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独木桥”的断想  

2010-12-24 08: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的信誉摧毁一次。 当然,我们更加应该感慨的是,改革三十多年了,中国实现市场经济,也快有二十年了,号称可以摧枯拉朽的市场经济,居然没有撼动中国的官本位观念,不仅没有撼动,二十年过去,人们反而对做官更加热衷。千军万马蜂拥争过一个规则并不公平,过程也不透明的独木桥。背后残酷的现实是,当今之世,在官民之间,前者掌握的资源过多,权力过于大,生活过于安逸,保障过于充分。而后者,即使做到千万富翁,也活得惴惴不安,挖空心思想要逃出出国去,更何况那些身为房奴、卡奴和孩奴的白领。 严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既不是一个传统的官本位社会,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国家,而正在走向一个基于畸形市场的超官本位的境界,在这个境界里,所有的树木都在枯竭,只有刻着官字的一棵大树,欣欣向荣。                            “独木桥”的断想

                                  张鸣

现在日益升温的公务员考试,凡诸招考国家部委机关公务员,被称为“国考”,而地方政府公务员考试,则被称为“地考”。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好些人要参加两次,甚至三次,比如在北京读书的外地学生,国考一次,北京市公务员考试一次,然后回家参加当地的公务员考试一次。 主择业,高考早已不再是科举,科举的功能,只能由公务员考试来承担。但可悲的是,从政府到社会,还是有大量的人误把高考当成科举,关注的重心没有转过来。同时,公务员无论地方还是中央,应该都是一种公务员,但考试却分成两下。原本理所应当由国家统一组织的考试,却被分割成个股碎片,不仅各地方各行其是,自定标准,就是国考的面试,也是由各部门自己决定。想想这有多么的奇怪,本该各个大学自己决定的招生考试,由国家统一组织,而本该有国家统一组织的官员录用考试,却各地各部门自己来。 大学自主招生是另一个特别的话题,在此暂且不表。但说公务员考试,如此碎片化,在一个全社会如此关注它的年月,兹事体大。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就是过去的科举,而实行了1300多年的科举,从来都是国家统一的考试。不论考试分成几个层次,分开考还是统一考,每个层次都由国家统一组织,命题,判卷和录取。明清两代实际上科举考试分成三级,秀才(生员入学考试)、举人和进士,最后的进士是进京统一考试,秀才考试由朝廷派遣的钦差学政最后把关,乡试则是朝廷特意派遣的主考和副主考主持。规矩,都是全国一体的。否则,像现在这样,各个地方自行组织,组织、命题、判卷的人,都是当地人,脱不开跟当地的利益联系,所以,出现内招名单,泄题和招考条件按某人量身打造的怪现象,势所难免。刚刚曝光的吴忠事件,实际上也是有当地公务员考试照顾官二代引发的。鉴于中国社会对于科举的看重,难以做到公平公正的公务员考试,往往特别容易引起社会的震荡。招考一次125,是国家机关公务员考试的日子,据报道,有141万考生参加,竞争最激烈的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一职,报考和录取比竟达4961主择业,高考早已不再是科举,科举的功能,只能由公务员考试来承担。但可悲的是,从政府到社会,还是有大量的人误把高考当成科举,关注的重心没有转过来。