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鍦ㄨ亴鍏姟鍛樺鍘嗚揪鏍囩殑杩愬姩寮忕柉鐙?  

2009-08-18 12: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就花了?更何况,这个钱,花得一点都不值。 我们中国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什么事都喜欢采用运动的方式,限时定期完成。种树、修路、反腐败,连学历达标,也要一窝蜂。估计如此这番动作之后,用不了多久,根本无需到2012年,顶多两年,就一切搞定。有关学校挣到了银子,公务员拿到了文凭,皆大欢喜。到那时候,重庆就可以骄傲地对外宣布,我们的公务员队伍,已经彻底实现了知识化了。然而,就像过去曾经有过的多次运动一样,除了形式上的好看,真正的效果能有多大呢?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这样的运动式的突击,无论做什么,真实效应都远远小于成本消耗。基本上属于劳民伤财的一场行政秀,无论秀得多么好看,多么轰轰烈烈,都只是秀而已,只有观赏价值。

如果一个人能力超群,即使没有学历,也可以录用。在社会诚信指数比较高的发达国家,对学历的态度,尚且如此。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录用人员,唯学历是取,就是荒唐了。眼下的学历,是不能轻信的。漫说国民教育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形式,就是全脱产的大学教育,掺水的也相当多。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教育,弄虚作假者大有人在。就本人所在的大学,全日制的博士研究生,混出去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有的博士生,连起码的常识都没有。至于学校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知情人都知道,早就变成了挣钱的一种工具,说它是垃圾一点都不为过。让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花纳税人的钱,投到这种教育形式中,突击解决学历问题,当然立竿见影,学历肯定都能解决,但有什么用呢?公务员们的能力和素质能得到提高吗?肯定不能。不信可以试试,等重庆这番学历突击完成后,随便抽查几个人,只查他们所学课程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即可。如果这些人能够答上,那么估计那天重庆的太阳肯定是会西边出来。 这样的行政秀,居然堂而皇之地由纳税人埋单。出钱的老百姓能不能问一声:官员获取文凭的学习,文凭自家拿了,凭什么要由政府财政出钱?如果这样做是合理的话,那么每个新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大学生,其学费是不是也应该由政府报销呢?进一步说,政府的人学习可以由财政支出,那么其他行业的人呢?财政的钱,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凭什么说                            在职公务员学历达标的运动式疯狂

                                       在职公务员学历达标的运动式疯狂 张鸣 当下政府的唯学历主义倾向,有地方给了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注脚。重庆市人社局等部门下发文件,到2012年底,对全市35岁以下未取得国民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又没有在校学习或者补习的在职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将视为不能完成工作任务予以辞退(聘)处理。为了解决这些学历不达标的公务员的学历问题,各级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将安排这些人分期参加学习,采取业余(半脱产)、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三种形式,学费由财政资助,在读期间保留职务。( 8月11日,华龙网) 1949年以来,中国曾经经历过轻视知识,以大老粗为荣的时代。改革开放以后,这种错误倾向得到了纠正,但近年以来,却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唯学历主义。不仅设置学历门槛,非达到门槛者一概不取,而且公务员的学历要求越来越高,很多高中生就可以胜任的岗位,居然非硕士、博士不取。似乎政府机关里充满了高学历的硕士和博士,机关工作就知识化现代化了。 对公务员有一定的学历要求,无疑是合理的。此番重庆的学历达标,似乎也不算高,仅仅要求国民教育的大专层次。毕竟,一定国民教育的学历证明,在目前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个证明。但是,任何一种岗位,最合适的胜任指标,都是能力和素质。跟能力和素质相比,学历仅仅是一个外在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在任何一个单位,包括企业,录用人员的时候,都只是参考而已。 张鸣

