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让子弹飞是一种革命  

2010-12-25 1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形,有点像后来的革命,但其实未必。真正的农民,是否真的乐意把乡绅的家财分掉,人给杀光,其实不是没有争议的。电影的拍摄地,广东开平的碉楼群,当年里面住的不是什么称霸一方的土豪劣绅,而是安分守己的华侨富商。在辛亥革命后,广东遍地是匪的年月里,一般的百姓跟这些富商一样,畏匪如虎,最希望的,是政府把匪给剿了。真的红色革命,也不是像姜文电影的某些看客想的那样,用浮财和胜利,哪怕是欺骗的胜利就可以动员起来的。革命中真正冲锋陷阵的,其实多为那些光着脊梁的影子,尽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电影虚构的发生地在鹅城,而影片中时不时就会出现几只呆头呆脑的鹅,这也许是一种象征,一种愚民的暗喻。恍惚间,我感觉,看电影的人,没准也被当成了鹅,呆鹅。                                  让子弹飞是一种革命

                                        张鸣

跟我所喜欢的姜文的另一电影《鬼子来了》相比,《让子弹飞》有几分魔幻,火车自己有动力(冒烟),却让一群马拉着,两把斧子砍进铁轨里,颠飞了列车,汤师爷下半身被炸上了树梢,上半身却还可以说话,城边上不分青红皂白只管擂鼓的女子,县城的城墙上,挂着铁血十八星旗,这个旗,自打武昌起义之后,就没有人用过。这部电影,原本就不是历史片,魔幻一点,好看。

不过,电影里的故事,却是它标注的那个北洋时期可能发生的事情。一个土匪,劫杀了上任的县长,然后自己拿着全套的公文,走马上任。其实,再往前推,王朝时代,这种事一样会有。那年月又没有照片,如果上任的县足够偏远,当地自然没有人认得新官,上司也懒得去考察,大抵就可以这样混上一阵。把税收到2010年的奇事,在北洋时代也是历史的真实,当年四川的军阀刘存厚,在他统治的川北,就真的把田赋预征到了2010年左右。

如果这部电影像某些人说的那样,表达了革命,也是一种在北洋时期开始的时候,发生过的革命。在《让子弹飞》里,当假张麻子把辛亥误为一个地名的时候,黄四郎纠正道,辛亥是一种革命。这个每每令我大笑的电影,我感觉,这句话说的最精辟。辛亥就是一种革命,一种同盟会这样的革命党人才能策动的革命。《让子弹飞》说的如果是革命话,也只能是一场当年革命党人的革命,而非我们某些看官眼里别的什么革命。

,一齐欢呼,一齐奔跑,一齐抢劫。革命的发动者,无疑是张麻子和他的弟兄。即便如此,散了银子,也发了枪,仍然不足以让群众起来跟着革命。城里所有的钱都进了黄家的碉楼,所点起的群众怒火,也不烧不起革命烈火,即使有枪在手,也是烧火棍。只有张麻子拿到了黄四郎的替身,假作打赢了,捉到了真的黄四郎,而且当众切下了这个无辜者的脑袋,群众才起来,冲进黄家。于是革命成了功,大家把黄家搬了个空,光脊梁的人们手里的枪,换成了乱七八糟的浮财。 这样的革命,跟当年辛亥的勇士们的革命,实在是太相似了。当年的革命党人,个个都是英雄史观,他们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先知先觉,也有后知后觉,有英雄,也有群氓。所谓的革命,就是要他们这些英雄打天下,拯救黎民百姓。但是他们所要拯救的百姓,却是愚昧的群氓,革命无需动员他们,只要英雄们打赢了,群氓自然就会跟上。正因为如此,革命党人多少次的起义,都是他们单打独斗,顶多拉些会党和土匪参加,因为在他们看来,即使会党和土匪,也比一般的百姓革命性要多些。 可惜,辛亥革命,革命党算是打赢了,但群氓们却没有跟着走。他们只是做了看客,有些惋惜地看着皇帝垮台,一些莫名其妙的新人登上舞台,他们宁愿跟着过去熟识的乡绅走。因此,革命党的革命,在很多地方,只是跟红楼梦里的晴雯一样,担了个虚名,政权还是乡绅的。电影里的革命对象,不是辛亥这种革命里的清政府,而是黄四爷这样的豪绅。革命的真正动力,无非是黄四爷家的浮财,包括桌椅板凳。这个情 除了几个土匪和几个家丁,电影里所有的百姓都是些光着脊梁的模糊影子,只会一齐跪倒,一齐欢呼,一齐奔跑,一齐抢劫。革命的发动者,无疑是张麻子和他的弟兄。即便如此,散了银子,也发了枪,仍然不足以让群众起来跟着革命。城里所有的钱都进了黄家的碉楼,所点起的群众怒火,也不烧不起革命烈火,即使有枪在手,也是烧火棍。只有张麻子拿到了黄四郎的替身,假作打赢了,捉到了真的黄四郎,而且当众切下了这个无辜者的脑袋,群众才起来,冲进黄家。于是革命成了功,大家把黄家搬了个空,光脊梁的人们手里的枪,换成了乱七八糟的浮财。

