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2010是微博年  

2011-01-07 09: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净。但是,在微博上不行。无论你来头多大,从前有多少追随者和崇拜者,只要你口出谰言或者狂言,被拍是顷刻之间的事,名气越是大,被拍得越狠。每每是一阵阵的砖头雨,纵是巧舌如簧,脸皮厚过城墙,也难以抵挡。更加难堪的是,凡是在微博被拍的名人,在平面媒体上也就有了挨砖头的资格。不经意间,这样的名人就发现自己居然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网上网下,一个立体的战争。一朝被拍,几年都缓步过来。能在微博上写出精辟短句的人,在网下多半也是文章高手,届时长枪短枪齐发,任是铁布衫金钟罩,也够受的。反过来,只要是对现实不公平的事进行抨击的,几乎立刻就会有一大堆人围观甚至起哄。 微博的特点是传播速度快,而且上传容易,现在手机上网,随时随地,任何一个人,只要他在微博上开了账户,碰到什么事,在第一时间就可以传到网上,只消6秒钟内不被删掉,消息就传开了。如果恰好这个人有较多的粉丝,那么传播则以发散型的超几何级数进行,就是这个人粉丝不多,他也可以呼吁那些粉丝众多的微博达人帮着转,一转,就立刻散布开,想封都封不了。从前平面媒体的记者找新闻源还有其他的途径,现在所有的途径都没有微博来的快捷方便,所以,几乎跑新闻的平面媒体的记者,都开了微博,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闻风而动,一窝蜂地涌向事发地,纷纷要求采访。同时,由于记者的加入,消息也传得更加凶猛。 由于微博的这个特点,所以比论坛和博客更容易参与维权。上半年一个记者遭通缉事件,刚一披露

,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                         2010是微博年

,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

                              ,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 张鸣

要说,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2010年重要的事,首先想到的就是微博的横空出世。微博不是推特,甚至还不及夭折的饭否,但是却是中国目前最火的网上传播和交流平台。微博上说话有限制,不仅时不时有删帖,短暂的封口噤声,而且某些多次发帖不谨慎的人,还会被封号,踢出去。但是,这一切依然挡不住人们对微博的热忱,帖子删掉,再发,再删,换个头面再发。如果被封号,就算一世已死,换上二世再申请,冯妇再做,有的人,比如我的朋友萧瀚,居然到了三十一世。

,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 被封三十次还要赖在微博上,可见微博有它的魅力。魅力之一,就是可以比较充分地开展讨论。跟论坛和博客甚至各种网上的聊天工具不同,微博的讨论,可以是几百甚至上千人规模的,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可以一对多,也可以多对多。一个问题,多种观点,多种角度,多种材料,虽说网络是虚拟空间,但参加讨论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大活人。对于多数人而言,理性或多或少还是存在的。碰到尖锐的话题,相互的碰撞可能会非常激烈,但是多数情况下人们还都能明白事理,能尊重事实和道理。虽然很多讨论都会有蛮不讲理的人掺和,毛左、新左和五毛党各显神通,某些极右人士也会出来说一些极端的话,但是他们的市场都不大。微博的讨论没有长篇大论,多数问题不涉及现实,也没有被干预的危险,所以反而比论坛和博客较为从容,不会动辄被打断或者删掉。

在博客上,某些名人还可以放肆一下,说一些讨好上面,嫌恶下面的话,反正关闭了评论的功能,眼不见为净。但是,在微博上不行。无论你来头多大,从前有多少追随者和崇拜者,只要你口出谰言或者狂言,被拍是顷刻之间的事,名气越是大,被拍得越狠。每每是一阵阵的砖头雨,纵是巧舌如簧,脸皮厚过城墙,也难以抵挡。更加难堪的是,凡是在微博被拍的名人,在平面媒体上也就有了挨砖头的资格。不经意间,这样的名人就发现自己居然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网上网下,一个立体的战争。一朝被拍,几年都缓步过来。能在微博上写出精辟短句的人,在网下多半也是文章高手,届时长枪短枪齐发,任是铁布衫金钟罩,也够受的。反过来,只要是对现实不公平的事进行抨击的,几乎立刻就会有一大堆人围观甚至起哄。

