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从评模到勒脖  

2010-02-22 14: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评模到勒脖

张鸣

快过年了,总有些消息让你感动。有消息说,河南省清理评比达标表彰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如果从2007年算起,一共清理评比达标表彰活动,达6929个,从2009年算起,则清理撤销各类评比达标表彰项目3246个。保留了61项,撤销率为98·16%。(210日,大河网)

当然,在被感动之前,首先是感慨,一个省的评比达标表彰项目,在未清理前,居然能有将近7000个,而且这项目,居然有98%以上都是没有必要的。虽然分属各行各业,但可以想象,这个省的基层单位,每年需要参加的评比达标和表彰活动,得有多少?河南如此,其他地方也如此,连中央部委也差不多。不归地方管辖的教育部直属大学,据说每年的评比达标表彰,也有几十个。基层单位的有关部门连带领导,每年光是送往迎来,组织参评,提交材料就得占用相当多的时间。每次评比,还得塞点包袱,打点一下,否则,名次就上不去,或者达标达不了。评比多了,也有好处,反正你到任何一个单位去,无论这个单位是政府机关,还是事业单位,还是私营企业,也不管这个单位实际状况如何,反正都是一墙,一屋子的各种奖状,锦旗,奖杯,门外都是大小不一的达标金属牌。全国上下一片红,都是先进模范。

中国人喜欢被表扬,口头夸夸嫌不过瘾,于是有牌坊,功牌,现在变成了奖状、锦旗和奖章、勋章。在没有奖金的年代,获奖不过是一张纸,可大家高兴。人的追求,在管理学上可以转化为一种激励方式,所以,评先进,树劳模,就成为一种评模治国模式。不管国家政策优劣,状况好坏,只消不断地评出先进模范,树起典型来,所有的困难,危机,就都可能被淹没在先进模范人物的感人事迹里,就算这些困难和危机,本是由于决策者自身的失误甚至瞎指挥造成的,也全无关系。底下的人,在一次次被感动得稀里哗啦之际,没有人会想起来总结经验教训,更谈不上追究责任。管理学上表彰性的激励,在中国曾经被创造性地应用在治国方面,取得了超常的成功。

改革开放以来,人有点学精了,传统式的荣誉激励,有些失灵。这只是在个人层面上如此,在单位层面,评模反而越来越多了。各种评比表彰花样翻新地出台。由于主持评的人,无非是要利益,拿评审费和好处费;参评的人,无非靠获奖,增加自己的业绩,让自己脸上有光,所以,评比表彰,逐渐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一、二、三等奖一堆,然后都是优秀奖。一表彰,舞台上站满了人。时间一长,外国人或者假装的外国人也看出了门道,在国外胡乱设一个什么奖,只要国内的企业,当然也有影视制作单位,一手钱,一手货,然后奖杯捧回家,就可以吹牛,自己在国外获了国际大奖。

当然,最狠的还是达标。由于评比和表彰,逐渐成了忽悠,项目越多,边际效益越差,评多了,人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所以,一些部门,包括一些从权力部门转化来的各种行业协会,开始弄出达标的名堂。一个按道理仅仅是民间组织的行业协会,怎么可能决定哪个单位达标与否呢?能。反正只消有办法获得有关部门的授权或者默许,人家就敢搞达标评比。从字面上看,先进与否是好与不太好的分别,而达标与否就是合格不合格的分别了。所以,没有单位,敢于轻视达标的评比,企业更是如此,一旦被人传出这个企业行业评比不达标,产品还卖不卖了?就这样,评模,变成了勒脖。勒脖,从本质上讲,跟黑社会的敲诈勒索,并无本质区别。再往下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评比达标和表彰?关键是挂靠在政府机构身上的机构太多。绝大多数评比达标表彰,都是他们弄出来的。然而,为什么政府机构喜欢让人挂靠?还不是有利可图,自己不好干的事,通过挂靠机构干,自己坐地分钱。所以,单单把评比之类的项目弄掉,不解决根本问题。政府要把自己身上摘干净了,才是正经。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