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面子与抹子  

2011-01-16 09: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然,现在对付鼠族,也是这种办法,不让住了,也就没有鼠族了。 大概在10年前,一次到山西开会,得到一本地方官员写的书,名叫《芝麻官悟语》,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做官要当抹子,把事抹平就好。的确,官家重的是面子,抹平了,面子也就有了。什么蚁族,鼠族,多让城市管理者没面子,在外国人面前没面子,把蚁穴和鼠穴给拆了禁掉,等于是抹子抹平了一切。人家看不到“蚂蚁”和“老鼠”,不就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吗? 我们都知道,蚁族和鼠族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存在着一大批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目前的收入状况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住的更好一点。消灭蚁族和鼠族,根本的办法是改善就业,以及多建廉租房(对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开放),同时,也改善我们的大学教育,使之更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也使毕业的大学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虽然,这样的根本解决,需要投入更大,采取更好的办法,当然也大有难度,但是,只要政府有决心,慢慢去做,总能接近目的,这是一种给人希望的做法。现在用抹子抹平,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使问题恶化。虽然一时间蚁族和鼠族看不见了,也有可能把他们

然,现在对付鼠族,也是这种办法,不让住了,也就没有鼠族了。 大概在10年前,一次到山西开会,得到一本地方官员写的书,名叫《芝麻官悟语》,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做官要当抹子,把事抹平就好。的确,官家重的是面子,抹平了,面子也就有了。什么蚁族,鼠族,多让城市管理者没面子,在外国人面前没面子,把蚁穴和鼠穴给拆了禁掉,等于是抹子抹平了一切。人家看不到“蚂蚁”和“老鼠”,不就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吗? 我们都知道,蚁族和鼠族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存在着一大批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目前的收入状况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住的更好一点。消灭蚁族和鼠族,根本的办法是改善就业,以及多建廉租房(对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开放),同时,也改善我们的大学教育,使之更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也使毕业的大学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虽然,这样的根本解决,需要投入更大,采取更好的办法,当然也大有难度,但是,只要政府有决心,慢慢去做,总能接近目的,这是一种给人希望的做法。现在用抹子抹平,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使问题恶化。虽然一时间蚁族和鼠族看不见了,也有可能把他们                              面子与抹子

面子与抹子 张鸣 在蚁族名头出来以后,很是热闹了一阵,热闹劲儿还没过去,现在又出来一个鼠族。所谓的鼠族,就是居住在城市地下室的人,他们的状况,其实跟蚁族相似,即使好点也有限,无非是外来的北漂和新毕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某些在国有事业单位有固定工作的人,工资不高的,也有在地下室居住的。 无论蚁族也好,鼠族也罢,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尤其外国媒体,喜欢追这个话题,当年蚁族这个概念一说出来,蚁族的集聚地唐家岭,马上就成为中外媒体人频繁进出的所在,现在鼠族亮相,地下室也成了媒体人爱去的地方。当初蚁族热,连带的效果是,唐家岭被拆迁,蚁族成群地迁出。现在鼠族亮相,又有消息说,北京市准备在今年1月1日起,集中清理地下室,打算用一年的时间,清除地下室的住客。(中国联合商报, 2010年12月20日) 对于政府的这种应对措施,我是有点先见之明的。当初蚁族热的时候,有媒体问我,政府对此会采取什么措施?我回答说,估计他们不会有什么措施,唯一的可能,是把唐家岭给拆了,让你们找不到地方采访蚁族。话音未落,果然。当                                 张鸣

在蚁族名头出来以后,很是热闹了一阵,热闹劲儿还没过去,现在又出来一个鼠族。所谓的鼠族,就是居住在城市地下室的人,他们的状况,其实跟蚁族相似,即使好点也有限,无非是外来的北漂和新毕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某些在国有事业单位有固定工作的人,工资不高的,也有在地下室居住的。

