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烟花爆竹的现代命运  

2011-02-12 14: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步改进升级,一方面让它们越来越好看,一方面让它们危险性越来越小。逢年过节,只燃烟花,不放爆竹,危害至少会减少一半以上。 其次,逢年过节,当地政府应该在城市广场统一燃放烟花,作为庆典,就像香港现在做的那样。城市居民在那个时候,都出来游玩,随意观看燃放,也算是政府的一种福利。这种集中燃放,由于专业化程度高,自然可以基本上把隐患消灭在萌芽里。既惠民,又无隐患,一举几得。如果再有居民想过瘾,可以安排几个点,让他们自由燃放。时间一长,居民嫌费事,也就不放了。于是,过去农村环境的烟花爆竹燃放,就自然演变成现代城市环境中的城市庆典,转型,也就完成了。燃放烟花爆竹,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城市的难题,不想点办法,明年还是麻烦。                              烟花爆竹的现代命运

                                      张鸣

但凡古老的民族,在进入现代之时,其古老的民俗势必会遭到现代生活的冲击,中国人当然也不例外。好些古老的民俗,实际上已经悄然消失了,多数古代的年节习俗,婚丧嫁娶的风俗礼仪,都没了,或者变了味,唯有过年放烟花爆竹,依然在坚持,在争议中坚持。这两年,由于放烟花爆竹的缘故,已经接连点燃了两座知名的大楼,这种争议,就更加激烈。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传统主义者很伤感,却也很无奈。不止中国,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步改进升级,一方面让它们越来越好看,一方面让它们危险性越来越小。逢年过节,只燃烟花,不放爆竹,危害至少会减少一半以上。 其次,逢年过节,当地政府应该在城市广场统一燃放烟花,作为庆典,就像香港现在做的那样。城市居民在那个时候,都出来游玩,随意观看燃放,也算是政府的一种福利。这种集中燃放,由于专业化程度高,自然可以基本上把隐患消灭在萌芽里。既惠民,又无隐患,一举几得。如果再有居民想过瘾,可以安排几个点,让他们自由燃放。时间一长,居民嫌费事,也就不放了。于是,过去农村环境的烟花爆竹燃放,就自然演变成现代城市环境中的城市庆典,转型,也就完成了。燃放烟花爆竹,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城市的难题,不想点办法,明年还是麻烦。

无可否认,燃放烟花爆竹,的确属于国人在农业文明时代的习俗。那时候多数的居民生活在农村,地广人稀,即使城里,居住的环境也相当宽松,即使鞭炮逢年过节集中燃放,动静也不算大。因燃放而点着了草房的事也有,但由于控制起来比较方便,因此,从来没有因为这个有人提议禁放的。然而,当今之世,多数人城居已经是一个无可争辩的现实,即使没有进城打工并在城里住下不走的农民,也大部分搬到了县城里居住。一栋栋的居民楼,高的几十层,矮的也有七八层,一栋挨着一栋。这样密集的居住,家家都在差不多同一时刻出来放鞭炮,每当三十和初一、初五,那鞭炮声动静之大,就像发生了战争,响声震耳欲聋。不仅有些有病在身的人受不了,连家禽走兽飞鸟也都受不了。好些城边上的养殖户说,过一个年,他们的家禽,就要有好几个月不能正常,损失巨大。

