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故事  

2010-12-16 12: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故事

带学生的导师也不干了,认为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批了他们的学生,就是看不起他们。我们白尽义务,帮人提高论文水平,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在一个号称是所谓985大学的学校里任教,每每得用尽各种办法,逼学生读书,逼学生提问题,其实心中很苦,也很无聊。这些年,反倒是那些号称是你的私淑弟子的人,问学的劲头反而大些,在学校的学生,即使那些比较爱读书之辈,也比较被动。在一个衙门气息越来越重的大学里,衙门气,衙役气和铜臭味,早就盖过了书香。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的拼力挣扎,其实也无力回天,有时,连自身也难保。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很功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学生不功利?领导和大批的教授都势利眼,怎么可能让学生不势利眼? 记得看《白求恩》这部电影时,有个情节是白求恩来华时跟一个美国商人对话,白求恩告诉对方自己的事业就是,用小小的手术刀,把美国人成吨卖给日本人的钢铁,一点点挑出来。我觉得,像我这种不合时宜的老师,在当今大学里所做的事,也类似。

                                    带学生的导师也不干了,认为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批了他们的学生,就是看不起他们。我们白尽义务,帮人提高论文水平,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在一个号称是所谓985大学的学校里任教,每每得用尽各种办法,逼学生读书,逼学生提问题,其实心中很苦,也很无聊。这些年,反倒是那些号称是你的私淑弟子的人,问学的劲头反而大些,在学校的学生,即使那些比较爱读书之辈,也比较被动。在一个衙门气息越来越重的大学里,衙门气,衙役气和铜臭味,早就盖过了书香。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的拼力挣扎,其实也无力回天,有时,连自身也难保。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很功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学生不功利?领导和大批的教授都势利眼,怎么可能让学生不势利眼? 记得看《白求恩》这部电影时,有个情节是白求恩来华时跟一个美国商人对话,白求恩告诉对方自己的事业就是,用小小的手术刀,把美国人成吨卖给日本人的钢铁,一点点挑出来。我觉得,像我这种不合时宜的老师,在当今大学里所做的事,也类似。 张鸣

一辈子,自打带学生的导师也不干了,认为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批了他们的学生,就是看不起他们。我们白尽义务,帮人提高论文水平,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在一个号称是所谓985大学的学校里任教,每每得用尽各种办法,逼学生读书,逼学生提问题,其实心中很苦,也很无聊。这些年,反倒是那些号称是你的私淑弟子的人,问学的劲头反而大些,在学校的学生,即使那些比较爱读书之辈,也比较被动。在一个衙门气息越来越重的大学里,衙门气,衙役气和铜臭味,早就盖过了书香。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的拼力挣扎,其实也无力回天,有时,连自身也难保。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很功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学生不功利?领导和大批的教授都势利眼,怎么可能让学生不势利眼? 记得看《白求恩》这部电影时,有个情节是白求恩来华时跟一个美国商人对话,白求恩告诉对方自己的事业就是,用小小的手术刀,把美国人成吨卖给日本人的钢铁,一点点挑出来。我觉得,像我这种不合时宜的老师,在当今大学里所做的事,也类似。1982年大学毕业,一直就在校园里待着,期间也再为冯妇,做过学生,读研和读博,但还是被人称为老师的时间多。余生也愚,行事总是赶不上点,大家都奔东的时候,我即使不往西,也会待在原地不动,因此,一辈子被视为怪人。自我解嘲,所谓怪人者,无非像苏东坡的爱姬朝云姑娘说东坡的肚皮——不合时宜。

带学生的导师也不干了,认为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批了他们的学生,就是看不起他们。我们白尽义务,帮人提高论文水平,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在一个号称是所谓985大学的学校里任教,每每得用尽各种办法,逼学生读书,逼学生提问题,其实心中很苦,也很无聊。这些年,反倒是那些号称是你的私淑弟子的人,问学的劲头反而大些,在学校的学生,即使那些比较爱读书之辈,也比较被动。在一个衙门气息越来越重的大学里,衙门气,衙役气和铜臭味,早就盖过了书香。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的拼力挣扎,其实也无力回天,有时,连自身也难保。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很功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学生不功利?领导和大批的教授都势利眼,怎么可能让学生不势利眼? 记得看《白求恩》这部电影时,有个情节是白求恩来华时跟一个美国商人对话,白求恩告诉对方自己的事业就是,用小小的手术刀,把美国人成吨卖给日本人的钢铁,一点点挑出来。我觉得,像我这种不合时宜的老师,在当今大学里所做的事,也类似。 不过,不合时宜的我,虽然时时碰壁,总是跟领导弄不来,但自我感觉,上课也好,带学生也好,还算认真。从来不讨好他们,碰到我认为不可容忍的错处,也会大光其火,一口气训上半小时。尽管如此,在任何一个学校,我都被学生算做好老师那一小堆里的,能教他们点什么我保证不了,但可以保证绝不占学生的便宜,不吃请,不收礼,如果学生有难,还能帮上一把,并不需要他们还钱。