为净。但是,在微博上不行。无论你来头多大,从前有多少追随者和崇拜者,只要你口出谰言或者狂言,被拍是顷刻之间的事,名气越是大,被拍得越狠。每每是一阵阵的砖头雨,纵是巧舌如簧,脸皮厚过城墙,也难以抵挡。更加难堪的是,凡是在微博被拍的名人,在平面媒体上也就有了挨砖头的资格。不经意间,这样的名人就发现自己居然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网上网下,一个立体的战争。一朝被拍,几年都缓步过来。能在微博上写出精辟短句的人,在网下多半也是文章高手,届时长枪短枪齐发,任是铁布衫金钟罩,也够受的。反过来,只要是对现实不公平的事进行抨击的,几乎立刻就会有一大堆人围观甚至起哄。 微博的特点是传播速度快,而且上传容易,现在手机上网,随时随地,任何一个人,只要他在微博上开了账户,碰到什么事,在第一时间就可以传到网上,只消6秒钟内不被删掉,消息就传开了。如果恰好这个人有较多的粉丝,那么传播则以发散型的超几何级数进行,就是这个人粉丝不多,他也可以呼吁那些粉丝众多的微博达人帮着转,一转,就立刻散布开,想封都封不了。从前平面媒体的记者找新闻源还有其他的途径,现在所有的途径都没有微博来的快捷方便,所以,几乎跑新闻的平面媒体的记者,都开了微博,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闻风而动,一窝蜂地涌向事发地,纷纷要求采访。同时,由于记者的加入,消息也传得更加凶猛。 由于微博的这个特点,所以比论坛和博客更容易参与维权。上半年一个记者遭通缉事件,刚一披露

微博的特点是传播速度快,而且上传容易,现在手机上网,随时随地,任何一个人,只要他在微博上开了账户,碰到什么事,在第一时间就可以传到网上,只消6 2010是微博年 张鸣 要说2010年重要的事,首先想到的就是微博的横空出世。微博不是推特,甚至还不及夭折的饭否,但是却是中国目前最火的网上传播和交流平台。微博上说话有限制,不仅时不时有删帖,短暂的封口噤声,而且某些多次发帖不谨慎的人,还会被封号,踢出去。但是,这一切依然挡不住人们对微博的热忱,帖子删掉,再发,再删,换个头面再发。如果被封号,就算一世已死,换上二世再申请,冯妇再做,有的人,比如我的朋友萧瀚,居然到了三十一世。 被封三十次还要赖在微博上,可见微博有它的魅力。魅力之一,就是可以比较充分地开展讨论。跟论坛和博客甚至各种网上的聊天工具不同,微博的讨论,可以是几百甚至上千人规模的,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可以一对多,也可以多对多。一个问题,多种观点,多种角度,多种材料,虽说网络是虚拟空间,但参加讨论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大活人。对于多数人而言,理性或多或少还是存在的。碰到尖锐的话题,相互的碰撞可能会非常激烈,但是多数情况下人们还都能明白事理,能尊重事实和道理。虽然很多讨论都会有蛮不讲理的人掺和,毛左、新左和五毛党各显神通,某些极右人士也会出来说一些极端的话,但是他们的市场都不大。微博的讨论没有长篇大论,多数问题不涉及现实,也没有被干预的危险,所以反而比论坛和博客较为从容,不会动辄被打断或者删掉。 在博客上,某些名人还可以放肆一下,说一些讨好上面,嫌恶下面的话,反正关闭了评论的功能,眼不见秒钟内不被删掉,消息就传开了。如果恰好这个人有较多的粉丝,那么传播则以发散型的超几何级数进行,就是这个人粉丝不多,他也可以呼吁那些粉丝众多的微博达人帮着转,一转,就立刻散布开,想封都封不了。从前平面媒体的记者找新闻源还有其他的途径,现在所有的途径都没有微博来的快捷方便,所以,几乎跑新闻的平面媒体的记者,都开了微博,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闻风而动,一窝蜂地涌向事发地,纷纷要求采访。同时,由于记者的加入,消息也传得更加凶猛。

由于微博的这个特点,所以比论坛和博客更容易参与维权。上半年一个记者遭通缉事件,刚一披露,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就让浙江某地的警方坐不住了,迅速缩了回去。而去年的进京抓记者事件,网上网下闹了快一个月,霸道的县委书记才倒了霉。记者自己的维权容易了,其他人的维权,也有了起色,渭南书案,当事人都说,如果没有微博,事情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有转机。而东莞书案,则三天之内,警方就无条件放人。而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在微博上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攻防战,一边是不间断地大力度的删帖,一方面是不间断更大力度的重发,变招发,发到最后,江西方面顶不住了,第一次出现拆迁当事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被免职的事情。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

在微博上,关于拆迁的攻防战还在进行,但是,尽管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地方官也雇用五毛、甚至亲自出马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臭了,臭大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