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校长反大学行政化,不能只在论坛上  

2009-10-30 18:0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犯上作乱之嫌,校长才难以表态吗?再举一个小事。大学里的人都知道,眼下各个大学要求研究生毕业必须发表核心期刊论文的规定,是高校政绩大跃进的产物,而这个大跃进,属于典型的行政干预学术事例。无非是借行政强制,逼催出高校的发表量,借以在行政体系的评审中,占据高一点的位置。我们的校长,也曾当着媒体的面,公开表示反对这种做法。可是,至今人民大学研究生院,依然要求博士生必须发表两篇核心期刊论文,否则不许毕业,从前还可以通融,用非核心替代,现在则斩钉截铁,非核心不可。这样一点小事,而且是校长曾经表过态的小事,在自己管理的学校里,居然都反不掉。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校长没有把承诺落实,还是下属机关根本就不买校长的账。我知道反大学行政化,官僚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像我这样的小民,喊破喉咙,也毫无用处。但大学的一校之长,毕竟不是小民。要想做点事情,还是有空间的。比如虽然各个大学都规定非博士不能当大学老师,但厦门大学还是能把仅有专科文凭的谢泳聘去做了教授。虽然各个大学,包括巨无霸的北大清华,

校长反大学行政化,不能只在论坛上张鸣在今年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人大校长纪宝成也发言反对大学行政化,这是让我非常高兴的事。我第一次感到,我们的校长说话这么靠谱,连他举的例子,说哪个老教授被处长训的一句话没有,我都知道是哪两个人。只是,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人大校长至今在位,大权在握,如果真的如此反感大学行政化,不比我等小民,其实是有事可做的。至少,可以在人民大学,反一反行政化,尝试一下教授治校。用不着真的反掉,做做姿态也好。之所以这样说,不是苛求我们的校长。因为据我所知,在人民大学,学术行政化的病象一点都不比别的学校轻。远的不说,前年我所在的学院领导,肆无忌惮地用行政权力干预教授职称评定,跟我发生了冲突。在把事情闹上网之前,我曾连给校长写过两封信,结果石沉大海。最后在事先告知校领导的前提下,我将事情经过上了网,激成轩然大波。据说是让人民大学的声望受到了损失。还好,我们的校长没有像我们学院某些领导期待的那样,将我解聘。但最终事情还是不了了之,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的作为                                       校长反大学行政化,不能只在论坛上都对本科评估顺从如仪,但中科大的校长朱清时,却就是可以不买账。据我所知,作为人大的现任校长,纪宝成先生,至少在人民大学者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有权威的,也做成了许多别人做不了的事。可是为什么对他所讨厌的大学行政化,一点动作也没有?也许,我们的校长刚刚意识到大学行政化的危害,也许,是他已经到了退休年龄,行将离开校长岗位。中国的国情,退休或者即将退休的官员,总是会说点实话。即便如此,我依然相当感动,实话晚点说,总比不说好。光说不做,也比不说也不做好。          

                                                               张鸣

在今年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人大校长纪宝成也发言反对大学行政化,这是让我非常高兴的事。我第一次感到,我们的校长说话这么靠谱,连他举的例子,说哪个老教授被处长训的一句话没有,我都知道是哪两个人。只是,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人大校长至今在位,大权在握,如果真的如此反感大学行政化,不比我等小民,其实是有事可做的。至少,可以在人民大学,反一反行政化,尝试一下教授治校。用不着真的反掉,做做姿态也好。

之所以这样说,不是苛求我们的校长。因为据我所知,在人民大学,学术行政化的病象一点都不比别的学校轻。远的不说,前年我所在的学院领导,肆无忌惮地用行政权力干预教授职称评定,跟我发生了冲突。在把事情闹上网之前,我曾连给校长写过两封信,结果石沉大海。最后在事先告知校领导的前提下,我将事情经过上了网,激成轩然大波。据说是让人民大学的声望受到了损失。还好,我们的校长没有像我们学院某些领导期待的那样,将我解聘。但最终事情还是不了了之,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的作为,有犯上作乱之嫌,校长才难以表态吗?