好为人师是所有做老师的人改不了的毛病,毛病的表现之一,就是总想着多教点东西给学生,喜欢说,而且说得多。现在想来,其实这样唠唠叨叨,还真够人烦的。能教点什么,还真不好说。眼下,真假错乱,是非颠倒,你说的,无论怎样,都脱不开四个字:不合时宜。说实话,自己感觉有用的地方也不多,但是,我相信,天下有老师心肠的人,碰到学生,大抵还是会这样多嘴下去,而且从来不求回报。

带学生的导师也不干了,认为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批了他们的学生,就是看不起他们。我们白尽义务,帮人提高论文水平,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在一个号称是所谓985大学的学校里任教,每每得用尽各种办法,逼学生读书,逼学生提问题,其实心中很苦,也很无聊。这些年,反倒是那些号称是你的私淑弟子的人,问学的劲头反而大些,在学校的学生,即使那些比较爱读书之辈,也比较被动。在一个衙门气息越来越重的大学里,衙门气,衙役气和铜臭味,早就盖过了书香。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的拼力挣扎,其实也无力回天,有时,连自身也难保。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很功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学生不功利?领导和大批的教授都势利眼,怎么可能让学生不势利眼? 记得看《白求恩》这部电影时,有个情节是白求恩来华时跟一个美国商人对话,白求恩告诉对方自己的事业就是,用小小的手术刀,把美国人成吨卖给日本人的钢铁,一点点挑出来。我觉得,像我这种不合时宜的老师,在当今大学里所做的事,也类似。

但是,不求回报的老师,如果碰上势利眼的学生,还是会不舒服。这样势利眼的学生,从80年代开始,几乎历届都有。在大学里,院系里的领导,一般来说, 都是教授。有领导资格的教授,实际上是学官,尽管有的是学而优则仕,但当官之后,也没有心思放在学问上,更何况好些人其实是仕而优则学,有了官衔,才有了学衔,学问就更谈不上了。但是,没学问的学官教授,大多受学生的欢迎,尤其受报考研究生博士生的人的欢迎。一朝做了学官的学生,走起路来都比别人神气不少,多少都会沾一点官气的光,有机会,出国交换什么的,他们优先。至于身为现任官员的兼职教授,就更是走俏,好些学生挖空心思往里钻。尽管这些兼职教授,既无学问,也没时间指导,但是,只要做了他们的门生,就等于国民党时期的黄埔生,毕业找工作无需发愁了。

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虽然已经没有了民国时节追名师的狂热,但如果遇上好老师,总是会保持最大的尊敬,照毕业照的时候,如果自己心仪的老师没来,是会上门去请的。但是,等到轮到我们做老师的时候,也许是我们水平太低,没有老一辈的名头,学生也没了那份尊重。毕业照相,只消领导在场,学生也就都妥帖了。多少次我这个他们部分人眼中最好的老师不在场,也没见人有过抱怨,去找就更休谈了。去年青年政治学院传媒系展江没出现在毕业照相现场,学生全体高呼“展江,展江!”让我既感动,又嫉妒。

作为一个老师,最感痛心的,倒不是学生对你淡漠,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里求学之风日息,而功利之心日涨。认真求学,喜欢读书的学生虽见得一个没有,但比起1980往里钻。尽管这些兼职教授,既无学问,也没时间指导,但是,只要做了他们的门生,就等于国民党时期的黄埔生,毕业找工作无需发愁了。 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虽然已经没有了民国时节追名师的狂热,但如果遇上好老师,总是会保持最大的尊敬,照毕业照的时候,如果自己心仪的老师没来,是会上门去请的。但是,等到轮到我们做老师的时候,也许是我们水平太低,没有老一辈的名头,学生也没了那份尊重。毕业照相,只消领导在场,学生也就都妥帖了。多少次我这个他们部分人眼中最好的老师不在场,也没见人有过抱怨,去找就更休谈了。去年青年政治学院传媒系展江没出现在毕业照相现场,学生全体高呼“展江,展江!”让我既感动,又嫉妒。 作为一个老师,最感痛心的,倒不是学生对你淡漠,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里求学之风日息,而功利之心日涨。认真求学,喜欢读书的学生虽见得一个没有,但比起1980年代,的确是少了。很多学生,宁可围着领导转,也不围着老师转,对公认有学问的老师,虽然还有几分残存的敬意,但多半敬而远之。最常见的是两类学生,一类是大多数,上学无非混个文凭。用点功,成绩好的,混个高分文凭,不用功,成绩差的,混个低分文凭。他们和他们的家长,对学校的期待,就是这个。还有一类比较聪明,一入学就死抓住领导,先混干部,再混党员,把学校里的好处全拿到。即使混到硕士博士,学问对他们也全无意义。所以,老师有没有学问,对他们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有学问的老师的课,他们一般都是避之唯恐不远,你就是想教他们点东西,都没门。 几年前我们学院有好事者办了一个博士生的论文研讨会,让临毕业的博士生,把自己的学位论文拿到会上晒晒,让同学和老师批一批,也好有所提高。当然,批的时候,一般都会比较狠。这种事,在国外是司空见惯寻常事,在香港教书那年,因为我批得比较狠,有博士候选人为了让我批,还特意请我吃饭。可是,这事放在我们这里,却成了得罪人的“弊政”。不仅学生不干了,连年代,的确是少了。很多学生,宁可围着领导转,也不围着老师转,对公认有学问的老师,虽然还有几分残存的敬意,但多半敬而远之。最常见的是两类学生,一类是大多数,上学无非混个文凭。用点功,成绩好的,混个高分文凭,不用功,成绩差的,混个低分文凭。他们和他们的家长,对学校的期待,就是这个。还有一类比较聪明,一入学就死抓住领导,先混干部,再混党员,把学校里的好处全拿到。即使混到硕士博士,学问对他们也全无意义。所以,老师有没有学问,对他们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有学问的老师的课,他们一般都是避之唯恐不远,你就是想教他们点东西,都没门。

