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  

2009-09-08 18:5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

                                                张鸣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

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   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

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   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

复活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张鸣

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   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

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

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

    警惕世袭制的变相复活张鸣 河南固始县公开选拔乡镇长,结果选出的12人中,多数是官员的子弟和亲戚。原来,所谓的公开选拔,最关键的两个程序,一是全县正科级以上官员和老干部投票初选,二是常委以上的官员投票最终确定人选。有论者指出,这样的公选,是蔑视民意之举。 其实,官员选拔只考虑官意,不考虑民意,并不仅仅固始一个地方才有的事。官意投票,也未必只能投出官宦子弟来。只要公选的规则定好了,规则里有一点避讳的意思,这样的局面也是可能避免的。但是,我们看到,固始县的官员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官员的子弟做官,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生龙,凤生凤嘛。但是,固始县的官员们也许不知道,这种现象,恰是中国官僚制出现之后,制度设计所要极力避免的。官僚制,是秦汉以来制度的核心内容。之所以官僚制最终取代了世袭分封制度,最关键的因素是官僚制的行政效率高,而且不容易产生地方主义,形成世袭的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抗衡。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帝国历史中,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过官僚世袭现象之外,基本上各个朝代的极力克服之。隋唐之后,更是确立科举制,从根本上消除官僚世袭现象。如果官员的选拔,在设计上就是以官选官,那么,对这些有权选官的官员来说,只要自己的子弟有做官的意愿,那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所当然地是选自家人。当今之世,谁不知道做官的好处呢?如果有可能肥水不落外人田,当然让自己的子弟来做官的好。但是,如果固始县的做法得以推广,那么,今后中国地方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各个市县的各级衙门,就变成了官员们的家族会所,每个官职都成了变相世袭的爵位,由官员子子孙孙传下去。地方政治则变成了各个家族的政治,地方势力、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到那时候,中国就恢复封建制了。显然,这样的状况,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会喜欢的。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制度的大忌。可是,有意思的是,这样大忌,却一些地方,堂而皇之地被摆在桌面上。前些年,辽宁一些地方,出现了地方官将自己海归的子女快速提拔的现象。济南一个80后的官员,居然在父荫之下,破格再破格变成了厅级干部。现在,这种好事,又借公开选拔的名义冒出了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这样的事,对当地官员而言,也许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对于制度,却是挖根基的大坏事。对于老百姓,则是糟上加糟的损事。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地方的变相世袭制成了气候,那么,反腐败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从我们国家的政治词典中取消了。老百姓也就不再是国家的公民,而变成了世袭家族的属民,或者家丁。当然,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政治演变到这个地步,这些世袭的官僚,其命运往往不可能是子子孙孙安享官福,而是官逼民反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中,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其境遇往往非常悲惨。

因此,固始县这样的公开选拔官员的做法,是要不得的。从表面上看,是官员给自己人造福,实际上,是给自己人挖坟。

  评论这张
 
阅读(163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