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教育系统不能总是满足于自我监督  

2009-07-05 07:4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系统不能总是满足于自我监督张鸣上周六参加一个有关教育的会,会上几个管教育的政府官员的发言,让人眼睛一亮。其中,就有一位是教育部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女士。她从自己业务的角度,指出现在教育系统的问题之一,就是教育行政和教育监督合一,教学督导部门,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即使这样一个机构,里面的工作人员,大多还是兼职的,既不专业,也缺乏权限,经费不足,所谓的督导,往往流于形式。(6月29日新京报)在会上,她呼吁,应该建立独立于教育部的国家督导机构。教育部官员的发言,虽然当时让我感到有些高兴,但我知道,即便如此,要想改变教育系统自我监督的局面,路还很长。教育系统跟其他部门一样,纪检监督部门很多,纪检监察,加上教学督导,应有尽有。其中,针对教学质量的专门监察督导部门,设置时间相当早,从中央到地方,也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用处不大,督学,只是一个闲差,更多的时候,是在摆样子。前些时候,教育部开展大规模本科教学评估,还得另起炉灶,另组人马搞。事实上,但凡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开展检查督促工作了,一般都是另起炉灶,临时组团,没有人理会督导部门。这样一个教学监督部门,连起码的功能都不具备,

教育系统不能总是满足于自我监督张鸣上周六参加一个有关教育的会,会上几个管教育的政府官员的发言,让人眼睛一亮。其中,就有一位是教育部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女士。她从自己业务的角度,指出现在教育系统的问题之一,就是教育行政和教育监督合一,教学督导部门,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即使这样一个机构,里面的工作人员,大多还是兼职的,既不专业,也缺乏权限,经费不足,所谓的督导,往往流于形式。(6月29日新京报)在会上,她呼吁,应该建立独立于教育部的国家督导机构。教育部官员的发言,虽然当时让我感到有些高兴,但我知道,即便如此,要想改变教育系统自我监督的局面,路还很长。教育系统跟其他部门一样,纪检监督部门很多,纪检监察,加上教学督导,应有尽有。其中,针对教学质量的专门监察督导部门,设置时间相当早,从中央到地方,也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用处不大,督学,只是一个闲差,更多的时候,是在摆样子。前些时候,教育部开展大规模本科教学评估,还得另起炉灶,另组人马搞。事实上,但凡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开展检查督促工作了,一般都是另起炉灶,临时组团,没有人理会督导部门。这样一个教学监督部门,连起码的功能都不具备,                            教育系统不能总是满足于自我监督

                                       仅仅是一个教育行政体系的盲肠。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说,教育系统就没有监督。应该说,这些年来,有关教学和办学方面的监督检查相当多,不仅名目繁多,而且次数频繁。以大学为例,不仅有本科评估,还有研究生教育评估,博士点评估,重点学科评估,重点研究基地评估,甚至党建、工会,都有定期的检查和评比。从学校到学院再到系里各级学校的领导,为了应付评估评比检查,简直是疲于奔命,连教授都被波及,需要填各种各样的表格,以至于自嘲为“填表教授”。这样的监督检查,无论什么名目,性质都是一样的,都属于教育行政部门对教学部门的监督检查,上级对下级的检查,即后方对前线的检查。而且几乎一律没有什么效果,以本科评估为例,耗时几年,劳民伤财的大检查,结果百分之八十以上是优,余下的基本是良,只有绝少几个高职院校是及格。这样的评估,绝大多数的结果,在事先就能定下来。将已有的教学监督机构闲置,然后另起炉灶,频繁监督检查,这就是目前教育系统监督的现状。这样的监督检查,目的不在检查督促改进,也不在惩罚后进,仅仅增加了教育行政部门的权力,让它们实际上变成了全国学校的直接领导。从而使全国的教育系统,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自我评功摆好的封闭体系。现在,有教育行政部门张鸣

上周六参加一个有关教育的会,会上几个管教育的政府官员的发言,让人眼睛一亮。其中,就有一位是仅仅是一个教育行政体系的盲肠。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说,教育系统就没有监督。应该说,这些年来,有关教学和办学方面的监督检查相当多,不仅名目繁多,而且次数频繁。以大学为例,不仅有本科评估,还有研究生教育评估,博士点评估,重点学科评估,重点研究基地评估,甚至党建、工会,都有定期的检查和评比。从学校到学院再到系里各级学校的领导,为了应付评估评比检查,简直是疲于奔命,连教授都被波及,需要填各种各样的表格,以至于自嘲为“填表教授”。这样的监督检查,无论什么名目,性质都是一样的,都属于教育行政部门对教学部门的监督检查,上级对下级的检查,即后方对前线的检查。而且几乎一律没有什么效果,以本科评估为例,耗时几年,劳民伤财的大检查,结果百分之八十以上是优,余下的基本是良,只有绝少几个高职院校是及格。这样的评估,绝大多数的结果,在事先就能定下来。将已有的教学监督机构闲置,然后另起炉灶,频繁监督检查,这就是目前教育系统监督的现状。这样的监督检查,目的不在检查督促改进,也不在惩罚后进,仅仅增加了教育行政部门的权力,让它们实际上变成了全国学校的直接领导。从而使全国的教育系统,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自我评功摆好的封闭体系。现在,有教育行政部门教育部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女士。她从自己业务的角度,指出现在教育系统的问题之一,就是教育行政和教育监督合一,教学督导部门,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即使这样一个机构,里面的工作人员,大多还是兼职的,既不专业,也缺乏权限,经费不足,所谓的督导,往往流于形式。(6的官员,自己站出来说要打破这个封闭的体系,建立体制外的监督机构,当然是可喜可贺的大好事。而且这个建议,让现有的国家督导部门独立出来,也可以减少机构设置的重复,因此,具有较强的可行性。当然,仅仅走到这一步,实际上上还是不够的,整个的教育系统,应该处于民众的监督之下,具体说,是应该处于人民代表和媒体的监督之下,尤其是教育行政部门,更应该切实实行政务公开,让自己的资金流向,人事任免以及行政过程,统统变成可以检查的程序,公之于众,接受学生、学生家长和教师的检查质询。总而言之,不要再自己跟自己捉迷藏了。这样下去,整个教育系统的公信力,会丧失干净的。29新京报)在会上,她呼吁,应该建立独立于教育部的国家督导机构。