同时,公务员无论地方还是中央,应该都是一种公务员,但考试却分成两下。原本理所应当由国家统一组织的考试,却被分割成个股碎片,不仅各地方各行其是,自定标准,就是国考的面试,也是由各部门自己决定。想想这有多么的奇怪,本该各个大学自己决定的招生考试,由国家统一组织,而本该有国家统一组织的官员录用考试,却各地各部门自己来。 大学自主招生是另一个特别的话题,在此暂且不表。但说公务员考试,如此碎片化,在一个全社会如此关注它的年月,兹事体大。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就是过去的科举,而实行了1300多年的科举,从来都是国家统一的考试。不论考试分成几个层次,分开考还是统一考,每个层次都由国家统一组织,命题,判卷和录取。明清两代实际上科举考试分成三级,秀才(生员入学考试)、举人和进士,最后的进士是进京统一考试,秀才考试由朝廷派遣的钦差学政最后把关,乡试则是朝廷特意派遣的主考和副主考主持。规矩,都是全国一体的。否则,像现在这样,各个地方自行组织,组织、命题、判卷的人,都是当地人,脱不开跟当地的利益联系,所以,出现内招名单,泄题和招考条件按某人量身打造的怪现象,势所难免。刚刚曝光的吴忠事件,实际上也是有当地公务员考试照顾官二代引发的。鉴于中国社会对于科举的看重,难以做到公平公正的公务员考试,往往特别容易引起社会的震荡。招考一次1。如果不是多数职位限制必须有两年以上工作经历,相信报考的人数会更多,名副其实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主择业,高考早已不再是科举,科举的功能,只能由公务员考试来承担。但可悲的是,从政府到社会,还是有大量的人误把高考当成科举,关注的重心没有转过来。同时,公务员无论地方还是中央,应该都是一种公务员,但考试却分成两下。原本理所应当由国家统一组织的考试,却被分割成个股碎片,不仅各地方各行其是,自定标准,就是国考的面试,也是由各部门自己决定。想想这有多么的奇怪,本该各个大学自己决定的招生考试,由国家统一组织,而本该有国家统一组织的官员录用考试,却各地各部门自己来。 大学自主招生是另一个特别的话题,在此暂且不表。但说公务员考试,如此碎片化,在一个全社会如此关注它的年月,兹事体大。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就是过去的科举,而实行了1300多年的科举,从来都是国家统一的考试。不论考试分成几个层次,分开考还是统一考,每个层次都由国家统一组织,命题,判卷和录取。明清两代实际上科举考试分成三级,秀才(生员入学考试)、举人和进士,最后的进士是进京统一考试,秀才考试由朝廷派遣的钦差学政最后把关,乡试则是朝廷特意派遣的主考和副主考主持。规矩,都是全国一体的。否则,像现在这样,各个地方自行组织,组织、命题、判卷的人,都是当地人,脱不开跟当地的利益联系,所以,出现内招名单,泄题和招考条件按某人量身打造的怪现象,势所难免。刚刚曝光的吴忠事件,实际上也是有当地公务员考试照顾官二代引发的。鉴于中国社会对于科举的看重,难以做到公平公正的公务员考试,往往特别容易引起社会的震荡。招考一次 公务员考试,就其本质意义而言,就是过去的科举,即官员选拔考试。清末废除了科举,但民国时期又恢复了文官考试制度,北洋时期举行过外交官考试,税务官考试,而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举行过县长考试。只是由于战乱频仍,而且地方割据,所以没有全面实行。1949年以后,文官考试中止,但在文革前,中国的高考,近似于公务员考试,凡是考上并毕业的人,都有国家干部的身份。所以,在普通人的心目里,高考一直就等于是科举。

