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小心所处的时代被人嘲笑  

2011-03-01 10:4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博客天下》问

 博主名片: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者,时评家。著有《武夫治国梦》《乡土心路八十年》《历史的坏脾气》《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等,最新作品《辛亥:摇晃的中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博主自述:在这个世界上,我只能做我自己。无非就是喊一喊,写点文字,不说官话、套话和假话。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张鸣打开门,香味扑鼻而来。他炖了土豆牛肉,准备晚上再做个菜,庆祝一下。我很诧异,这年过半百的人还有兴致过洋节,张鸣笑了笑:“不是庆祝情人节,是为了庆祝大家利用微博的力量找到了失踪4天的屠夫。”说起微博,张鸣的眼睛闪闪发光,这个微博控已经把微博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他说,微博让他感动,因为在这上面他看到了人性的温暖,看到了这个社会的希望。

张鸣是谁?没错,他就是2007年著名“张鸣事件”的男主角,他敢于挑战蒙着遮羞布的潜规则、敢于发出心中的愤怒与不平、敢于在日渐背向理想主义的时代中坚持着自己的信仰。他是一名历史学者,他跟所有有志于学的人一样,当初只想做一个纯学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是,看多了太多的不平事,直肠子、爱抱打不平的他终于忍不住了,一步步的开始了他的批判之路:从批判教育、批判政府,然后到批判社会,越陷越深。因为从来都是敢于直言、敢于挑战权威,有人评价他是学界的野生动物。听到这个词,张鸣有点意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能做什么呢?只能发出一点声音,不然的话,我们这个时代都会被后人嘲笑。”张鸣说,他会一直批判下去,因为这样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张鸣的客厅墙上挂着两幅字,一副是李零为他写的“河流大野犹嫌束,桑入潼关不解平”,与之相对的是易中天写的一幅字:“是侠客也是书生有话就讲,非言官亦非仗马不平则鸣”这两幅字生动的勾勒出张鸣的性格:不平则鸣、有话就讲。这两幅字的中间是清代一品文官补服胸前的补子,上面绣着白鹤。张鸣说,朋友说因为我比较邪乎,不喜欢当官的,可能能压得住这幅画,所以送给了我。“还有一个朋友给我送了一个清代五龙木雕,也说了同样的话,难道这人这么邪乎吗?”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总是扮演那个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张鸣的确显得有些“邪乎“、有点异类,但是正是有了这些异类,似乎这个时代的光明还在前方。张鸣说,其实,我只是一个平常的学者,做的是都是知识分子该做的,多数人不做,所以我就硌色了。

   “我写时评,大家都觉得很刺,很犀利,可能是受鲁迅作品影响的吧。”张鸣说,自己受鲁迅作品影响最大,在那个书籍匮乏的年代,能有一套《鲁迅全集》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所以他反复看反复看,潜移默化中就有了影响。我跟他开玩笑:“鲁迅是弃医从文,你也是弃医从文,只不过人家是给人看病,你是给动物看病。”张鸣大笑:“当初兽医是我的饭碗,那可是个技术活呢。”


    博客天下:写博客,玩微博,是为自己的发言癖找一个新的平台吗?
    张鸣:不完全是。当时我还不想开,余世存说,你当成一个文字仓库也行呀。后来,你会发现你的思想言论就会传播的越来越多,人们理性的表达越来越多。其实,我开微博的目的除了表达观点,还想通过一些观点去启蒙一些人,抛出一些东西刺激一些人,让他们警醒,当然也用于维权。

    博客天下:你不止一次发表文章表示自己对微博的喜爱,它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张鸣:我在微博上很犀利,也更加敢说话,它让我有了一个更好的发声平台。微博还能用来吵架,当然这个吵架是为了得出一些有力的言论,而且很多时候,我还和网友吵成了朋友。

    博客天下:因为你在博客、微博上总是言辞犀利,所以难免给人留下好战的印象。
    张鸣:我承认,以前我还会跟别人理论,我现在都不再在意了。因为我的朋友告诉我,一个人装睡的时候,你是叫不醒他的。

    博客天下:既然叫不醒,你还会说一直说下去吗?
    张鸣:我会一直呼吁,因为呼吁下去还会有点希望,比如我之前谈高校区行政化,现在已经看到曙光了,但是如果不呼吁,是一点希望就没有。两会快开了,我呼吁两会提案官员财产公示和公车改革。

