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申遗即为开发?  

2010-08-08 12: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寺庙是新的,道观是新的,一个现代的介子推雕像,高耸在那里。没有翻新的古迹,比如著名的应县木塔,命运也好不了哪儿去。早就听说木塔岌岌可危,但不管塔倒与不倒,旅游业却照旧挺进,只要交了钱,游客还是能昂然上塔,继续加剧塔的危机。 无论自然遗产,还是文化遗产,都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作为最讲究敬天法祖的中国人,按道理,应该更在意祖宗遗产的保护才是。可是 ,无论政府还是个人, 中国人热心的 ,都是开发利用,只要能换来钱,在最短的时间里能换来钱,哪怕毁了,也无所谓。所有挂牌的文化自然遗产过度开发的叫停,都是外面的压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黄牌警告。现在,包括故宫在内,已经有六个已经申下来的遗产被黄牌警告。而我们自己的刹车纠错,往往姗姗来迟,慢了不止半拍。 无可否认,凡是评上遗产的所在,大多具有很大的旅游价值。平心而论,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人,你要想让他们只保护不开发,不享用这种价值,几乎是不可能的。等于是他们捧着金碗要饭,他们不知道这金碗价值也就罢了,知道了,无论如何都不肯的。世界上发达国家的这些遗产,也有旅游业,也在不断地给所在地带来大笔的银子。但是,即使我们不考虑这些遗产的文化价值,单从经济角度来想问题,旅游的开发也是有节制的好,祖宗的饭,要慢慢吃,这样才对得起祖宗。这样,可以细水长流,给子孙百代不断地带来利益,而像现在这样,一两代迅速地耗光,就是再笨的人,也能算出来,总的获利量肯定要减少很多。旅游资源也是一种不可再生性资源,基于资源的短期行为,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经济学上的蠢事。 但是,蠢事总有人喜欢做。眼下,是个中国人集中而且大规模办蠢事的时代。经过那么漫长的贫困,而且以贫困为荣的岁月,被放开了手脚的国人,对于财富的追求,能达到何等的疯狂程度,可以想象。就像一个饿坏了肚子的饿汉,一下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吃的都塞进肚子里,欲望的释放,如脱缰之野马。所以,在释改革能量之时,出现物语横流的疯狂,没什么奇怪的。所有耗干旅游资源的举动,不仅地方政府在干,当地的百姓也在干,甚至干的比政府还疯狂。每个遗产所在地的农民,无不热切地欢迎而且参与旅游事业,对遗产没有任何怜惜之意。 当然,真正有威胁的破坏性开发,还是政府才能做得到。我们的政府,迄今为止,还是公司化的政府,具有比任何个人、企业都大的牟利冲动。所以,破坏遗产的刹车之举,地方政府是不会干的,在国内而言,唯一可能性的刹车之手,只能来自上级,确切地说,来自中央政府。显然,仅仅有这样的刹车,是刹不住车的,一旦车已经脱离了轨道,带着惯性冲出去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车毁人亡。就文化遗产而言,就是眼睁睁看着祖宗留下来的这点东西,被糟尽,给后人落下个茫茫大地真干净。 老百姓有迅速发财的冲动,地方官更有迅速制造GDP的冲动,每一任官员,都为自己的政绩负责,势必只能竭泽而渔。落到自然和文化遗产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寺庙是新的,道观是新的,一个现代的介子推雕像,高耸在那里。没有翻新的古迹,比如著名的应县木塔,命运也好不了哪儿去。早就听说木塔岌岌可危,但不管塔倒与不倒,旅游业却照旧挺进,只要交了钱,游客还是能昂然上塔,继续加剧塔的危机。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

