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对“坏榜样”的担忧  

2010-07-30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然,真正让教育部头痛的,还远不止这些。从小学到大学的官僚化体系,不止对教育行政部门,而且对于所有学校的官僚而言,是一种最佳的结构。尽管人人痛恨学校的官僚化,衙门化和行政化,但恰好这三化,才可以实现教育行政体系和体系内官僚的利益最大化。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像南方科大那样,就意味着教育行政体系,就成了一个只管法规制定以及技术指导的部门。这样的部门,也就没有多少事可做了,自然,也就没有权了。 官僚化行政化的大学办不好,这是人人都明白的事。这些年人们用脚投票,出国留学越来越热,高考考生连年大幅度下降,很多考生直接进国外大学读书。唯一的门槛,是出国读大学成本太高,还能把大部分考生挡住。如果国内有大学像国际通行标准来办,比如南方科大像香港科大那样办,把成本大幅度降下来,那么,对国内现行大学体系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追求权力,是官僚机构的本能,即使官僚们都明白大学官僚化行政化不好,但为了利益,也没有人乐意改变现状。不改变现状,就不能允许一个异类出来搅局。有了一个,也许就会有第二、第三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坏榜样的力量更是无穷。当年晚清咸丰皇帝当家的时候,中国跟英法签的天津条约,其实在本质上跟后来签的北京条约没有什么不同。咸丰皇帝之所以不肯让天津条约落到实处,关键是他不肯跟西方建立外交关系,让外国公使驻京。因为他实在害怕在北京存在着一些见了皇帝不下跪的人,他担心他的国民学了坏榜样             对“坏榜样”的担忧 。结果这个担心让英法联军攻下北京,烧掉了圆明园,多赔了几百万两银子。最终,外国公使,还得进北京。 当世界上的旧体系要发生变革的时候,首先往往是从一个小裂口开始的。固步自封的人,首先的冲动,是封住这个裂口。在他们看来,先例一开,后果不堪设想,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但是,变革早晚还是会来的,来了之后,人们发现,其实事情没什么了不起。原来的担忧,其实只是杞人忧天,天塌不下来,人还要生活,只是在一个新的条件下生活而已。 我相信,南方科大的准生证,早晚还是会下来的。即使现在不给,早晚也得给,即使封掉了南方科大,历史也未必会退回去,还会有北方科大,东方科大冒出来。只是,成本会比较高而已,而教育部付出的成本,会更高。

                 张鸣

。结果这个担心让英法联军攻下北京,烧掉了圆明园,多赔了几百万两银子。最终,外国公使,还得进北京。 当世界上的旧体系要发生变革的时候,首先往往是从一个小裂口开始的。固步自封的人,首先的冲动,是封住这个裂口。在他们看来,先例一开,后果不堪设想,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但是,变革早晚还是会来的,来了之后,人们发现,其实事情没什么了不起。原来的担忧,其实只是杞人忧天,天塌不下来,人还要生活,只是在一个新的条件下生活而已。 我相信,南方科大的准生证,早晚还是会下来的。即使现在不给,早晚也得给,即使封掉了南方科大,历史也未必会退回去,还会有北方科大,东方科大冒出来。只是,成本会比较高而已,而教育部付出的成本,会更高。在中国,准生证是个大事,不止人如此,事也如此。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嚷嚷多日,筹备数年,新校长朱清时到任有日,一批教师也已经选好,地皮早就给了。原计划2010年秋季托中国科大招当然,真正让教育部头痛的,还远不止这些。从小学到大学的官僚化体系,不止对教育行政部门,而且对于所有学校的官僚而言,是一种最佳的结构。尽管人人痛恨学校的官僚化,衙门化和行政化,但恰好这三化,才可以实现教育行政体系和体系内官僚的利益最大化。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像南方科大那样,就意味着教育行政体系,就成了一个只管法规制定以及技术指导的部门。这样的部门,也就没有多少事可做了,自然,也就没有权了。 官僚化行政化的大学办不好,这是人人都明白的事。这些年人们用脚投票,出国留学越来越热,高考考生连年大幅度下降,很多考生直接进国外大学读书。唯一的门槛,是出国读大学成本太高,还能把大部分考生挡住。如果国内有大学像国际通行标准来办,比如南方科大像香港科大那样办,把成本大幅度降下来,那么,对国内现行大学体系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追求权力,是官僚机构的本能,即使官僚们都明白大学官僚化行政化不好,但为了利益,也没有人乐意改变现状。不改变现状,就不能允许一个异类出来搅局。有了一个,也许就会有第二、第三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坏榜样的力量更是无穷。当年晚清咸丰皇帝当家的时候,中国跟英法签的天津条约,其实在本质上跟后来签的北京条约没有什么不同。咸丰皇帝之所以不肯让天津条约落到实处,关键是他不肯跟西方建立外交关系,让外国公使驻京。因为他实在害怕在北京存在着一些见了皇帝不下跪的人,他担心他的国民学了坏榜样50人。可谓万事具备,孩子破了羊水都露头了,但准生证却还没下来。据南方科大的校长朱清时说,审批手续,还在教育部转。

显然,这不是官僚作风的问题。尽管中国的官僚机构官僚气十足,但一个大学的准生证,还是用不着拖到这个地步,更何况,推动南方科大的势力也足够大,仅仅是手续问题,准生证不会如此难产。这里面的关键,是个思想问题。谁叫南方科大还没出生,就把去官化,教授治校叫得那么响呢?这一叫,很多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等于是说,这个深圳南方科技大学,跟大陆所有现存的大学都不一样,没有行政级别,管理体制蝎子拉屎独一份。这对于这所大学以及目前的教育管理体制而言,的确是个难题:在一个官僚金字塔结构里,人们怎么安置这所大学呢?给它放哪儿好呢?这样的难题,刚上任的朱时清已经碰上了,在深圳教育系统开会,主办部门不知道该给这个没有级别的校长安排在什么地方坐,坐后面人家是院士,坐前面他又没有级别。显然,这样的难题,如果南方科大真的准生了,将会不间断地碰到,南方科大尴尬,教育部也尴尬,今后评比,考核,检查都非常的麻烦,给这所学校放在那一类合适呢?