步改进升级,一方面让它们越来越好看,一方面让它们危险性越来越小。逢年过节,只燃烟花,不放爆竹,危害至少会减少一半以上。 其次,逢年过节,当地政府应该在城市广场统一燃放烟花,作为庆典,就像香港现在做的那样。城市居民在那个时候,都出来游玩,随意观看燃放,也算是政府的一种福利。这种集中燃放,由于专业化程度高,自然可以基本上把隐患消灭在萌芽里。既惠民,又无隐患,一举几得。如果再有居民想过瘾,可以安排几个点,让他们自由燃放。时间一长,居民嫌费事,也就不放了。于是,过去农村环境的烟花爆竹燃放,就自然演变成现代城市环境中的城市庆典,转型,也就完成了。燃放烟花爆竹,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城市的难题,不想点办法,明年还是麻烦。 燃放烟花爆竹,在中国进入现代社会之后,的确是个问题。一方面,古老的民俗要尊重,尊重民俗,等于尊重老百姓的民族感情。燃放烟花爆竹,不仅仅是图个热闹,背后还有去灾辟邪的功能,很多人希图借此去去晦气,迎来来年的好运。这种东西,你可以叫它迷信,但它的确存在,而且很得民心民意,本身也无伤大雅。另一方面,燃放烟花爆竹,的确存在着火灾和伤人的风险,现代化的城居条件,反而增大了风险的层级。不仅摩天大楼会被烧掉,人也会被炸死炸伤。以至于每逢过年,城市的公安消防部门都得高度警惕,高度戒备,不惟不能休息,反而要加班加点,甚至于过劳。更严峻的问题是,如此强度的燃放,往往直接危及某些体弱病人的生命,每逢这种时候,他们躲都没有地方去躲。显然,我们不能说,因为燃放给多数人带来了快乐和满足,所以少数人的意愿可以弃之不问。这不是投票选领导人,业不是在谈马路限行,在涉及人们健康性命的时候,问题是不能用投票来解决的,就像在法庭之外,我们不能投票处死一个人一样。少数人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得到尊重。否则,我们就不是一个现代社会。

因此,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必须改良。首先,那些爆响类的爆竹,应该逐步淘汰,。现在伤人的,吓着病人的,都是这类鞭炮。我们小的时候,这类的鞭炮威力还比较小,最响的无非是二踢脚,即使拿在手里放,姿势不对,伤也伤不哪儿去。可眼下这类鞭炮,越做越大,某些非法窝点的鞭炮,简直就是炸弹。所以,这样的鞭炮,干脆取缔,不分合法非法,查禁起来也方便。烟花则可以进一步改进升级,一方面让它们越来越好看,一方面让它们危险性越来越小。逢年过节,只燃烟花,不放爆竹,危害至少会减少一半以上。

民俗要尊重,尊重民俗,等于尊重老百姓的民族感情。燃放烟花爆竹,不仅仅是图个热闹,背后还有去灾辟邪的功能,很多人希图借此去去晦气,迎来来年的好运。这种东西,你可以叫它迷信,但它的确存在,而且很得民心民意,本身也无伤大雅。另一方面,燃放烟花爆竹,的确存在着火灾和伤人的风险,现代化的城居条件,反而增大了风险的层级。不仅摩天大楼会被烧掉,人也会被炸死炸伤。以至于每逢过年,城市的公安消防部门都得高度警惕,高度戒备,不惟不能休息,反而要加班加点,甚至于过劳。更严峻的问题是,如此强度的燃放,往往直接危及某些体弱病人的生命,每逢这种时候,他们躲都没有地方去躲。显然,我们不能说,因为燃放给多数人带来了快乐和满足,所以少数人的意愿可以弃之不问。这不是投票选领导人,业不是在谈马路限行,在涉及人们健康性命的时候,问题是不能用投票来解决的,就像在法庭之外,我们不能投票处死一个人一样。少数人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得到尊重。否则,我们就不是一个现代社会。 因此,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必须改良。首先,那些爆响类的爆竹,应该逐步淘汰,。现在伤人的,吓着病人的,都是这类鞭炮。我们小的时候,这类的鞭炮威力还比较小,最响的无非是二踢脚,即使拿在手里放,姿势不对,伤也伤不哪儿去。可眼下这类鞭炮,越做越大,某些非法窝点的鞭炮,简直就是炸弹。所以,这样的鞭炮,干脆取缔,不分合法非法,查禁起来也方便。烟花则可以进一

其次,逢年过节,当地政府应该在城市广场统一燃放烟花,作为庆典,就像香港现在做的那样。城市居民在那个时候,都出来游玩,随意观看燃放,也算是政府的一种福利。这种集中燃放,由于专业化程度高,自然可以基本上把隐患消灭在萌芽里。既惠民,又无隐患,一举几得。如果再有居民想过瘾,可以安排几个点,让他们自由燃放。时间一长,居民嫌费事,也就不放了。于是,过去农村环境的烟花爆竹燃放,就自然演变成现代城市环境中的城市庆典,转型,也就完成了。燃放烟花爆竹,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城市的难题,不想点办法,明年还是麻烦。

  评论这张
 
阅读(4166)|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