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大学,何以成为造假者的天堂?  

2011-03-02 18: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会认账,打死都不认错,哪怕白纸黑字,证据确凿。更有甚者,居然会将自己被揭露的学术不端,编成一个阴谋,一个故事,自己受迫害的故事。 推而广之,我们整个民族,对于学术上的不端,容忍度也过于高了。如果一个小偷偷了人家钱包,大家都会愤怒,但是,对于同样性质,但恶劣程度过一万倍的学术抄袭,大家就无所谓。甚至有人认为,读书人的事,千古文章一大抄。我们的民间对市场上产品的造假,书籍的盗版无所谓,甚至还挺享受,这种中世纪的文化和态度,这种对知识产权的无视,其实也影响到了人们对学术造假的态度。 造假作弊者,如果在社会上不那么丢人,在学校也不那么丢人,甚至还照样光鲜,像李连生这样,属于万里挑一的倒霉者,那么,造假和作弊,就不但不会禁绝,反而越来越多。毕竟,造假作弊可以不劳而获,可以取巧获得暴利,甚至暴得大名。 出了一个李连生,需要反思的,其实是整个的民族,尤其是我们的大学体制,我们的从业者。要知道,这样下去,我们中国学者的名声已经很坏了,世界的同行,已经对我们缺少了起码的信任,再这样下去,我们大概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了。

                       大学,何以成为造假者的天堂?

不会认账,打死都不认错,哪怕白纸黑字,证据确凿。更有甚者,居然会将自己被揭露的学术不端,编成一个阴谋,一个故事,自己受迫害的故事。 推而广之,我们整个民族,对于学术上的不端,容忍度也过于高了。如果一个小偷偷了人家钱包,大家都会愤怒,但是,对于同样性质,但恶劣程度过一万倍的学术抄袭,大家就无所谓。甚至有人认为,读书人的事,千古文章一大抄。我们的民间对市场上产品的造假,书籍的盗版无所谓,甚至还挺享受,这种中世纪的文化和态度,这种对知识产权的无视,其实也影响到了人们对学术造假的态度。 造假作弊者,如果在社会上不那么丢人,在学校也不那么丢人,甚至还照样光鲜,像李连生这样,属于万里挑一的倒霉者,那么,造假和作弊,就不但不会禁绝,反而越来越多。毕竟,造假作弊可以不劳而获,可以取巧获得暴利,甚至暴得大名。 出了一个李连生,需要反思的,其实是整个的民族,尤其是我们的大学体制,我们的从业者。要知道,这样下去,我们中国学者的名声已经很坏了,世界的同行,已经对我们缺少了起码的信任,再这样下去,我们大概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了。

                                   大学,何以成为造假者的天堂? 张鸣 西安交大原教授李连生抄袭造假案,因第一次被国家科技部取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时间变成高校乃至整个科技界最闻名的学术弊案。可惜,虽然有关部门罕见地出了重手,李连生也被西安交大解聘,成为一系列抄袭造假案涉案教授被处理得最重的一类,但人们仍然议论纷纷,渴望学术清净的学人们,还是高兴不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李连生很快被另一个科研机构聘走,继续做他的教授,而是围绕李连生案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相关的其他学术造假案,让人们没法看好中国治理学术腐败的前景。 李连生事件,实际上2007年就东窗事发,六位知名资深教授持续不懈的告发,一个非常清晰的抄袭造假案,居然要经过4年,才能被处理。这期间,西安交大的校方,一直在捂盖子,力求把事情“内部消化”。一度,甚至坚持正义的六教授倒成了无理取闹之人,试想,如果不是六教授,举报人换了别的,假如说一个学生,后果将会怎样,可想而知。当然,周遭环比,西安交大校方还不是最恶劣的,可以说,当今之世,中国的大学碰到这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倾向于“内部处理”,能捂就捂,甚至捂不住,也捂。有些学校,还就硬给捂住了。明晃晃的抄袭,而且已经公之于众,但不是视为不见,就是公然相挺。至于捂住了,私下消化,或者给个暂时停止招研的所谓处理,更是不知凡几。以至于关于学术不端,我们的大学有好些特色的说法,比如抄袭叫做过度引用,或者说注释不规范。两篇论文高度雷同,叫做基于共同的研究等等。甚至跟学生联合署名而且署在第一位置的,出了事,说一句学生抄的,就完事大吉。所以说,尽管西安交大在处理李连生事件上有些不爽快,但毕竟还是目前为止,处理学术不端事件中下得最重的手。 中国大学是学术造假的天堂。这个天堂的营造,首先归功于我们的大学行政体系。这个体系建构了一个以行政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在这个机制中,大学的优劣,全看所谓“科研成果”,一要数量,二要等级,只要大学能把发表量催上去,SCI,CSCI,多多益善,不管别人引用不引用。课题越多越好,等级越高越好,不管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垃圾。如果能像李连生那样,得到国家 张鸣