当下政府的唯学历主义倾向,有地方给了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注脚。重庆市人社局等部门下发文件,到花就花了?更何况,这个钱,花得一点都不值。 我们中国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什么事都喜欢采用运动的方式,限时定期完成。种树、修路、反腐败,连学历达标,也要一窝蜂。估计如此这番动作之后,用不了多久,根本无需到2012年,顶多两年,就一切搞定。有关学校挣到了银子,公务员拿到了文凭,皆大欢喜。到那时候,重庆就可以骄傲地对外宣布,我们的公务员队伍,已经彻底实现了知识化了。然而,就像过去曾经有过的多次运动一样,除了形式上的好看,真正的效果能有多大呢?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这样的运动式的突击,无论做什么,真实效应都远远小于成本消耗。基本上属于劳民伤财的一场行政秀,无论秀得多么好看,多么轰轰烈烈,都只是秀而已,只有观赏价值。2012年底,对全市35如果一个人能力超群,即使没有学历,也可以录用。在社会诚信指数比较高的发达国家,对学历的态度,尚且如此。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录用人员,唯学历是取,就是荒唐了。眼下的学历,是不能轻信的。漫说国民教育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形式,就是全脱产的大学教育,掺水的也相当多。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教育,弄虚作假者大有人在。就本人所在的大学,全日制的博士研究生,混出去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有的博士生,连起码的常识都没有。至于学校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知情人都知道,早就变成了挣钱的一种工具,说它是垃圾一点都不为过。让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花纳税人的钱,投到这种教育形式中,突击解决学历问题,当然立竿见影,学历肯定都能解决,但有什么用呢?公务员们的能力和素质能得到提高吗?肯定不能。不信可以试试,等重庆这番学历突击完成后,随便抽查几个人,只查他们所学课程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即可。如果这些人能够答上,那么估计那天重庆的太阳肯定是会西边出来。 这样的行政秀,居然堂而皇之地由纳税人埋单。出钱的老百姓能不能问一声:官员获取文凭的学习,文凭自家拿了,凭什么要由政府财政出钱?如果这样做是合理的话,那么每个新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大学生,其学费是不是也应该由政府报销呢?进一步说,政府的人学习可以由财政支出,那么其他行业的人呢?财政的钱,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凭什么说岁以下未取得国民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又没有在校学习或者补习的在职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将视为不能完成工作任务予以辞退()处理。为了解决这些学历不达标的公务员的学历问题,各级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将安排这些人分期参加学习,采取业余( 在职公务员学历达标的运动式疯狂 张鸣 当下政府的唯学历主义倾向,有地方给了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注脚。重庆市人社局等部门下发文件,到2012年底,对全市35岁以下未取得国民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又没有在校学习或者补习的在职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将视为不能完成工作任务予以辞退(聘)处理。为了解决这些学历不达标的公务员的学历问题,各级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将安排这些人分期参加学习,采取业余(半脱产)、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三种形式,学费由财政资助,在读期间保留职务。( 8月11日,华龙网) 1949年以来,中国曾经经历过轻视知识,以大老粗为荣的时代。改革开放以后,这种错误倾向得到了纠正,但近年以来,却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唯学历主义。不仅设置学历门槛,非达到门槛者一概不取,而且公务员的学历要求越来越高,很多高中生就可以胜任的岗位,居然非硕士、博士不取。似乎政府机关里充满了高学历的硕士和博士,机关工作就知识化现代化了。 对公务员有一定的学历要求,无疑是合理的。此番重庆的学历达标,似乎也不算高,仅仅要求国民教育的大专层次。毕竟,一定国民教育的学历证明,在目前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个证明。但是,任何一种岗位,最合适的胜任指标,都是能力和素质。跟能力和素质相比,学历仅仅是一个外在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在任何一个单位,包括企业,录用人员的时候,都只是参考而已。半脱产)、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三种形式,学费由财政资助,在读期间保留职务。( 811 在职公务员学历达标的运动式疯狂 张鸣 当下政府的唯学历主义倾向,有地方给了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注脚。重庆市人社局等部门下发文件,到2012年底,对全市35岁以下未取得国民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又没有在校学习或者补习的在职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将视为不能完成工作任务予以辞退(聘)处理。为了解决这些学历不达标的公务员的学历问题,各级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将安排这些人分期参加学习,采取业余(半脱产)、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三种形式,学费由财政资助,在读期间保留职务。( 8月11日,华龙网) 1949年以来,中国曾经经历过轻视知识,以大老粗为荣的时代。改革开放以后,这种错误倾向得到了纠正,但近年以来,却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唯学历主义。不仅设置学历门槛,非达到门槛者一概不取,而且公务员的学历要求越来越高,很多高中生就可以胜任的岗位,居然非硕士、博士不取。似乎政府机关里充满了高学历的硕士和博士,机关工作就知识化现代化了。 对公务员有一定的学历要求,无疑是合理的。此番重庆的学历达标,似乎也不算高,仅仅要求国民教育的大专层次。毕竟,一定国民教育的学历证明,在目前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个证明。但是,任何一种岗位,最合适的胜任指标,都是能力和素质。跟能力和素质相比,学历仅仅是一个外在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在任何一个单位,包括企业,录用人员的时候,都只是参考而已。,华龙网)

