官要对小官讲理,上级要对下级讲理,官员要对百姓讲理,把道理讲通了,人家才会对你这厢有礼。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权力是横着使的,一旦权在手,就无理可讲。办事情不讲理,为何要办,为何要这么办,没理可讲,领导说了算,错也是对,对也是对,不容有任何异议。有了异议,哪怕是为工作好,在领导眼里,也是有了异心,成心出我的洋相。官员内部的提拔升职,更是没有道理可讲。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提拔升职按德论才,还是讲关系,还是用钱买,哪怕是歪理,讲明白也好,就是不讲。满世界都说潜规则,其实连潜规则都没有,完全是黑箱,稀里糊涂,人人不服气。 官府内部要讲理,官对民,就更得讲理。现在群体性事件出的多,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方不讲理造成的。因为官方的原因,造成民众不便的,总得给人个说法。若要强拆,也得到法庭上解决,给人个说理的地方,不能你说拆,就一下子拆掉了。同样,警察执法,城管准执法,都得给人个道理,不能上来就玩横的,不行就打人。推行一项政策,先得对民众讲清楚道理,让民众知晓为何这样,而非那样,道理说通了,才能落实。尤其是像加税,新添税种,公共产品涨价这样的事,更是要先把道理讲明白了,而且多数人能够接受了,才能做。不能政府机构一张告示,一

官府内部要讲理,官对民,就更得讲理。现在群体性事件出的多,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方不讲理造成的。因为官方的原因,造成民众不便的,总得给人个说法。若要强拆,也得到法庭上解决,给人个说理的地方,不能你说拆,就一下子拆掉了。同样,警察执法,城管准执法,都得给人个道理,不能上来就玩横的,不行就打人。推行一项政策,先得对民众讲清楚道理,让民众知晓为何这样,而非那样,道理说通了,才能落实。尤其是像加税,新添税种,公共产品涨价这样的事,更是要先把道理讲明白了,而且多数人能够接受了,才能做。不能政府机构一张告示,一个命令,就把事办了,民众只有接受的份儿。现在政府有些政策的推行,已经学会了事先公示,出台讨论稿,让大家讨论,或者开听证会,听取意见。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措施,还流于形式,讨论和听证都没有真正的意义。所以,政府听取民意,还是得有个平台,一个民意机构的平台,否则,讨论就只能是象征性的。

当然,更严重的问题是,政府要有讲理的能力,有理可讲。首先你的道理得让人们能够接受,不能只讲革命时代的老理,不顾时代的变化。严格来讲,多数人不能接受的理,就不是一种能在社会上讲的理。因为社会治理不是开哲学讨论会,不能动辄说自己是掌握真理的少数,没有起码的共识,道理再好,也无济于事。其次,得有建构道理的能力,有说服别人的能力,也不能单单凭借媒体平台,把一种无法服人的道理,靠反复轰炸,让人接受。尤其不能碰到事,就压住,不争论,不讨论,回避了事。一件事如此,件件事如此,政府就失语了。当今之世,是一个信息的时代,一个媒体的时代,一个失语的政府,在这样的时代,处境是危险的。

在一个现代或者正在走向现代的社会里,礼是秩序,也是人生的态度。要想让人们讲礼,首先政府得讲理,位于高位者要讲理,靠高压管制出来的秩序,从根本上讲是无法长久的,因为成本太高,而且越来会越高。从这个意义上讲,讲理,才能有礼。学会讲理的政府,才是一个好政府,学会讲理的社会,才是个有序的社会,令多数人心情顺畅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14096)|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