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挂着国家机关招牌的窝子买卖  

2011-01-30 08: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是干了坏事,暴露的可能性就少多了。更要命的是,这样一来,国家的地方,无论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就变成了领导者自己的土围子,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割据”了。北洋时期军阀割据,有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每个军阀,都用自己的人,家人优先。姥爷,姑爷,舅爷之类的三爷官充斥。在军阀的一亩三分地,都是家天下。 当然,陈文铸局长即便把22个家人都塞进了烟草局,但真的要让局长世袭,自己儿子或者侄子接茬做局长,还有很大的难度。下一任局长,如果有样学样,只能再接着换人,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一来,机关的事务就一塌糊涂了,受损失的,当然是国家。但是,对于这些满脑子封建诸侯意识的领导来说,国家利益,又算得了什么呢?需要考虑的,只有自己家的利益。

,但是干了坏事,暴露的可能性就少多了。更要命的是,这样一来,国家的地方,无论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就变成了领导者自己的土围子,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割据”了。北洋时期军阀割据,有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每个军阀,都用自己的人,家人优先。姥爷,姑爷,舅爷之类的三爷官充斥。在军阀的一亩三分地,都是家天下。 当然,陈文铸局长即便把22个家人都塞进了烟草局,但真的要让局长世袭,自己儿子或者侄子接茬做局长,还有很大的难度。下一任局长,如果有样学样,只能再接着换人,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一来,机关的事务就一塌糊涂了,受损失的,当然是国家。但是,对于这些满脑子封建诸侯意识的领导来说,国家利益,又算得了什么呢?需要考虑的,只有自己家的利益。                           挂着国家机关招牌的窝子买卖

                                      ,但是干了坏事,暴露的可能性就少多了。更要命的是,这样一来,国家的地方,无论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就变成了领导者自己的土围子,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割据”了。北洋时期军阀割据,有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每个军阀,都用自己的人,家人优先。姥爷,姑爷,舅爷之类的三爷官充斥。在军阀的一亩三分地,都是家天下。 当然,陈文铸局长即便把22个家人都塞进了烟草局,但真的要让局长世袭,自己儿子或者侄子接茬做局长,还有很大的难度。下一任局长,如果有样学样,只能再接着换人,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一来,机关的事务就一塌糊涂了,受损失的,当然是国家。但是,对于这些满脑子封建诸侯意识的领导来说,国家利益,又算得了什么呢?需要考虑的,只有自己家的利益。 张鸣

中国的寺庙,过去分成子孙丛林和四方丛林。子孙丛林,就是指那种寺庙是主持的私产,只能传给自己徒弟的(也有师傅偷偷有老婆,所谓徒弟就是自己的儿子)。而私营企业,也分成完全自家的买卖,以及委托外人经理管理的两。前者,也被称为窝子买卖。当然,子孙丛林和窝子买卖,在社会上评价不高,名称就带有贬义。当然,人们很难想象,一个国家机关,会变成窝子买卖。然而,中国的事,就是无奇不有。汕尾市的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文铸,就是把他领导的烟草专卖局,变成了一个自己家的窝子买卖,先后把22位亲属调入烟草局,把持财务、营销、仓库和监察等关键岗位,为了给自己家人腾地方,先后开掉了7,但是干了坏事,暴露的可能性就少多了。更要命的是,这样一来,国家的地方,无论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就变成了领导者自己的土围子,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割据”了。北洋时期军阀割据,有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每个军阀,都用自己的人,家人优先。姥爷,姑爷,舅爷之类的三爷官充斥。在军阀的一亩三分地,都是家天下。 当然,陈文铸局长即便把22个家人都塞进了烟草局,但真的要让局长世袭,自己儿子或者侄子接茬做局长,还有很大的难度。下一任局长,如果有样学样,只能再接着换人,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一来,机关的事务就一塌糊涂了,受损失的,当然是国家。但是,对于这些满脑子封建诸侯意识的领导来说,国家利益,又算得了什么呢?需要考虑的,只有自己家的利益。名业务骨干。( 1 挂着国家机关招牌的窝子买卖 张鸣 中国的寺庙,过去分成子孙丛林和四方丛林。子孙丛林,就是指那种寺庙是主持的私产,只能传给自己徒弟的(也有师傅偷偷有老婆,所谓徒弟就是自己的儿子)。而私营企业,也分成完全自家的买卖,以及委托外人经理管理的两。前者,也被称为窝子买卖。当然,子孙丛林和窝子买卖,在社会上评价不高,名称就带有贬义。当然,人们很难想象,一个国家机关,会变成窝子买卖。然而,中国的事,就是无奇不有。汕尾市的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文铸,就是把他领导的烟草专卖局,变成了一个自己家的窝子买卖,先后把22位亲属调入烟草局,把持财务、营销、仓库和监察等关键岗位,为了给自己家人腾地方,先后开掉了7名业务骨干。( 1月14日,新京报) 烟草专卖局是正经八本的国家机关,然而,陈文铸局长却能把国家机关变成了自家亲属的就业基地,不,一个属于自己家的窝子买卖。人们都知道,烟草专卖局是一个很肥的机关,如果这个机关的领导和关键岗位的人都是一家子,那么,局长要想干点什么事,弄点猫腻,实在是太方便了,重大事务,开个家庭会议就搞定了。什么监督云云,就连形式也没有了。 把国家公器,变成自家私用的工具。这种现象其实不自陈文铸始,也绝非汕尾一地有。任人唯亲,从古自今,就没断过。说的好听点,还美其名曰“内举不避亲”。可惜,这个典故的前面的内容,是“外举不避仇”。骨子里说的是意思,其实是任人唯贤14,新京报)