无论自然遗产,还是文化遗产,都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作为最讲究敬天法祖的中国人,按道理,应该更在意祖宗遗产的保护才是。可是 ,无论政府还是个人, 。寺庙是新的,道观是新的,一个现代的介子推雕像,高耸在那里。没有翻新的古迹,比如著名的应县木塔,命运也好不了哪儿去。早就听说木塔岌岌可危,但不管塔倒与不倒,旅游业却照旧挺进,只要交了钱,游客还是能昂然上塔,继续加剧塔的危机。 无论自然遗产,还是文化遗产,都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作为最讲究敬天法祖的中国人,按道理,应该更在意祖宗遗产的保护才是。可是 ,无论政府还是个人, 中国人热心的 ,都是开发利用,只要能换来钱,在最短的时间里能换来钱,哪怕毁了,也无所谓。所有挂牌的文化自然遗产过度开发的叫停,都是外面的压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黄牌警告。现在,包括故宫在内,已经有六个已经申下来的遗产被黄牌警告。而我们自己的刹车纠错,往往姗姗来迟,慢了不止半拍。 无可否认,凡是评上遗产的所在,大多具有很大的旅游价值。平心而论,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人,你要想让他们只保护不开发,不享用这种价值,几乎是不可能的。等于是他们捧着金碗要饭,他们不知道这金碗价值也就罢了,知道了,无论如何都不肯的。世界上发达国家的这些遗产,也有旅游业,也在不断地给所在地带来大笔的银子。但是,即使我们不考虑这些遗产的文化价值,单从经济角度来想问题,旅游的开发也是有节制的好,祖宗的饭,要慢慢吃,这样才对得起祖宗。这样,可以细水长流,给子孙百代不断地带来利益,而像现在这样,一两代迅速地耗光,就是再笨的人,也能算出来,总的获利量肯定要减少很多。旅游资源也是一种不可再生性资源,基于资源的短期行为,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经济学上的蠢事。 但是,蠢事总有人喜欢做。眼下,是个中国人集中而且大规模办蠢事的时代。经过那么漫长的贫困,而且以贫困为荣的岁月,被放开了手脚的国人,对于财富的追求,能达到何等的疯狂程度,可以想象。就像一个饿坏了肚子的饿汉,一下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吃的都塞进肚子里,欲望的释放,如脱缰之野马。所以,在释改革能量之时,出现物语横流的疯狂,没什么奇怪的。所有耗干旅游资源的举动,不仅地方政府在干,当地的百姓也在干,甚至干的比政府还疯狂。每个遗产所在地的农民,无不热切地欢迎而且参与旅游事业,对遗产没有任何怜惜之意。 当然,真正有威胁的破坏性开发,还是政府才能做得到。我们的政府,迄今为止,还是公司化的政府,具有比任何个人、企业都大的牟利冲动。所以,破坏遗产的刹车之举,地方政府是不会干的,在国内而言,唯一可能性的刹车之手,只能来自上级,确切地说,来自中央政府。显然,仅仅有这样的刹车,是刹不住车的,一旦车已经脱离了轨道,带着惯性冲出去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车毁人亡。就文化遗产而言,就是眼睁睁看着祖宗留下来的这点东西,被糟尽,给后人落下个茫茫大地真干净。 老百姓有迅速发财的冲动,地方官更有迅速制造GDP的冲动,每一任官员,都为自己的政绩负责,势必只能竭泽而渔。落到自然和文化遗产 中国人热心的 ,都是开发利用,只要能换来钱,在最短的时间里能换来钱,哪怕毁了,也无所谓。所有挂牌的文化自然遗产过度开发的叫停,都是外面的压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黄牌警告。现在,包括故宫在内,已经有六个已经申下来的遗产被黄牌警告。而我们自己的刹车纠错,往往姗姗来迟,慢了不止半拍。