西安交大原教授李连生抄袭造假案,因第一次被国家科技部取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时间变成高校乃至整个科技界最闻名的学术弊案。可惜,虽然有关部门罕见地出了重手,李连生也被西安交大解聘,成为一系列抄袭造假案涉案教授被处理得最重的一类,但人们仍然议论纷纷,渴望学术清净的学人们,还是高兴不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李连生很快被另一个科研机构聘走,继续做他的教授,而是围绕李连生案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相关的其他学术造假案,让人们没法看好中国治理学术腐败的前景。

李连生事件,实际上2007年就东窗事发,六位知名资深教授持续不懈的告发,一个非常清晰的抄袭造假案,居然要经过4年,才能被处理。这期间,西安交大的校方,一直在捂盖子,力求把事情“内部消化”。一度,甚至坚持正义的六教授倒成了无理取闹之人,试想,如果不是六教授,举报人换了别的,假如说一个学生,后果将会怎样,可想而知。当然,周遭环比,西安交大校方还不是最恶劣的,可以说,当今之世,中国的大学碰到这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倾向于“内部处理”,能捂就捂,甚至捂不住,也捂。有些学校,还就硬给捂住了。明晃晃的抄袭,而且已经公之于众,但不是视为不见,就是公然相挺。至于捂住了,私下消化,或者给个暂时停止招研的所谓处理,更是不知凡几。以至于关于学术不端,我们的大学有好些特色的说法,比如抄袭叫做过度引用,或者说注释不规范。两篇论文高度雷同,叫做基于共同的研究等等。甚至跟学生联合署名而且署在第一位置的,出了事,说一句学生抄的,就完事大吉。所以说,尽管西安交大在处理李连生事件上有些不爽快,但毕竟还是目前为止,处理学术不端事件中下得最重的手。