几年前我们学院有好事者办了一个博士生的论文研讨会,让临毕业的博士生,把自己的学位论文拿到会上晒晒,让同学和老师批一批,也好有所提高。当然,批的时候,一般都会比较狠。这种事,在国外是司空见惯寻常事,在香港教书那年,因为我批得比较狠,有博士候选人为了让我批,还特意请我吃饭。可是,这事放在我们这里,却成了得罪人的“弊政”。不仅学生不干了,连带学生的导师也不干了,认为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批了他们的学生,就是看不起他们。我们白尽义务,帮人提高论文水平,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往里钻。尽管这些兼职教授,既无学问,也没时间指导,但是,只要做了他们的门生,就等于国民党时期的黄埔生,毕业找工作无需发愁了。 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虽然已经没有了民国时节追名师的狂热,但如果遇上好老师,总是会保持最大的尊敬,照毕业照的时候,如果自己心仪的老师没来,是会上门去请的。但是,等到轮到我们做老师的时候,也许是我们水平太低,没有老一辈的名头,学生也没了那份尊重。毕业照相,只消领导在场,学生也就都妥帖了。多少次我这个他们部分人眼中最好的老师不在场,也没见人有过抱怨,去找就更休谈了。去年青年政治学院传媒系展江没出现在毕业照相现场,学生全体高呼“展江,展江!”让我既感动,又嫉妒。 作为一个老师,最感痛心的,倒不是学生对你淡漠,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里求学之风日息,而功利之心日涨。认真求学,喜欢读书的学生虽见得一个没有,但比起1980年代,的确是少了。很多学生,宁可围着领导转,也不围着老师转,对公认有学问的老师,虽然还有几分残存的敬意,但多半敬而远之。最常见的是两类学生,一类是大多数,上学无非混个文凭。用点功,成绩好的,混个高分文凭,不用功,成绩差的,混个低分文凭。他们和他们的家长,对学校的期待,就是这个。还有一类比较聪明,一入学就死抓住领导,先混干部,再混党员,把学校里的好处全拿到。即使混到硕士博士,学问对他们也全无意义。所以,老师有没有学问,对他们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有学问的老师的课,他们一般都是避之唯恐不远,你就是想教他们点东西,都没门。 几年前我们学院有好事者办了一个博士生的论文研讨会,让临毕业的博士生,把自己的学位论文拿到会上晒晒,让同学和老师批一批,也好有所提高。当然,批的时候,一般都会比较狠。这种事,在国外是司空见惯寻常事,在香港教书那年,因为我批得比较狠,有博士候选人为了让我批,还特意请我吃饭。可是,这事放在我们这里,却成了得罪人的“弊政”。不仅学生不干了,连

在一个号称是所谓985大学的学校里任教,每每得用尽各种办法,逼学生读书,逼学生提问题,其实心中很苦,也很无聊。这些年,反倒是那些号称是你的私淑弟子的人,问学的劲头反而大些,在学校的学生,即使那些比较爱读书之辈,也比较被动。在一个衙门气息越来越重的大学里,衙门气,衙役气和铜臭味,早就盖过了书香。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的拼力挣扎,其实也无力回天,有时,连自身也难保。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很功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学生不功利?领导和大批的教授都势利眼,怎么可能让学生不势利眼?

记得看《白求恩》这部电影时,有个情节是白求恩来华时跟一个美国商人对话,白求恩告诉对方自己的事业就是,用小小的手术刀,把美国人成吨卖给日本人的钢铁,一点点挑出来。我觉得,像我这种不合时宜的老师,在当今大学里所做的事,也类似。

  评论这张
 
阅读(16355)|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