上,当然就是在短时间内尽快地开发,压榨,在单位时间内压出最多的油来。如果上一任每年游客一百万,那么下一任一定要争取两百万,三百万,余此类推,糟坏,糟完拉倒。显然,这种冲动不是上面在宣传上不提倡GDP至上就能解决的,因为,政府的职能没有真的变过来,整个政府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府依旧是拉动现代化的火车头,地方官就只能保持这种冲动。 所以说,自然和文化遗产的过度商业开发,绝不可能因中央一些部委下了禁令,就会真的刹住车。顶多停上几日,然后就加速运转,一切照旧。因为,跟禁令比起来,真正起作用的是结构。在公司型政府结构面前,别说禁令,就是所有官员的思想都转了过来,充分认识到遗产的价值,他们也照旧会过度开发。这样的政府结构,就是制造追求功利主义的短期利益的最好温床。对地方官而言,长远的利益就是有了,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自己又在哪里? 所以,想要改变这一切,仅仅靠几个禁令是无济于事的。要下决心改变政府的职能,让政府像个政府,别像公司。唯一的办法,是用笼子把政府这头狮子装起来,把它的利爪和利牙包起来。让真正的公司做市场的事,政府只做裁判,做治安。然后再制定几个严格的法律,严格约束遗产的开发。如此,才能保住这些遗产,给后代留点东西。 不过,遗产是不能再生的,破坏了,就一去不返,时代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面对如狼似虎的地方政府,如狼似虎的当地百姓,如果再这样下去。多少年之后,我们这一代人,也许留下的,只能是骂名了。 无可否认,凡是评上遗产的所在,大多具有很大的旅游价值。平心而论,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人,你要想让他们只保护不开发,不享用这种价值,几乎是不可能的。等于是他们捧着金碗要饭,他们不知道这金碗价值也就罢了,知道了,无论如何都不肯的。世界上发达国家的这些遗产,也有旅游业,也在不断地给所在地带来大笔的银子。但是,即使我们不考虑这些遗产的文化价值,单从经济角度来想问题,旅游的开发也是有节制的好,祖宗的饭,要慢慢吃,这样才对得起祖宗。这样,可以细水长流,给子孙百代不断地带来利益,而像现在这样,一两代迅速地耗光,就是再笨的人,也能算出来,总的获利量肯定要减少很多。旅游资源也是一种不可再生性资源,基于资源的短期行为,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经济学上的蠢事。

但是,蠢事总有人喜欢做。眼下,是个中国人集中而且大规模办蠢事的时代。经过那么漫长的贫困,而且以贫困为荣的岁月,被放开了手脚的国人,对于财富的追求,能达到何等的疯狂程度,可以想象。就像一个饿坏了肚子的饿汉,一下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吃的都塞进肚子里,欲望的释放,如脱缰之野马。所以,在释改革能量之时,出现物语横流的疯狂,没什么奇怪的。所有耗干旅游资源的举动,不仅地方政府在干,当地的百姓也在干,甚至干的比政府还疯狂。每个遗产所在地的农民,无不热切地欢迎而且参与旅游事业,对遗产没有任何怜惜之意。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

当然,真正有威胁的破坏性开发,还是政府才能做得到。我们的政府,迄今为止,还是公司化的政府,具有比任何个人、企业都大的牟利冲动。所以,破坏遗产的刹车之举,地方政府是不会干的,在国内而言,唯一可能性的刹车之手,只能来自上级,确切地说,来自中央政府。显然,仅仅有这样的刹车,是刹不住车的,一旦车已经脱离了轨道,带着惯性冲出去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车毁人亡。就文化遗产而言,就是眼睁睁看着祖宗留下来的这点东西,被糟尽,给后人落下个茫茫大地真干净。

老百姓有迅速发财的冲动,地方官更有迅速制造GDP的冲动,每一任官员,都为自己的政绩负责,势必只能竭泽而渔。落到自然和文化遗产上,当然就是在短时间内尽快地开发,压榨,在单位时间内压出最多的油来。如果上一任每年游客一百万,那么下一任一定要争取两百万,三百万,余此类推,糟坏,糟完拉倒。显然,这种冲动不是上面在宣传上不提倡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GDP至上就能解决的,因为,政府的职能没有真的变过来,整个政府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府依旧是拉动现代化的火车头,地方官就只能保持这种冲动。

所以说,自然和文化遗产的过度商业开发,绝不可能因中央一些部委下了禁令,就会真的刹住车。顶多停上几日,然后就加速运转,一切照旧。因为,跟禁令比起来,真正起作用的是结构。在公司型政府结构面前,别说禁令,就是所有官员的思想都转了过来,充分认识到遗产的价值,他们也照旧会过度开发。这样的政府结构,就是制造追求功利主义的短期利益的最好温床。对地方官而言,长远的利益就是有了,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自己又在哪里?