科技进步奖,对于任何一个大学,都是一件大喜事。一个从来没有做申请项目研究的人,所申报的奖项居然可以过五关斩六将地摘下桂冠,中国式的评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问而知。所有重大奖项的评委,都是具有资深教授或者研究员资格的学官,一些行政事务超多的学术官僚,没有时间做研究,做试验,但却有资格判定学术的好坏优劣,进而决定大学在国家体系中的排名。 正因为如此,大学里的大牌教授,特别是有学官头衔的教授如果出了事,单位肯定是要保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这些大牌涉案成果在官方排名中的分量,看大牌所担任的学术评奖机构的身份,也得保。不保,在他们看来,不仅丢了学校的人,而且相关的利益都没有了。没有了评委,自己的学校以后再评奖,朝里无人,非同小可。 这样的体制,也是造成学术带头人带头抄袭造假的罪魁。在高校的人都知道,大牌往往都是学官,学官就没有多少时间做研究。但是,学官的学术资源却非常丰厚,拿下课题的机遇,高到不可思议。成果被评奖的机遇,也同样高到不可思议。拿下那么多大课题,没有时间做不怕,有学生,全部撒手,放任学生去做。万一学生抄了,就等于领衔的大牌抄了。可悲的是,尽管这样的“学生抄袭”事件层出不穷,但是迄今为止,大牌们的学术研究,还是这样做,还是依旧课题照拿,大奖照得,当然,一不留神,抄袭造假也会败露的。好在,即使败露,也会有学校替他们兜着,实在兜不住,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像李连生一样,换个地方,照旧吃这碗饭。断不会像韩国的前首席科学家黄禹锡一样,受到刑事处罚。或者像发达国家的倒霉的学术作弊者一样,从此没了从事这个行业的可能性。 作案成本低廉,是导致案件频发的原因,作案的人多了,而且层级越来越高,我们的学界,对此就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了。世界上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道德,对于学者,最不道德的事,莫过于学术不端,其他国家的学者,不敢轻易弄险,因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脸面,但是,我们的学者,什么都在乎,就是不在乎脸面。作案的人多了,加剧了不要脸的趋向。虽然还没有到可以公然炫耀的地步,但是,这边犯事,那边还堂而皇之侃侃而谈者却比比皆是,即使被人问及弊案,也从来

中国大学是学术造假的天堂。这个天堂的营造,首先归功于我们的大学行政体系。这个体系建构了一个以行政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在这个机制中,大学的优劣,全看所谓“科研成果”,一要数量,二要等级,只要大学能把发表量催上去,SCI不会认账,打死都不认错,哪怕白纸黑字,证据确凿。更有甚者,居然会将自己被揭露的学术不端,编成一个阴谋,一个故事,自己受迫害的故事。 推而广之,我们整个民族,对于学术上的不端,容忍度也过于高了。如果一个小偷偷了人家钱包,大家都会愤怒,但是,对于同样性质,但恶劣程度过一万倍的学术抄袭,大家就无所谓。甚至有人认为,读书人的事,千古文章一大抄。我们的民间对市场上产品的造假,书籍的盗版无所谓,甚至还挺享受,这种中世纪的文化和态度,这种对知识产权的无视,其实也影响到了人们对学术造假的态度。 造假作弊者,如果在社会上不那么丢人,在学校也不那么丢人,甚至还照样光鲜,像李连生这样,属于万里挑一的倒霉者,那么,造假和作弊,就不但不会禁绝,反而越来越多。毕竟,造假作弊可以不劳而获,可以取巧获得暴利,甚至暴得大名。 出了一个李连生,需要反思的,其实是整个的民族,尤其是我们的大学体制,我们的从业者。要知道,这样下去,我们中国学者的名声已经很坏了,世界的同行,已经对我们缺少了起码的信任,再这样下去,我们大概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了。CSCI,多多益善,不管别人引用不引用。课题越多越好,等级越高越好,不管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垃圾。如果能像李连生那样,得到国家科技进步奖,对于任何一个大学,都是一件大喜事。一个从来没有做申请项目研究的人,所申报的奖项居然可以过五关斩六将地摘下桂冠,中国式的评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问而知。所有重大奖项的评委,都是具有资深教授或者研究员资格的学官,一些行政事务超多的学术官僚,没有时间做研究,做试验,但却有资格判定学术的好坏优劣,进而决定大学在国家体系中的排名。

