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耒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2010-11-29 12: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耒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湖南的耒阳,暴露出一桩集体腐败案。这个县级市有一个矿产品税费征收办公室,下辖12个收费站,50多个收费点,共有770多名员工,用途就是对每辆过往的运煤车征收税费。这个办公室,长期采用收款不入账的方式敛财,即以少收税费的方式,私放煤车。收来的钱,集中放在一个地方,然后大家分配,干部和职工三七开。事发之后,干部一窝端,一般员工,实际上也个个涉嫌贪腐,谁都不干净。( 11月23日《新京报》) 征收人员收费不给收据,私下揣钱,不是新鲜事,漫说他们经常这样干,就连停车场收费的,都玩这套玩得精熟,该收两元的,不开收据,收一元就得。清末开征厘金,遍地的厘卡,商家叫苦连天,为了减少厘金勒索,过往商船往往用大毛竹夹带私货,还有夹带鸦片和私盐的,时间一长,都是公开的秘密,行里人都知道。当时夹带私盐和鸦片属于严重的违法,抓到可以坐监的,但大家都这样带,厘卡和各地海关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就是不说破。 每当碰上这样的大毛竹,稽查人员就用棍子轻轻敲敲竹杠,一是检验,看看到底是私盐还是鸦片或别的什么,二是暗示,说我是门清的。当然商家心领神会,马上送上银两,然后稽查人员随即放行。所以,后来留下一个俗语:敲竹杠。引申出来,成为敲诈勒索的代名词,其实原始意思无非是收费不开票。只是当年各个厘卡和常关,稽查人员虽然都这样干,收来的钱,也要给“单位”领导有所孝敬

                   耒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湖南的耒阳,暴露出一桩集体腐败案。这个县级市有一个矿产品税费征收办公室,下辖 耒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湖南的耒阳,暴露出一桩集体腐败案。这个县级市有一个矿产品税费征收办公室,下辖12个收费站,50多个收费点,共有770多名员工,用途就是对每辆过往的运煤车征收税费。这个办公室,长期采用收款不入账的方式敛财,即以少收税费的方式,私放煤车。收来的钱,集中放在一个地方,然后大家分配,干部和职工三七开。事发之后,干部一窝端,一般员工,实际上也个个涉嫌贪腐,谁都不干净。( 11月23日《新京报》) 征收人员收费不给收据,私下揣钱,不是新鲜事,漫说他们经常这样干,就连停车场收费的,都玩这套玩得精熟,该收两元的,不开收据,收一元就得。清末开征厘金,遍地的厘卡,商家叫苦连天,为了减少厘金勒索,过往商船往往用大毛竹夹带私货,还有夹带鸦片和私盐的,时间一长,都是公开的秘密,行里人都知道。当时夹带私盐和鸦片属于严重的违法,抓到可以坐监的,但大家都这样带,厘卡和各地海关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就是不说破。 每当碰上这样的大毛竹,稽查人员就用棍子轻轻敲敲竹杠,一是检验,看看到底是私盐还是鸦片或别的什么,二是暗示,说我是门清的。当然商家心领神会,马上送上银两,然后稽查人员随即放行。所以,后来留下一个俗语:敲竹杠。引申出来,成为敲诈勒索的代名词,其实原始意思无非是收费不开票。只是当年各个厘卡和常关,稽查人员虽然都这样干,收来的钱,也要给“单位”领导有所孝敬12个收费站,50多个收费点,共有770多名员工,用途就是对每辆过往的运煤车征收税费。这个办公室,长期采用收款不入账的方式敛财,即以少收税费的方式,私放煤车。收来的钱,集中放在一个地方,然后大家分配,干部和职工三七开。事发之后,干部一窝端,一般员工,实际上也个个涉嫌贪腐,谁都不干净。( 耒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湖南的耒阳,暴露出一桩集体腐败案。这个县级市有一个矿产品税费征收办公室,下辖12个收费站,50多个收费点,共有770多名员工,用途就是对每辆过往的运煤车征收税费。这个办公室,长期采用收款不入账的方式敛财,即以少收税费的方式,私放煤车。收来的钱,集中放在一个地方,然后大家分配,干部和职工三七开。事发之后,干部一窝端,一般员工,实际上也个个涉嫌贪腐,谁都不干净。( 11月23日《新京报》) 征收人员收费不给收据,私下揣钱,不是新鲜事,漫说他们经常这样干,就连停车场收费的,都玩这套玩得精熟,该收两元的,不开收据,收一元就得。清末开征厘金,遍地的厘卡,商家叫苦连天,为了减少厘金勒索,过往商船往往用大毛竹夹带私货,还有夹带鸦片和私盐的,时间一长,都是公开的秘密,行里人都知道。当时夹带私盐和鸦片属于严重的违法,抓到可以坐监的,但大家都这样带,厘卡和各地海关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就是不说破。 每当碰上这样的大毛竹,稽查人员就用棍子轻轻敲敲竹杠,一是检验,看看到底是私盐还是鸦片或别的什么,二是暗示,说我是门清的。当然商家心领神会,马上送上银两,然后稽查人员随即放行。所以,后来留下一个俗语:敲竹杠。引申出来,成为敲诈勒索的代名词,其实原始意思无非是收费不开票。只是当年各个厘卡和常关,稽查人员虽然都这样干,收来的钱,也要给“单位”领导有所孝敬1123日《新京报》)

征收人员收费不给收据,私下揣钱,不是新鲜事,漫说他们经常这样干,就连停车场收费的,都玩这套玩得精熟,该收两元的,不开收据,收一元就得。清末开征厘金,遍地的厘卡,商家叫苦连天,为了减少厘金勒索,过往商船往往用大毛竹夹带私货,还有夹带鸦片和私盐的,时间一长,都是公开的秘密,行里人都知道。当时夹带私盐和鸦片属于严重的违法,抓到可以坐监的,但大家都这样带,厘卡和各地海关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就是不说破。