当然,真正让教育部头痛的,还远不止这些。从小学到大学的官僚化体系,不止对教育行政部门,而且对于所有学校的官僚而言,是一种最佳的结构。尽管人人痛恨学校的官僚化,衙门化和行政化,但恰好这三化,才可以实现教育行政体系和体系内官僚的利益最大化。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像南方科大那样,就意味着教育行政体系,就成了一个只管法规制定以及技术指导的部门。这样的部门,也就没有多少事可做了,自然,也就没有权了。

。结果这个担心让英法联军攻下北京,烧掉了圆明园,多赔了几百万两银子。最终,外国公使,还得进北京。 当世界上的旧体系要发生变革的时候,首先往往是从一个小裂口开始的。固步自封的人,首先的冲动,是封住这个裂口。在他们看来,先例一开,后果不堪设想,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但是,变革早晚还是会来的,来了之后,人们发现,其实事情没什么了不起。原来的担忧,其实只是杞人忧天,天塌不下来,人还要生活,只是在一个新的条件下生活而已。 我相信,南方科大的准生证,早晚还是会下来的。即使现在不给,早晚也得给,即使封掉了南方科大,历史也未必会退回去,还会有北方科大,东方科大冒出来。只是,成本会比较高而已,而教育部付出的成本,会更高。

官僚化行政化的大学办不好,这是人人都明白的事。这些年人们用脚投票,出国留学越来越热,高考考生连年大幅度下降,很多考生直接进国外大学读书。唯一的门槛,是出国读大学成本太高,还能把大部分考生挡住。如果国内有大学像国际通行标准来办,比如南方科大像香港科大那样办,把成本大幅度降下来,那么,对国内现行大学体系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追求权力,是官僚机构的本能,即使官僚们都明白大学官僚化行政化不好,但为了利益,也没有人乐意改变现状。不改变现状,就不能允许一个异类出来搅局。有了一个,也许就会有第二、第三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坏榜样的力量更是无穷。当年晚清咸丰皇帝当家的时候,中国跟英法签的天津条约,其实在本质上跟后来签的北京条约没有什么不同。咸丰皇帝之所以不肯让天津条约落到实处,关键是他不肯跟西方建立外交关系,让外国公使驻京。因为他实在害怕在北京存在着一些见了皇帝不下跪的人,他担心他的国民学了坏榜样。结果这个担心让英法联军攻下北京,烧掉了圆明园,多赔了几百万两银子。最终,外国公使,还得进北京。

             对“坏榜样”的担忧                  张鸣 在中国,准生证是个大事,不止人如此,事也如此。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嚷嚷多日,筹备数年,新校长朱清时到任有日,一批教师也已经选好,地皮早就给了。原计划2010年秋季托中国科大招50人。可谓万事具备,孩子破了羊水都露头了,但准生证却还没下来。据南方科大的校长朱清时说,审批手续,还在教育部转。 显然,这不是官僚作风的问题。尽管中国的官僚机构官僚气十足,但一个大学的准生证,还是用不着拖到这个地步,更何况,推动南方科大的势力也足够大,仅仅是手续问题,准生证不会如此难产。这里面的关键,是个思想问题。谁叫南方科大还没出生,就把去官化,教授治校叫得那么响呢?这一叫,很多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等于是说,这个深圳南方科技大学,跟大陆所有现存的大学都不一样,没有行政级别,管理体制蝎子拉屎独一份。这对于这所大学以及目前的教育管理体制而言,的确是个难题:在一个官僚金字塔结构里,人们怎么安置这所大学呢?给它放哪儿好呢?这样的难题,刚上任的朱时清已经碰上了,在深圳教育系统开会,主办部门不知道该给这个没有级别的校长安排在什么地方坐,坐后面人家是院士,坐前面他又没有级别。显然,这样的难题,如果南方科大真的准生了,将会不间断地碰到,南方科大尴尬,教育部也尴尬,今后评比,考核,检查都非常的麻烦,给这所学校放在那一类合适呢? 当世界上的旧体系要发生变革的时候,首先往往是从一个小裂口开始的。固步自封的人,首先的冲动,是封住这个裂口。在他们看来,先例一开,后果不堪设想,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但是,变革早晚还是会来的,来了之后,人们发现,其实事情没什么了不起。原来的担忧,其实只是杞人忧天,天塌不下来,人还要生活,只是在一个新的条件下生活而已。

我相信,南方科大的准生证,早晚还是会下来的。即使现在不给,早晚也得给,即使封掉了南方科大,历史也未必会退回去,还会有北方科大,东方科大冒出来。只是,成本会比较高而已,而教育部付出的成本,会更高。

  评论这张
 
阅读(206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