这样的革命,跟当年辛亥的勇士们的革命,实在是太相似了。当年的革命党人,个个都是英雄史观,他们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先知先觉,也有后知后觉,有英雄,也有群氓。所谓的革命,就是要他们这些英雄打天下,拯救黎民百姓。但是他们所要拯救的百姓,却是愚昧的群氓,革命无需动员他们,只要英雄们打赢了,群氓自然就会跟上。正因为如此,革命党人多少次的起义,都是他们单打独斗,顶多拉些会党和土匪参加,因为在他们看来,即使会党和土匪,也比一般的百姓革命性要多些。

,一齐欢呼,一齐奔跑,一齐抢劫。革命的发动者,无疑是张麻子和他的弟兄。即便如此,散了银子,也发了枪,仍然不足以让群众起来跟着革命。城里所有的钱都进了黄家的碉楼,所点起的群众怒火,也不烧不起革命烈火,即使有枪在手,也是烧火棍。只有张麻子拿到了黄四郎的替身,假作打赢了,捉到了真的黄四郎,而且当众切下了这个无辜者的脑袋,群众才起来,冲进黄家。于是革命成了功,大家把黄家搬了个空,光脊梁的人们手里的枪,换成了乱七八糟的浮财。 这样的革命,跟当年辛亥的勇士们的革命,实在是太相似了。当年的革命党人,个个都是英雄史观,他们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先知先觉,也有后知后觉,有英雄,也有群氓。所谓的革命,就是要他们这些英雄打天下,拯救黎民百姓。但是他们所要拯救的百姓,却是愚昧的群氓,革命无需动员他们,只要英雄们打赢了,群氓自然就会跟上。正因为如此,革命党人多少次的起义,都是他们单打独斗,顶多拉些会党和土匪参加,因为在他们看来,即使会党和土匪,也比一般的百姓革命性要多些。 可惜,辛亥革命,革命党算是打赢了,但群氓们却没有跟着走。他们只是做了看客,有些惋惜地看着皇帝垮台,一些莫名其妙的新人登上舞台,他们宁愿跟着过去熟识的乡绅走。因此,革命党的革命,在很多地方,只是跟红楼梦里的晴雯一样,担了个虚名,政权还是乡绅的。电影里的革命对象,不是辛亥这种革命里的清政府,而是黄四爷这样的豪绅。革命的真正动力,无非是黄四爷家的浮财,包括桌椅板凳。这个情

可惜,辛亥革命,革命党算是打赢了,但群氓们却没有跟着走。他们只是做了看客,有些惋惜地看着皇帝垮台,一些莫名其妙的新人登上舞台,他们宁愿跟着过去熟识的乡绅走。因此,革命党的革命,在很多地方,只是跟红楼梦里的晴雯一样,担了个虚名,政权还是乡绅的。电影里的革命对象,不是辛亥这种革命里的清政府,而是黄四爷这样的豪绅。革命的真正动力,无非是黄四爷家的浮财,包括桌椅板凳。这个情形,有点像后来的革命,但其实未必。真正的农民,是否真的乐意把乡绅的家财分掉,人给杀光,其实不是没有争议的。电影的拍摄地,广东开平的碉楼群,当年里面住的不是什么称霸一方的土豪劣绅,而是安分守己的华侨富商。在辛亥革命后,广东遍地是匪的年月里,一般的百姓跟这些富商一样,畏匪如虎,最希望的,是政府把匪给剿了。真的红色革命,也不是像姜文电影的某些看客想的那样,用浮财和胜利,哪怕是欺骗的胜利就可以动员起来的。革命中真正冲锋陷阵的,其实多为那些光着脊梁的影子,尽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一齐欢呼,一齐奔跑,一齐抢劫。革命的发动者,无疑是张麻子和他的弟兄。即便如此,散了银子,也发了枪,仍然不足以让群众起来跟着革命。城里所有的钱都进了黄家的碉楼,所点起的群众怒火,也不烧不起革命烈火,即使有枪在手,也是烧火棍。只有张麻子拿到了黄四郎的替身,假作打赢了,捉到了真的黄四郎,而且当众切下了这个无辜者的脑袋,群众才起来,冲进黄家。于是革命成了功,大家把黄家搬了个空,光脊梁的人们手里的枪,换成了乱七八糟的浮财。 这样的革命,跟当年辛亥的勇士们的革命,实在是太相似了。当年的革命党人,个个都是英雄史观,他们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先知先觉,也有后知后觉,有英雄,也有群氓。所谓的革命,就是要他们这些英雄打天下,拯救黎民百姓。但是他们所要拯救的百姓,却是愚昧的群氓,革命无需动员他们,只要英雄们打赢了,群氓自然就会跟上。正因为如此,革命党人多少次的起义,都是他们单打独斗,顶多拉些会党和土匪参加,因为在他们看来,即使会党和土匪,也比一般的百姓革命性要多些。 可惜,辛亥革命,革命党算是打赢了,但群氓们却没有跟着走。他们只是做了看客,有些惋惜地看着皇帝垮台,一些莫名其妙的新人登上舞台,他们宁愿跟着过去熟识的乡绅走。因此,革命党的革命,在很多地方,只是跟红楼梦里的晴雯一样,担了个虚名,政权还是乡绅的。电影里的革命对象,不是辛亥这种革命里的清政府,而是黄四爷这样的豪绅。革命的真正动力,无非是黄四爷家的浮财,包括桌椅板凳。这个情 电影虚构的发生地在鹅城,而影片中时不时就会出现几只呆头呆脑的鹅,这也许是一种象征,一种愚民的暗喻。恍惚间,我感觉,看电影的人,没准也被当成了鹅,呆鹅。

  评论这张
 
阅读(329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