    博客天下:作为一个学者,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你每次发言是深思熟虑吗?
    张鸣:基本上是,但是实话说,有时即便是想到这事说出来有危险,但如果把怕和良心放在天平上,我每次都拗不过良心,所以该说的我还是会说。但我有一个原则是,只要是我作出评论必须有证据,必须在事实上说话。

    博客天下:那你怕什么?
    张鸣:我们这代人有过一些经历,我童年的时候看到文革当中的一些不好的事,印象很深刻,所以会难免潜意识中害怕一些东西,这种害怕式莫名其妙的,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在一直客服着这种“怕”。

    博客天下:尽管你也又有“怕”,但是你还会跳出来直言不讳,不然也不会有著名的“张鸣事件”了,这个事情后,你的心态有何变化?
    张鸣:没什么变化,只是我的行为触碰了高校的潜规则,致使很多学校都不敢要我了。但对我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现在的状态挺好的,有课就去上,没事就在家宅着看书,写写时评,发出点声音。

    博客天下:当初这个事件也是抱打不平引起的,这是性格原因还是被现实逼迫无奈的不吐不快?
    张鸣:我从小就这样,如果你不能以理服人,我肯定要说实话,不然憋得难受。当然,吃了很多亏,但是该说的时候还憋不住要说。为什么我和领导吵,因为那个时候他不能让我服气,而且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博客天下:你觉得在现在的社会条件下,知识分子的价值在哪里?什么一个知识分子该有的状态?
    张鸣:在任何国家,知识分子都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但是现在很多知识分子、学者、精英无论是对权力还是对金钱,都有一种谄媚,没有体现出应他应有的价值。
    我认为知识分子就应该敢于站在政府对立面批判它,监督它,让它做的更好,老是唱赞歌、涂脂抹粉要我们知识分子干吗?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如果你放弃了良心,这个阶层就没落了。当作为知识分子都没有良心了,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会被别人嘲笑。

    博客天下:有人说张鸣是一个历史学者,天天盯着社会热点,什么事都要插一嘴……你为什么对社会热点有着如此大的热情?什么时候,你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者,变成了绕着弯骂人的高手?
    张鸣:我了解的,我都会评论,其实很多都不过是常识,没有太多深刻的道理在里面。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你的作用也就是说一说,说点对得起自己良心的话。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平事,却又太安静,一个无声的中国,对中国人来说,不是福。
    其实,以前的文字是以历史随笔为主的,因为身处大学,感觉大学的学术和教学每况愈下,所以2003年从批评大学开始写评论,然后批评政府、批评社会,我就是这么上的梁山。现在唯一后悔的是没用个笔名。(笑)另外,我没有放弃一个学者的职责,学术还是我要花很多精力来做的,我只是不想像书斋学者那样把学术做成象牙塔的微雕。

    博客天下:“读张鸣的书,即便是学术著作,也确实不费力气,不说是厕上枕边,也庶几近之……这是不是别人说的你是学界野生动物的原因?
    张鸣:的确,我不像主流研究历史的学者那么规矩,我会把很多社会科学的知识转过来,但做学问我的底线还是言之有物的。我觉得他们说我像野生动物,可能还是觉得我敢想敢说吧,其实,我只是一个平常的学者,做的是都是知识分子该做的,多数人不做,所以我就显得野路子、硌色了。

    博客天下:梁文道等人认为你写史的方法像唐德刚,说你的文笔是恣肆汪洋的、带评夹叙,你的历史研究受到唐的影响了吗?
    张鸣:没错,我很喜欢唐德刚先生的文风。但要是说我的写作风格受他的影响,倒不是这样,因为看到唐先生的作品之前,我写东西已经是现在这样了。我那粗陋的文字,其实也跟唐先生不大像。在历史研究方面,我受老牌历史研究者的影响比较大,我自己觉得反而在写作方面受鲁迅、周作人、梁实秋等人的影响比较大。所以我在写历史著作的时候,喜欢用散文的方式去表达,这样会生动、通俗、有文采。

《博客天下》总58期 
  评论这张
 
阅读(4733)|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