烟草专卖局是正经八本的国家机关,然而,陈文铸局长却能把国家机关变成了自家亲属的就业基地,不,一个属于自己家的窝子买卖。人们都知道,烟草专卖局是一个很肥的机关,如果这个机关的领导和关键岗位的人都是一家子,那么,局长要想干点什么事,弄点猫腻,实在是太方便了,重大事务,开个家庭会议就搞定了。什么监督云云,就连形式也没有了。

挂着国家机关招牌的窝子买卖 张鸣 中国的寺庙,过去分成子孙丛林和四方丛林。子孙丛林,就是指那种寺庙是主持的私产,只能传给自己徒弟的(也有师傅偷偷有老婆,所谓徒弟就是自己的儿子)。而私营企业,也分成完全自家的买卖,以及委托外人经理管理的两。前者,也被称为窝子买卖。当然,子孙丛林和窝子买卖,在社会上评价不高,名称就带有贬义。当然,人们很难想象,一个国家机关,会变成窝子买卖。然而,中国的事,就是无奇不有。汕尾市的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文铸,就是把他领导的烟草专卖局,变成了一个自己家的窝子买卖,先后把22位亲属调入烟草局,把持财务、营销、仓库和监察等关键岗位,为了给自己家人腾地方,先后开掉了7名业务骨干。( 1月14日,新京报) 烟草专卖局是正经八本的国家机关,然而,陈文铸局长却能把国家机关变成了自家亲属的就业基地,不,一个属于自己家的窝子买卖。人们都知道,烟草专卖局是一个很肥的机关,如果这个机关的领导和关键岗位的人都是一家子,那么,局长要想干点什么事,弄点猫腻,实在是太方便了,重大事务,开个家庭会议就搞定了。什么监督云云,就连形式也没有了。 把国家公器,变成自家私用的工具。这种现象其实不自陈文铸始,也绝非汕尾一地有。任人唯亲,从古自今,就没断过。说的好听点,还美其名曰“内举不避亲”。可惜,这个典故的前面的内容,是“外举不避仇”。骨子里说的是意思,其实是任人唯贤 把国家公器,变成自家私用的工具。这种现象其实不自陈文铸始,也绝非汕尾一地有。任人唯亲,从古自今,就没断过。说的好听点,还美其名曰“内举不避亲”。可惜,这个典故的前面的内容,是“外举不避仇”。骨子里说的是意思,其实是任人唯贤。然而,那些立志要变成一棵大树,遮蔽自己家人的人们,往往都记住了“内举不避亲”,生生糟蹋了古人的原意。其实,公器不可变成私器,这是古人都知道的道理,否则,就没有行之上千年的亲属回避制度。亲属不回避,领导一个单位,上上下下都是家人,自家的事办的倒是方便了,但国家的事就乱七八糟了。所以,陈文铸局长干的这种事,在帝王时代,是皇帝都不能准的,御史举报,肯定是杀头的罪,但是,在我们这里,在21世纪的今天,这样的事,居然存在了好些年。也不是没有人举报揭发,但此前两个月,即。然而,那些立志要变成一棵大树,遮蔽自己家人的人们,往往都记住了“内举不避亲”,生生糟蹋了古人的原意。其实,公器不可变成私器,这是古人都知道的道理,否则,就没有行之上千年的亲属回避制度。亲属不回避,领导一个单位,上上下下都是家人,自家的事办的倒是方便了,但国家的事就乱七八糟了。所以,陈文铸局长干的这种事,在帝王时代,是皇帝都不能准的,御史举报,肯定是杀头的罪,但是,在我们这里,在21世纪的今天,这样的事,居然存在了好些年。也不是没有人举报揭发,但此前两个月,即2010年11月,陈局长的上级单位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对这个事进行了调查,结果却是,反映情况基本失实。也就是说,没这么回事。22个大活人摆在那里,居然都查不出来。可见让一个系统的上级单位查下级单位,老子查儿子,是个多么不靠谱的事。 这样的咄咄怪事能够问世,而且查也查无实据。本质上说明我们现在的国家单位,一把手一手遮天的现象是太严重了。好些单位,虽然没有陈局长走的那么远,那么明目张胆,但任人唯亲,也是一些领导,尤其是一把手的偏好。越是强势的领导,就越有这种偏好。一把手新官上任,第一个动作就是换人,大换血,小换血,总是要换,把关键岗位都换成自己人,好友,同学,学生,老乡,然后感觉就踏实了。而陈局长,也不过就是过了一点,干脆换成了自己家人。本质上,不过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分别。 换上自己人之后,虽说倒未必都是干坏事201011月,陈局长的上级单位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对这个事进行了调查,结果却是,反映情况基本失实。也就是说,没这么回事。22个大活人摆在那里,居然都查不出来。可见让一个系统的上级单位查下级单位,老子查儿子,是个多么不靠谱的事。