无论蚁族也好,鼠族也罢,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尤其外国媒体,喜欢追这个话题,当年蚁族这个概念一说出来,蚁族的集聚地唐家岭,马上就成为中外媒体人频繁进出的所在,现在鼠族亮相,地下室也成了媒体人爱去的地方。当初蚁族热,连带的效果是,唐家岭被拆迁,蚁族成群地迁出。现在鼠族亮相,又有消息说,北京市准备在今年1然,现在对付鼠族,也是这种办法,不让住了,也就没有鼠族了。 大概在10年前,一次到山西开会,得到一本地方官员写的书,名叫《芝麻官悟语》,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做官要当抹子,把事抹平就好。的确,官家重的是面子,抹平了,面子也就有了。什么蚁族,鼠族,多让城市管理者没面子,在外国人面前没面子,把蚁穴和鼠穴给拆了禁掉,等于是抹子抹平了一切。人家看不到“蚂蚁”和“老鼠”,不就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吗? 我们都知道,蚁族和鼠族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存在着一大批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目前的收入状况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住的更好一点。消灭蚁族和鼠族,根本的办法是改善就业,以及多建廉租房(对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开放),同时,也改善我们的大学教育,使之更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也使毕业的大学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虽然,这样的根本解决,需要投入更大,采取更好的办法,当然也大有难度,但是,只要政府有决心,慢慢去做,总能接近目的,这是一种给人希望的做法。现在用抹子抹平,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使问题恶化。虽然一时间蚁族和鼠族看不见了,也有可能把他们1日起,集中清理地下室,打算用一年的时间,清除地下室的住客。(中国联合商报, 201012 面子与抹子 张鸣 在蚁族名头出来以后,很是热闹了一阵,热闹劲儿还没过去,现在又出来一个鼠族。所谓的鼠族,就是居住在城市地下室的人,他们的状况,其实跟蚁族相似,即使好点也有限,无非是外来的北漂和新毕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某些在国有事业单位有固定工作的人,工资不高的,也有在地下室居住的。 无论蚁族也好,鼠族也罢,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尤其外国媒体,喜欢追这个话题,当年蚁族这个概念一说出来,蚁族的集聚地唐家岭,马上就成为中外媒体人频繁进出的所在,现在鼠族亮相,地下室也成了媒体人爱去的地方。当初蚁族热,连带的效果是,唐家岭被拆迁,蚁族成群地迁出。现在鼠族亮相,又有消息说,北京市准备在今年1月1日起,集中清理地下室,打算用一年的时间,清除地下室的住客。(中国联合商报, 2010年12月20日) 对于政府的这种应对措施,我是有点先见之明的。当初蚁族热的时候,有媒体问我,政府对此会采取什么措施?我回答说,估计他们不会有什么措施,唯一的可能,是把唐家岭给拆了,让你们找不到地方采访蚁族。话音未落,果然。当20然,现在对付鼠族,也是这种办法,不让住了,也就没有鼠族了。 大概在10年前,一次到山西开会,得到一本地方官员写的书,名叫《芝麻官悟语》,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做官要当抹子,把事抹平就好。的确,官家重的是面子,抹平了,面子也就有了。什么蚁族,鼠族,多让城市管理者没面子,在外国人面前没面子,把蚁穴和鼠穴给拆了禁掉,等于是抹子抹平了一切。人家看不到“蚂蚁”和“老鼠”,不就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吗? 我们都知道,蚁族和鼠族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存在着一大批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目前的收入状况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住的更好一点。消灭蚁族和鼠族,根本的办法是改善就业,以及多建廉租房(对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开放),同时,也改善我们的大学教育,使之更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也使毕业的大学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虽然,这样的根本解决,需要投入更大,采取更好的办法,当然也大有难度,但是,只要政府有决心,慢慢去做,总能接近目的,这是一种给人希望的做法。现在用抹子抹平,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使问题恶化。虽然一时间蚁族和鼠族看不见了,也有可能把他们