教育系统不能总是满足于自我监督张鸣上周六参加一个有关教育的会,会上几个管教育的政府官员的发言,让人眼睛一亮。其中,就有一位是教育部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女士。她从自己业务的角度,指出现在教育系统的问题之一,就是教育行政和教育监督合一,教学督导部门,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即使这样一个机构,里面的工作人员,大多还是兼职的,既不专业,也缺乏权限,经费不足,所谓的督导,往往流于形式。(6月29日新京报)在会上,她呼吁,应该建立独立于教育部的国家督导机构。教育部官员的发言,虽然当时让我感到有些高兴,但我知道,即便如此,要想改变教育系统自我监督的局面,路还很长。教育系统跟其他部门一样,纪检监督部门很多,纪检监察,加上教学督导,应有尽有。其中,针对教学质量的专门监察督导部门,设置时间相当早,从中央到地方,也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用处不大,督学,只是一个闲差,更多的时候,是在摆样子。前些时候,教育部开展大规模本科教学评估,还得另起炉灶,另组人马搞。事实上,但凡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开展检查督促工作了,一般都是另起炉灶,临时组团,没有人理会督导部门。这样一个教学监督部门,连起码的功能都不具备,

教育部官员的发言,虽然当时让我感到有些高兴,但我知道,即便如此,要想改变教育系统自我监督的局面,路还很长。教育系统跟其他部门一样,纪检监督部门很多,纪检监察,加上教学督导,应有尽有。其中,针对教学质量的专门监察督导部门,设置时间相当早,从中央到地方,也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用处不大,督学,只是一个闲差,更多的时候,是在摆样子。前些时候,教育部开展大规模本科教学评估,还得另起炉灶,另组人马搞。事实上,但凡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开展检查督促工作了,一般都是另起炉灶,临时组团,没有人理会督导部门。这样一个教学监督部门,连起码的功能都不具备,仅仅是一个教育行政体系的盲肠。

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说,教育系统就没有监督。应该说,这些年来,有关教学和办学方面的监督检查相当多,不仅名目繁多,而且次数频繁。以大学为例,不仅有本科评估,还有研究生教育评估,博士点评估,重点学科评估,重点研究基地评估,甚至党建、工会,都有定期的检查和评比。从学校到学院再到系里各级学校的领导,为了应付评估评比检查,简直是疲于奔命,连教授都被波及,需要填各种各样的表格,以至于自嘲为“填表教授”。

这样的监督检查,无论什么名目,性质都是一样的,都属于教育行政部门对教学部门的监督检查,上级对下级的检查,即后方对前线的检查。而且几乎一律没有什么效果,以本科评估为例,耗时几年,劳民伤财的大检查,结果百分之八十以上是优,余下的基本是良,只有绝少几个高职院校是及格。这样的评估,绝大多数的结果,在事先就能定下来。

教育系统不能总是满足于自我监督张鸣上周六参加一个有关教育的会,会上几个管教育的政府官员的发言,让人眼睛一亮。其中,就有一位是教育部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女士。她从自己业务的角度,指出现在教育系统的问题之一,就是教育行政和教育监督合一,教学督导部门,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即使这样一个机构,里面的工作人员,大多还是兼职的,既不专业,也缺乏权限,经费不足,所谓的督导,往往流于形式。(6月29日新京报)在会上,她呼吁,应该建立独立于教育部的国家督导机构。教育部官员的发言,虽然当时让我感到有些高兴,但我知道,即便如此,要想改变教育系统自我监督的局面,路还很长。教育系统跟其他部门一样,纪检监督部门很多,纪检监察,加上教学督导,应有尽有。其中,针对教学质量的专门监察督导部门,设置时间相当早,从中央到地方,也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用处不大,督学,只是一个闲差,更多的时候,是在摆样子。前些时候,教育部开展大规模本科教学评估,还得另起炉灶,另组人马搞。事实上,但凡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开展检查督促工作了,一般都是另起炉灶,临时组团,没有人理会督导部门。这样一个教学监督部门,连起码的功能都不具备,

将已有的教学监督机构闲置,然后另起炉灶,频繁监督检查,这就是目前教育系统监督的现状。这样的监督检查,目的不在检查督促改进,也不在惩罚后进,仅仅增加了教育行政部门的权力,让它们实际上变成了全国学校的直接领导。从而使全国的教育系统,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自我评功摆好的封闭体系。

现在,有教育行政部门的官员,自己站出来说要打破这个封闭的体系,建立体制外的监督机构,当然是可喜可贺的大好事。而且这个建议,让现有的国家督导部门独立出来,也可以减少机构设置的重复,因此,具有较强的可行性。当然,仅仅走到这一步,实际上上还是不够的,整个的教育系统,应该处于民众的监督之下,具体说,是应该处于人民代表和媒体的监督之下,尤其是教育行政部门,更应该切实实行政务公开,让自己的资金流向,人事任免以及行政过程,统统变成可以检查的程序,公之于众,接受学生、学生家长和教师的检查质询。总而言之,不要再自己跟自己捉迷藏了。这样下去,整个教育系统的公信力,会丧失干净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