大学,何以成为造假者的天堂? 张鸣 西安交大原教授李连生抄袭造假案,因第一次被国家科技部取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时间变成高校乃至整个科技界最闻名的学术弊案。可惜,虽然有关部门罕见地出了重手,李连生也被西安交大解聘,成为一系列抄袭造假案涉案教授被处理得最重的一类,但人们仍然议论纷纷,渴望学术清净的学人们,还是高兴不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李连生很快被另一个科研机构聘走,继续做他的教授,而是围绕李连生案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相关的其他学术造假案,让人们没法看好中国治理学术腐败的前景。 李连生事件,实际上2007年就东窗事发,六位知名资深教授持续不懈的告发,一个非常清晰的抄袭造假案,居然要经过4年,才能被处理。这期间,西安交大的校方,一直在捂盖子,力求把事情“内部消化”。一度,甚至坚持正义的六教授倒成了无理取闹之人,试想,如果不是六教授,举报人换了别的,假如说一个学生,后果将会怎样,可想而知。当然,周遭环比,西安交大校方还不是最恶劣的,可以说,当今之世,中国的大学碰到这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倾向于“内部处理”,能捂就捂,甚至捂不住,也捂。有些学校,还就硬给捂住了。明晃晃的抄袭,而且已经公之于众,但不是视为不见,就是公然相挺。至于捂住了,私下消化,或者给个暂时停止招研的所谓处理,更是不知凡几。以至于关于学术不端,我们的大学有好些特色的说法,比如抄袭叫做过度引用,或者说注释不规范。两篇论文高度雷同,叫做基于共同的研究等等。甚至跟学生联合署名而且署在第一位置的,出了事,说一句学生抄的,就完事大吉。所以说,尽管西安交大在处理李连生事件上有些不爽快,但毕竟还是目前为止,处理学术不端事件中下得最重的手。 中国大学是学术造假的天堂。这个天堂的营造,首先归功于我们的大学行政体系。这个体系建构了一个以行政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在这个机制中,大学的优劣,全看所谓“科研成果”,一要数量,二要等级,只要大学能把发表量催上去,SCI,CSCI,多多益善,不管别人引用不引用。课题越多越好,等级越高越好,不管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垃圾。如果能像李连生那样,得到国家

正因为如此,大学里的大牌教授,特别是有学官头衔的教授如果出了事,单位肯定是要保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这些大牌涉案成果在官方排名中的分量,看大牌所担任的学术评奖机构的身份,也得保。不保,在他们看来,不仅丢了学校的人,而且相关的利益都没有了。没有了评委,自己的学校以后再评奖,朝里无人,非同小可。

大学,何以成为造假者的天堂? 张鸣 西安交大原教授李连生抄袭造假案,因第一次被国家科技部取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时间变成高校乃至整个科技界最闻名的学术弊案。可惜,虽然有关部门罕见地出了重手,李连生也被西安交大解聘,成为一系列抄袭造假案涉案教授被处理得最重的一类,但人们仍然议论纷纷,渴望学术清净的学人们,还是高兴不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李连生很快被另一个科研机构聘走,继续做他的教授,而是围绕李连生案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相关的其他学术造假案,让人们没法看好中国治理学术腐败的前景。 李连生事件,实际上2007年就东窗事发,六位知名资深教授持续不懈的告发,一个非常清晰的抄袭造假案,居然要经过4年,才能被处理。这期间,西安交大的校方,一直在捂盖子,力求把事情“内部消化”。一度,甚至坚持正义的六教授倒成了无理取闹之人,试想,如果不是六教授,举报人换了别的,假如说一个学生,后果将会怎样,可想而知。当然,周遭环比,西安交大校方还不是最恶劣的,可以说,当今之世,中国的大学碰到这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倾向于“内部处理”,能捂就捂,甚至捂不住,也捂。有些学校,还就硬给捂住了。明晃晃的抄袭,而且已经公之于众,但不是视为不见,就是公然相挺。至于捂住了,私下消化,或者给个暂时停止招研的所谓处理,更是不知凡几。以至于关于学术不端,我们的大学有好些特色的说法,比如抄袭叫做过度引用,或者说注释不规范。两篇论文高度雷同,叫做基于共同的研究等等。甚至跟学生联合署名而且署在第一位置的,出了事,说一句学生抄的,就完事大吉。所以说,尽管西安交大在处理李连生事件上有些不爽快,但毕竟还是目前为止,处理学术不端事件中下得最重的手。 中国大学是学术造假的天堂。这个天堂的营造,首先归功于我们的大学行政体系。这个体系建构了一个以行政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在这个机制中,大学的优劣,全看所谓“科研成果”,一要数量,二要等级,只要大学能把发表量催上去,SCI,CSCI,多多益善,不管别人引用不引用。课题越多越好,等级越高越好,不管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垃圾。如果能像李连生那样,得到国家 这样的体制,也是造成学术带头人带头抄袭造假的罪魁。在高校的人都知道,大牌往往都是学官,学官就没有多少时间做研究。但是,学官的学术资源却非常丰厚,拿下课题的机遇,高到不可思议。成果被评奖的机遇,也同样高到不可思议。拿下那么多大课题,没有时间做不怕,有学生,全部撒手,放任学生去做。万一学生抄了,就等于领衔的大牌抄了。可悲的是,尽管这样的“学生抄袭”事件层出不穷,但是迄今为止,大牌们的学术研究,还是这样做,还是依旧课题照拿,大奖照得,当然,一不留神,抄袭造假也会败露的。好在,即使败露,也会有学校替他们兜着,实在兜不住,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像李连生一样,换个地方,照旧吃这碗饭。断不会像韩国的前首席科学家黄禹锡一样,受到刑事处罚。或者像发达国家的倒霉的学术作弊者一样,从此没了从事这个行业的可能性。