所以,想要改变这一切,仅仅靠几个禁令是无济于事的。要下决心改变政府的职能,让政府像个政府,别像公司。唯一的办法,是用笼子把政府这头狮子装起来,把它的利爪和利牙包起来。让真正的公司做市场的事,政府只做裁判,做治安。然后再制定几个严格的法律,严格约束遗产的开发。如此,才能保住这些遗产,给后代留点东西。

申遗即为开发?                 张鸣 中国的申遗热,已经热过好几拨了,现在也没有退烧的意思。原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重点是为了保护,百分之百地为了保护这些遗产不受破坏。即使开发,也只能是适度的。但是,桔越淮北而变枳,什么事到了中国就变味。但凡变成遗产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当地政府的大力开发,遗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摇钱树。以至于在人们眼里,申遗跟发展旅游是一回事。申下来了,当地的旅游业就高歌猛进,理所当然地高歌猛进。政府的开发与旅客的纷至沓来,不可避免地加剧了遗产的损坏。 其实中国人知道旅游业这回事,总共没多少年。但现在已经成了旅游业最积极的开发者,一种思路是造假古董,不管真假,听风就是雨,拉两个专家论证一下本地有哪些名人,头几号的祖宗,黄帝炎帝,伏羲女娲之类的最好,祖宗抢完了,就抢名人,上过电视剧的最佳,比如诸葛亮、刘备、关羽,连潘金莲、西门庆也跟着走红。古装电视剧上只要出现过的人物,几乎立刻就能演成一场又一场的名人故里争夺战。在相关地方政府看来,抢西门庆跟抢孔子,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这种事,虽说挺恶心,但比起糟蹋文化遗产来,还是小巫一个。反正无非是花钱造假古董,塑一个又一个近看类人,远看像怪的名人巨像,一个又个钢筋水泥的亭榭楼台,能骗来傻子上门旅游,算是收回投资,骗不来,算是交了学费。因为再怎么折腾,毕竟没有把真的古人遗迹或者自然风光糟蹋了。 张家界自然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一度打算架设天梯,总算在各方的反对下,在联合国的压力下取消了。但各个旅游景点人为的路和桥,还是多了,已经让人感到不大自然了。上半年电影《阿凡达》大卖,据说有关镜头是在张家界拍,张家界就因此有了哈里路亚山。至于文化遗产,因为申遗而遭到厄运的就更多。最早的时候,地方政府是把古迹修饰一新,然后申遗,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于是就申下来之后,再大修大建。曲阜的孔庙,一度地方政府居然打算把孔林的古树全砍了,栽上地方官认为好看的树,若不是有有力者恰好在他们已经动手砍树之际劝说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丽江古城,原住民被迁出,几乎变成了商业城,大理古城,稍好一点,但也文化气息日弱,市场气味日浓。湖南的凤凰古城,古城那段江面,要接受新城区下水道污水的洗礼,游客定期闻臭味也就罢了,古城的木质吊脚楼,在污水的侵蚀下,估计挺不了太久。山西的平遥古城,自打成为文化遗产之后,为了旅游的需要,添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古城内外不古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说是修旧如旧,其实就是修旧如新,新的让人耀眼。中国可以派出古建修复队到柬埔寨修吴哥窟,但自己的古建修整,却尽是那些一般的工程队在干。山西的绵山,一个据说是介子推被烧死的地方,也是一个挺知名的佛教和道教遗迹,由于开发较早,结果整个山上,除了几条铁链子还是旧的,所有的建筑都金碧辉煌,什么遗迹都不见了

不过,遗产是不能再生的,破坏了,就一去不返,时代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面对如狼似虎的地方政府,如狼似虎的当地百姓,如果再这样下去。多少年之后,我们这一代人,也许留下的,只能是骂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754)| 评论(1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