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度里,科举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不仅仅是考试取士,而且负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太平天国乱后,曾国藩马上奏请恢复江南乡试,遂迅速恢复了秩序。庚子乱后,朝廷收拾人心的良方,也是马上恢复北方地区的科举。文革结束后,尽管准备不足,事起仓促,但是,只要一恢复高考,马上整个社会的秩序就走上轨道。在今天,由于大学生已经自主择业,高考早已不再是科举,科举的功能,只能由公务员考试来承担。但可悲的是,从政府到社会,还是有大量的人误把高考当成科举,关注的重心没有转过来。同时,公务员无论地方还是中央,应该都是一种公务员,但考试却分成两下。原本理所应当由国家统一组织的考试,却被分割成个股碎片,不仅各地方各行其是,自定标准,就是国考的面试,也是由各部门自己决定。想想这有多么的奇怪,本该各个大学自己决定的招生考试,由国家统一组织,而本该有国家统一组织的官员录用考试,却各地各部门自己来。

,国家的信誉摧毁一次。 当然,我们更加应该感慨的是,改革三十多年了,中国实现市场经济,也快有二十年了,号称可以摧枯拉朽的市场经济,居然没有撼动中国的官本位观念,不仅没有撼动,二十年过去,人们反而对做官更加热衷。千军万马蜂拥争过一个规则并不公平,过程也不透明的独木桥。背后残酷的现实是,当今之世,在官民之间,前者掌握的资源过多,权力过于大,生活过于安逸,保障过于充分。而后者,即使做到千万富翁,也活得惴惴不安,挖空心思想要逃出出国去,更何况那些身为房奴、卡奴和孩奴的白领。 严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既不是一个传统的官本位社会,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国家,而正在走向一个基于畸形市场的超官本位的境界,在这个境界里,所有的树木都在枯竭,只有刻着官字的一棵大树,欣欣向荣。 大学自主招生是另一个特别的话题,在此暂且不表。但说公务员考试,如此碎片化,在一个全社会如此关注它的年月,兹事体大。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就是过去的科举,而实行了1300多年的科举,从来都是国家统一的考试。不论考试分成几个层次,分开考还是统一考,每个层次都由国家统一组织,命题,判卷和录取。明清两代实际上科举考试分成三级,秀才(生员入学考试)、举人和进士,最后的进士是进京统一考试,秀才考试由朝廷派遣的钦差学政最后把关,乡试则是朝廷特意派遣的主考和副主考主持。规矩,都是全国一体的。否则,像现在这样,各个地方自行组织,组织、命题、判卷的人,都是当地人,脱不开跟当地的利益联系,所以,出现内招名单,泄题和招考条件按某人量身打造的怪现象,势所难免。刚刚曝光的吴忠事件,实际上也是有当地公务员考试照顾官二代引发的。鉴于中国社会对于科举的看重,难以做到公平公正的公务员考试,往往特别容易引起社会的震荡。招考一次,国家的信誉摧毁一次。

“独木桥”的断想 张鸣 现在日益升温的公务员考试,凡诸招考国家部委机关公务员,被称为“国考”,而地方政府公务员考试,则被称为“地考”。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好些人要参加两次,甚至三次,比如在北京读书的外地学生,国考一次,北京市公务员考试一次,然后回家参加当地的公务员考试一次。 12月5日,是国家机关公务员考试的日子,据报道,有141万考生参加,竞争最激烈的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一职,报考和录取比竟达4961∶1。如果不是多数职位限制必须有两年以上工作经历,相信报考的人数会更多,名副其实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公务员考试,就其本质意义而言,就是过去的科举,即官员选拔考试。清末废除了科举,但民国时期又恢复了文官考试制度,北洋时期举行过外交官考试,税务官考试,而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举行过县长考试。只是由于战乱频仍,而且地方割据,所以没有全面实行。1949年以后,文官考试中止,但在文革前,中国的高考,近似于公务员考试,凡是考上并毕业的人,都有国家干部的身份。所以,在普通人的心目里,高考一直就等于是科举。 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度里,科举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不仅仅是考试取士,而且负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太平天国乱后,曾国藩马上奏请恢复江南乡试,遂迅速恢复了秩序。庚子乱后,朝廷收拾人心的良方,也是马上恢复北方地区的科举。文革结束后,尽管准备不足,事起仓促,但是,只要一恢复高考,马上整个社会的秩序就走上轨道。在今天,由于大学生已经自

当然,我们更加应该感慨的是,改革三十多年了,中国实现市场经济,也快有二十年了,号称可以摧枯拉朽的市场经济,居然没有撼动中国的官本位观念,不仅没有撼动,二十年过去,人们反而对做官更加热衷。千军万马蜂拥争过一个规则并不公平,过程也不透明的独木桥。背后残酷的现实是,当今之世,在官民之间,前者掌握的资源过多,权力过于大,生活过于安逸,保障过于充分。而后者,即使做到千万富翁,也活得惴惴不安,挖空心思想要逃出出国去,更何况那些身为房奴、卡奴和孩奴的白领。

严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既不是一个传统的官本位社会,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国家,而正在走向一个基于畸形市场的超官本位的境界,在这个境界里,所有的树木都在枯竭,只有刻着官字的一棵大树,欣欣向荣。

  评论这张
 
阅读(41229)| 评论(2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