作案成本低廉,是导致案件频发的原因,作案的人多了,而且层级越来越高,我们的学界,对此就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了。世界上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道德,对于学者,最不道德的事,莫过于学术不端,其他国家的学者,不敢轻易弄险,因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脸面,但是,我们的学者,什么都在乎,就是不在乎脸面。作案的人多了,加剧了不要脸的趋向。虽然还没有到可以公然炫耀的地步,但是,这边犯事,那边还堂而皇之侃侃而谈者却比比皆是,即使被人问及弊案,也从来不会认账,打死都不认错,哪怕白纸黑字,证据确凿。更有甚者,居然会将自己被揭露的学术不端,编成一个阴谋,一个故事,自己受迫害的故事。

科技进步奖,对于任何一个大学,都是一件大喜事。一个从来没有做申请项目研究的人,所申报的奖项居然可以过五关斩六将地摘下桂冠,中国式的评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问而知。所有重大奖项的评委,都是具有资深教授或者研究员资格的学官,一些行政事务超多的学术官僚,没有时间做研究,做试验,但却有资格判定学术的好坏优劣,进而决定大学在国家体系中的排名。 正因为如此,大学里的大牌教授,特别是有学官头衔的教授如果出了事,单位肯定是要保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这些大牌涉案成果在官方排名中的分量,看大牌所担任的学术评奖机构的身份,也得保。不保,在他们看来,不仅丢了学校的人,而且相关的利益都没有了。没有了评委,自己的学校以后再评奖,朝里无人,非同小可。 这样的体制,也是造成学术带头人带头抄袭造假的罪魁。在高校的人都知道,大牌往往都是学官,学官就没有多少时间做研究。但是,学官的学术资源却非常丰厚,拿下课题的机遇,高到不可思议。成果被评奖的机遇,也同样高到不可思议。拿下那么多大课题,没有时间做不怕,有学生,全部撒手,放任学生去做。万一学生抄了,就等于领衔的大牌抄了。可悲的是,尽管这样的“学生抄袭”事件层出不穷,但是迄今为止,大牌们的学术研究,还是这样做,还是依旧课题照拿,大奖照得,当然,一不留神,抄袭造假也会败露的。好在,即使败露,也会有学校替他们兜着,实在兜不住,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像李连生一样,换个地方,照旧吃这碗饭。断不会像韩国的前首席科学家黄禹锡一样,受到刑事处罚。或者像发达国家的倒霉的学术作弊者一样,从此没了从事这个行业的可能性。 作案成本低廉,是导致案件频发的原因,作案的人多了,而且层级越来越高,我们的学界,对此就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了。世界上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道德,对于学者,最不道德的事,莫过于学术不端,其他国家的学者,不敢轻易弄险,因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脸面,但是,我们的学者,什么都在乎,就是不在乎脸面。作案的人多了,加剧了不要脸的趋向。虽然还没有到可以公然炫耀的地步,但是,这边犯事,那边还堂而皇之侃侃而谈者却比比皆是,即使被人问及弊案,也从来