的一部分人逼出一线城市,但是,即使到了二线三线城市,他们很可能还是得做蚁族或者鼠族。如果在二、三线城市站不住脚(那里的就业未必一定就好),他们还是得回到北上广来。改善不了就业,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住,他们也得生存。不是抹掉了他们住的地方,他们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样的抹,实质上是加剧和恶化他们的生存,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制造更多更大的麻烦。 喜欢找捷径,喜欢图省事,更在乎自己的面子,成了某些地方官场操作的惯习。只消暂时地求得太平,管他以后洪水滔天。这样下去,说不定以后真的可能洪水滔天。 对于政府的这种应对措施,我是有点先见之明的。当初蚁族热的时候,有媒体问我,政府对此会采取什么措施?我回答说,估计他们不会有什么措施,唯一的可能,是把唐家岭给拆了,让你们找不到地方采访蚁族。话音未落,果然。当然,现在对付鼠族,也是这种办法,不让住了,也就没有鼠族了。

大概在然,现在对付鼠族,也是这种办法,不让住了,也就没有鼠族了。 大概在10年前,一次到山西开会,得到一本地方官员写的书,名叫《芝麻官悟语》,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做官要当抹子,把事抹平就好。的确,官家重的是面子,抹平了,面子也就有了。什么蚁族,鼠族,多让城市管理者没面子,在外国人面前没面子,把蚁穴和鼠穴给拆了禁掉,等于是抹子抹平了一切。人家看不到“蚂蚁”和“老鼠”,不就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吗? 我们都知道,蚁族和鼠族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存在着一大批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目前的收入状况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住的更好一点。消灭蚁族和鼠族,根本的办法是改善就业,以及多建廉租房(对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开放),同时,也改善我们的大学教育,使之更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也使毕业的大学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虽然,这样的根本解决,需要投入更大,采取更好的办法,当然也大有难度,但是,只要政府有决心,慢慢去做,总能接近目的,这是一种给人希望的做法。现在用抹子抹平,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使问题恶化。虽然一时间蚁族和鼠族看不见了,也有可能把他们10年前,一次到山西开会,得到一本地方官员写的书,名叫《芝麻官悟语》,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做官要当抹子,把事抹平就好。的确,官家重的是面子,抹平了,面子也就有了。什么蚁族,鼠族,多让城市管理者没面子,在外国人面前没面子,把蚁穴和鼠穴给拆了禁掉,等于是抹子抹平了一切。人家看不到“蚂蚁”和“老鼠”,不就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吗?

的一部分人逼出一线城市,但是,即使到了二线三线城市,他们很可能还是得做蚁族或者鼠族。如果在二、三线城市站不住脚(那里的就业未必一定就好),他们还是得回到北上广来。改善不了就业,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住,他们也得生存。不是抹掉了他们住的地方,他们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样的抹,实质上是加剧和恶化他们的生存,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制造更多更大的麻烦。 喜欢找捷径,喜欢图省事,更在乎自己的面子,成了某些地方官场操作的惯习。只消暂时地求得太平,管他以后洪水滔天。这样下去,说不定以后真的可能洪水滔天。

我们都知道,蚁族和鼠族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存在着一大批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目前的收入状况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住的更好一点。消灭蚁族和鼠族,根本的办法是改善就业,以及多建廉租房(对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开放),同时,也改善我们的大学教育,使之更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也使毕业的大学生具有更大的竞争力。虽然,这样的根本解决,需要投入更大,采取更好的办法,当然也大有难度,但是,只要政府有决心,慢慢去做,总能接近目的,这是一种给人希望的做法。现在用抹子抹平,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使问题恶化。虽然一时间蚁族和鼠族看不见了,也有可能把他们的一部分人逼出一线城市,但是,即使到了二线三线城市,他们很可能还是得做蚁族或者鼠族。如果在二、三线城市站不住脚(那里的就业未必一定就好),他们还是得回到北上广来。改善不了就业,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住,他们也得生存。不是抹掉了他们住的地方,他们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样的抹,实质上是加剧和恶化他们的生存,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制造更多更大的麻烦。

喜欢找捷径,喜欢图省事,更在乎自己的面子,成了某些地方官场操作的惯习。只消暂时地求得太平,管他以后洪水滔天。这样下去,说不定以后真的可能洪水滔天。

  评论这张
 
阅读(218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