这样的咄咄怪事能够问世,而且查也查无实据。本质上说明我们现在的国家单位,一把手一手遮天的现象是太严重了。好些单位,虽然没有陈局长走的那么远,那么明目张胆,但任人唯亲,也是一些领导,尤其是一把手的偏好。越是强势的领导,就越有这种偏好。一把手新官上任,第一个动作就是换人,大换血,小换血,总是要换,把关键岗位都换成自己人,好友,同学,学生,老乡,然后感觉就踏实了。而陈局长,也不过就是过了一点,干脆换成了自己家人。本质上,不过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分别。

换上自己人之后,虽说倒未必都是干坏事,但是干了坏事,暴露的可能性就少多了。更要命的是,这样一来,国家的地方,无论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就变成了领导者自己的土围子,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割据”了。北洋时期军阀割据,有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每个军阀,都用自己的人,家人优先。姥爷,姑爷,舅爷之类的三爷官充斥。在军阀的一亩三分地,都是家天下。

当然,陈文铸局长即便把 挂着国家机关招牌的窝子买卖 张鸣 中国的寺庙,过去分成子孙丛林和四方丛林。子孙丛林,就是指那种寺庙是主持的私产,只能传给自己徒弟的(也有师傅偷偷有老婆,所谓徒弟就是自己的儿子)。而私营企业,也分成完全自家的买卖,以及委托外人经理管理的两。前者,也被称为窝子买卖。当然,子孙丛林和窝子买卖,在社会上评价不高,名称就带有贬义。当然,人们很难想象,一个国家机关,会变成窝子买卖。然而,中国的事,就是无奇不有。汕尾市的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文铸,就是把他领导的烟草专卖局,变成了一个自己家的窝子买卖,先后把22位亲属调入烟草局,把持财务、营销、仓库和监察等关键岗位,为了给自己家人腾地方,先后开掉了7名业务骨干。( 1月14日,新京报) 烟草专卖局是正经八本的国家机关,然而,陈文铸局长却能把国家机关变成了自家亲属的就业基地,不,一个属于自己家的窝子买卖。人们都知道,烟草专卖局是一个很肥的机关,如果这个机关的领导和关键岗位的人都是一家子,那么,局长要想干点什么事,弄点猫腻,实在是太方便了,重大事务,开个家庭会议就搞定了。什么监督云云,就连形式也没有了。 把国家公器,变成自家私用的工具。这种现象其实不自陈文铸始,也绝非汕尾一地有。任人唯亲,从古自今,就没断过。说的好听点,还美其名曰“内举不避亲”。可惜,这个典故的前面的内容,是“外举不避仇”。骨子里说的是意思,其实是任人唯贤22个家人都塞进了烟草局,但真的要让局长世袭,自己儿子或者侄子接茬做局长,还有很大的难度。下一任局长,如果有样学样,只能再接着换人,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一来,机关的事务就一塌糊涂了,受损失的,当然是国家。但是,对于这些满脑子封建诸侯意识的领导来说,国家利益,又算得了什么呢?需要考虑的,只有自己家的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256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