推而广之,我们整个民族,对于学术上的不端,容忍度也过于高了。如果一个小偷偷了人家钱包,大家都会愤怒,但是,对于同样性质,但恶劣程度过一万倍的学术抄袭,大家就无所谓。甚至有人认为,读书人的事,千古文章一大抄。我们的民间对市场上产品的造假,书籍的盗版无所谓,甚至还挺享受,这种中世纪的文化和态度,这种对知识产权的无视,其实也影响到了人们对学术造假的态度。

大学,何以成为造假者的天堂? 张鸣 西安交大原教授李连生抄袭造假案,因第一次被国家科技部取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时间变成高校乃至整个科技界最闻名的学术弊案。可惜,虽然有关部门罕见地出了重手,李连生也被西安交大解聘,成为一系列抄袭造假案涉案教授被处理得最重的一类,但人们仍然议论纷纷,渴望学术清净的学人们,还是高兴不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李连生很快被另一个科研机构聘走,继续做他的教授,而是围绕李连生案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相关的其他学术造假案,让人们没法看好中国治理学术腐败的前景。 李连生事件,实际上2007年就东窗事发,六位知名资深教授持续不懈的告发,一个非常清晰的抄袭造假案,居然要经过4年,才能被处理。这期间,西安交大的校方,一直在捂盖子,力求把事情“内部消化”。一度,甚至坚持正义的六教授倒成了无理取闹之人,试想,如果不是六教授,举报人换了别的,假如说一个学生,后果将会怎样,可想而知。当然,周遭环比,西安交大校方还不是最恶劣的,可以说,当今之世,中国的大学碰到这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倾向于“内部处理”,能捂就捂,甚至捂不住,也捂。有些学校,还就硬给捂住了。明晃晃的抄袭,而且已经公之于众,但不是视为不见,就是公然相挺。至于捂住了,私下消化,或者给个暂时停止招研的所谓处理,更是不知凡几。以至于关于学术不端,我们的大学有好些特色的说法,比如抄袭叫做过度引用,或者说注释不规范。两篇论文高度雷同,叫做基于共同的研究等等。甚至跟学生联合署名而且署在第一位置的,出了事,说一句学生抄的,就完事大吉。所以说,尽管西安交大在处理李连生事件上有些不爽快,但毕竟还是目前为止,处理学术不端事件中下得最重的手。 中国大学是学术造假的天堂。这个天堂的营造,首先归功于我们的大学行政体系。这个体系建构了一个以行政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在这个机制中,大学的优劣,全看所谓“科研成果”,一要数量,二要等级,只要大学能把发表量催上去,SCI,CSCI,多多益善,不管别人引用不引用。课题越多越好,等级越高越好,不管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垃圾。如果能像李连生那样,得到国家 造假作弊者,如果在社会上不那么丢人,在学校也不那么丢人,甚至还照样光鲜,像李连生这样,属于万里挑一的倒霉者,那么,造假和作弊,就不但不会禁绝,反而越来越多。毕竟,造假作弊可以不劳而获,可以取巧获得暴利,甚至暴得大名。

出了一个李连生,需要反思的,其实是整个的民族,尤其是我们的大学体制,我们的从业者。要知道,这样下去,我们中国学者的名声已经很坏了,世界的同行,已经对我们缺少了起码的信任,再这样下去,我们大概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了。

  评论这张
 
阅读(79351)| 评论(4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