再举一个小事。大学里的人都知道,眼下各个大学要求研究生毕业必须发表核心期刊论文的规定,是高校政绩大跃进的产物,而这个大跃进,属于典型的行政干预学术事例。无非是借行政强制,逼催出高校的发表量,借以在行政体系的评审中,占据高一点的位置。我们的校长,也曾当着媒体的面,公开表示反对这种做法。可是,至今人民大学研究生院,依然要求博士生必须发表两篇核心期刊论文,否则不许毕业,从前还可以通融,用非核心替代,现在则斩钉截铁,非核心不可。这样一点小事,而且是校长曾经表过态的小事,在自己管理的学校里,居然都反不掉。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校长没有把承诺落实,还是下属机关根本就不买校长的账。

校长反大学行政化,不能只在论坛上张鸣在今年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人大校长纪宝成也发言反对大学行政化,这是让我非常高兴的事。我第一次感到,我们的校长说话这么靠谱,连他举的例子,说哪个老教授被处长训的一句话没有,我都知道是哪两个人。只是,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人大校长至今在位,大权在握,如果真的如此反感大学行政化,不比我等小民,其实是有事可做的。至少,可以在人民大学,反一反行政化,尝试一下教授治校。用不着真的反掉,做做姿态也好。之所以这样说,不是苛求我们的校长。因为据我所知,在人民大学,学术行政化的病象一点都不比别的学校轻。远的不说,前年我所在的学院领导,肆无忌惮地用行政权力干预教授职称评定,跟我发生了冲突。在把事情闹上网之前,我曾连给校长写过两封信,结果石沉大海。最后在事先告知校领导的前提下,我将事情经过上了网,激成轩然大波。据说是让人民大学的声望受到了损失。还好,我们的校长没有像我们学院某些领导期待的那样,将我解聘。但最终事情还是不了了之,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的作为

我知道反大学行政化,官僚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像我这样的小民,喊破喉咙,也毫无用处。但大学的一校之长,毕竟不是小民。要想做点事情,还是有空间的。比如虽然各个大学都规定非博士不能当大学老师,但厦门大学还是能把仅有专科文凭的谢泳聘去做了教授。虽然各个大学,包括巨无霸的北大清华,都对本科评估顺从如仪,但中科大的校长朱清时,却就是可以不买账。据我所知,作为人大的现任校长,纪宝成先生,至少在人民大学者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有权威的,也做成了许多别人做不了的事。可是为什么对他所讨厌的大学行政化,一点动作也没有?

校长反大学行政化,不能只在论坛上张鸣在今年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人大校长纪宝成也发言反对大学行政化,这是让我非常高兴的事。我第一次感到,我们的校长说话这么靠谱,连他举的例子,说哪个老教授被处长训的一句话没有,我都知道是哪两个人。只是,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人大校长至今在位,大权在握,如果真的如此反感大学行政化,不比我等小民,其实是有事可做的。至少,可以在人民大学,反一反行政化,尝试一下教授治校。用不着真的反掉,做做姿态也好。之所以这样说,不是苛求我们的校长。因为据我所知,在人民大学,学术行政化的病象一点都不比别的学校轻。远的不说,前年我所在的学院领导,肆无忌惮地用行政权力干预教授职称评定,跟我发生了冲突。在把事情闹上网之前,我曾连给校长写过两封信,结果石沉大海。最后在事先告知校领导的前提下,我将事情经过上了网,激成轩然大波。据说是让人民大学的声望受到了损失。还好,我们的校长没有像我们学院某些领导期待的那样,将我解聘。但最终事情还是不了了之,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的作为也许,我们的校长刚刚意识到大学行政化的危害,也许,是他已经到了退休年龄,行将离开校长岗位。中国的国情,退休或者即将退休的官员,总是会说点实话。即便如此,我依然相当感动,实话晚点说,总比不说好。光说不做,也比不说也不做好。

 

  评论这张
 
阅读(429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