耒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湖南的耒阳,暴露出一桩集体腐败案。这个县级市有一个矿产品税费征收办公室,下辖12个收费站,50多个收费点,共有770多名员工,用途就是对每辆过往的运煤车征收税费。这个办公室,长期采用收款不入账的方式敛财,即以少收税费的方式,私放煤车。收来的钱,集中放在一个地方,然后大家分配,干部和职工三七开。事发之后,干部一窝端,一般员工,实际上也个个涉嫌贪腐,谁都不干净。( 11月23日《新京报》) 征收人员收费不给收据,私下揣钱,不是新鲜事,漫说他们经常这样干,就连停车场收费的,都玩这套玩得精熟,该收两元的,不开收据,收一元就得。清末开征厘金,遍地的厘卡,商家叫苦连天,为了减少厘金勒索,过往商船往往用大毛竹夹带私货,还有夹带鸦片和私盐的,时间一长,都是公开的秘密,行里人都知道。当时夹带私盐和鸦片属于严重的违法,抓到可以坐监的,但大家都这样带,厘卡和各地海关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就是不说破。 每当碰上这样的大毛竹,稽查人员就用棍子轻轻敲敲竹杠,一是检验,看看到底是私盐还是鸦片或别的什么,二是暗示,说我是门清的。当然商家心领神会,马上送上银两,然后稽查人员随即放行。所以,后来留下一个俗语:敲竹杠。引申出来,成为敲诈勒索的代名词,其实原始意思无非是收费不开票。只是当年各个厘卡和常关,稽查人员虽然都这样干,收来的钱,也要给“单位”领导有所孝敬

每当碰上这样的大毛竹,稽查人员就用棍子轻轻敲敲竹杠,一是检验,看看到底是私盐还是鸦片或别的什么,二是暗示,说我是门清的。当然商家心领神会,马上送上银两,然后稽查人员随即放行。所以,后来留下一个俗语:敲竹杠。引申出来,成为敲诈勒索的代名词,其实原始意思无非是收费不开票。只是当年各个厘卡和常关,稽查人员虽然都这样干,收来的钱,也要给单位领导有所孝敬,却少见领导干部集体参与制定规则,明目张胆集体分配的。所以,长江后浪推前浪,还真是不错。

这样集体的腐败,所传递的信息无疑是沉重的,说明腐败已经深入社会的骨髓,不止是官员腐败,而且是一般人的腐败。像耒阳矿税办公室这样,一般的员工只要有机会捞,哪怕官员捞得多,我捞得少,也会心甘情愿,只要我能捞到就行。社会良知和道义,在这里根本不存在。只要大家都这样,就合理合法,估计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推而广之,很多人对腐败现象的痛恨,很可能只是基于自己没有机会,对贪官的痛恨,也只是嫉妒而已。这样一种普遍的心理状态,从道义上反腐,实在是太难了。

然而,耒阳矿产税费征收办公室的集体腐败,告诉人们的还不仅仅只有这些。耒阳一个小小的县级市,为何要设置这样的一个机构?难道这个县级市没有税务局吗?出产煤,就设置矿产税费征收办,那么出产别的,是不是也要设置别的物产征收办呢?

这样一来,税务局干什么去呢?一个小小的县级市设置一个将近800人的庞大机构,在全境每个角落都安排了征收站点,意思无非是把过境的每辆运煤车都一网打尽。这样的雁过拔毛的征收,到底于法有据还是无据?如果有据,为何不由税务局来做?人手不够,扩编就是,何必要单设一个机构呢?这样的征收,一肥了耒阳政府,二肥了征收人员,但最后还不是都转嫁到消费者头上。红的是官家,绿的是民,红肥绿瘦,于国何益?

清末民初是中国国家的现代转型时期,在收税方面,转得就不好。不正经开商税,却开征不明不白的厘金,没有民意代表授权,征收也不明不白。税收虽然增加了,但征收人员的普遍贪腐,却不可遏止。事实上,在税收和税收机构没有民意授权的状况下,征收的腐败不可避免。

一方面是官府的随意加税,或者以费或者捐代税,杂乱无章,同时,征收人员借机谋私,收费不开票,也难以制止。上梁不正,下梁岂有不歪的道理?可悲的是,历史过去了期,在收税方面,转得就不好。不正经开商税,却开征不明不白的厘金,没有民意代表授权,征收也不明不白。税收虽然增加了,但征收人员的普遍贪腐,却不可遏止。事实上,在税收和税收机构没有民意授权的状况下,征收的腐败不可避免。 一方面是官府的随意加税,或者以费或者捐代税,杂乱无章,同时,征收人员借机谋私,收费不开票,也难以制止。上梁不正,下梁岂有不歪的道理?可悲的是,历史过去了100多年,历史却依旧在重演,耒阳的故事,绝不可能是一个耒阳的故事,东南西北都有耒阳,都有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故事一茬一茬腐蚀掉了征收人,也一茬一茬败坏着官场。若要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唯有深度的改革,不能让征收奏响国富民穷的旋律,把所有的征收,都放在阳光下。 100多年,历史却依旧在重演,耒阳的故事,绝不可能是一个耒阳的故事,东南西北都有耒阳,都有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故事一茬一茬腐蚀掉了征收人,也一茬一茬败坏着官场。若要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唯有深度的改革,不能让征收奏响国富民穷的旋律,把所有的征收,都放在阳光下。

 

  评论这张
 
阅读(25479)|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