1949年以来,中国曾经经历过轻视知识,以大老粗为荣的时代。改革开放以后,这种错误倾向得到了纠正,但近年以来,却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唯学历主义。不仅设置学历门槛,非达到门槛者一概不取,而且公务员的学历要求越来越高,很多高中生就可以胜任的岗位,居然非硕士、博士不取。似乎政府机关里充满了高学历的硕士和博士,机关工作就知识化现代化了。

如果一个人能力超群,即使没有学历,也可以录用。在社会诚信指数比较高的发达国家,对学历的态度,尚且如此。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录用人员,唯学历是取,就是荒唐了。眼下的学历,是不能轻信的。漫说国民教育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形式,就是全脱产的大学教育,掺水的也相当多。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教育,弄虚作假者大有人在。就本人所在的大学,全日制的博士研究生,混出去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有的博士生,连起码的常识都没有。至于学校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知情人都知道,早就变成了挣钱的一种工具,说它是垃圾一点都不为过。让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花纳税人的钱,投到这种教育形式中,突击解决学历问题,当然立竿见影,学历肯定都能解决,但有什么用呢?公务员们的能力和素质能得到提高吗?肯定不能。不信可以试试,等重庆这番学历突击完成后,随便抽查几个人,只查他们所学课程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即可。如果这些人能够答上,那么估计那天重庆的太阳肯定是会西边出来。 这样的行政秀,居然堂而皇之地由纳税人埋单。出钱的老百姓能不能问一声:官员获取文凭的学习,文凭自家拿了,凭什么要由政府财政出钱?如果这样做是合理的话,那么每个新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大学生,其学费是不是也应该由政府报销呢?进一步说,政府的人学习可以由财政支出,那么其他行业的人呢?财政的钱,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凭什么说 对公务员有一定的学历要求,无疑是合理的。此番重庆的学历达标,似乎也不算高,仅仅要求国民教育的大专层次。毕竟,一定国民教育的学历证明,在目前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个证明。但是,任何一种岗位,最合适的胜任指标,都是能力和素质。跟能力和素质相比,学历仅仅是一个外在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在任何一个单位,包括企业,录用人员的时候,都只是参考而已。如果一个人能力超群,即使没有学历,也可以录用。在社会诚信指数比较高的发达国家,对学历的态度,尚且如此。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录用人员,唯学历是取,就是荒唐了。眼下的学历,是不能轻信的。漫说国民教育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形式,就是全脱产的大学教育,掺水的也相当多。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教育,弄虚作假者大有人在。就本人所在的大学,全日制的博士研究生,混出去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有的博士生,连起码的常识都没有。至于学校的业余、函授和成人远程教育,知情人都知道,早就变成了挣钱的一种工具,说它是垃圾一点都不为过。让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花纳税人的钱,投到这种教育形式中,突击解决学历问题,当然立竿见影,学历肯定都能解决,但有什么用呢?公务员们的能力和素质能得到提高吗?肯定不能。不信可以试试,等重庆这番学历突击完成后,随便抽查几个人,只查他们所学课程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即可。如果这些人能够答上,那么估计那天重庆的太阳肯定是会西边出来。

这样的行政秀,居然堂而皇之地由纳税人埋单。出钱的老百姓能不能问一声:官员获取文凭的学习,文凭自家拿了,凭什么要由政府财政出钱?如果这样做是合理的话,那么每个新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大学生,其学费是不是也应该由政府报销呢?进一步说,政府的人学习可以由财政支出,那么其他行业的人呢?财政的钱,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凭什么说花就花了?更何况,这个钱,花得一点都不值。

我们中国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什么事都喜欢采用运动的方式,限时定期完成。种树、修路、反腐败,连学历达标,也要一窝蜂。估计如此这番动作之后,用不了多久,根本无需到2012年,顶多两年,就一切搞定。有关学校挣到了银子,公务员拿到了文凭,皆大欢喜。到那时候,重庆就可以骄傲地对外宣布,我们的公务员队伍,已经彻底实现了知识化了。然而,就像过去曾经有过的多次运动一样,除了形式上的好看,真正的效果能有多大呢?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这样的运动式的突击,无论做什么,真实效应都远远小于成本消耗。基本上属于劳民伤财的一场行政秀,无论秀得多么好看,多么轰轰烈烈,都只是秀而已,只有观赏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