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欧洲行之二  

2009-07-10 02: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超可爱的导游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

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超可爱的导游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                              

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超可爱的导游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                                                        欧洲行之二:疯狂拍照之家

欧洲行之二:疯狂拍照之家张鸣秦晖拍照之疯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喜欢照相的人很多,但喜欢到秦晖这个程度者,凤毛麟角。见什么拍什么,还不忘加上自己。很多摄影迷,往往从业余转为专业,至少设备如此。但是秦晖不,坚守业余路线,一架低档相机,抗战到底。痴迷是可以传染的,什么时候传染的我们不知道,反正,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疯狂拍照的家族,秦晖、夫人金雁和他们的女儿蓓蓓,人手一架相机,三剑合璧,下车拍,上车也拍,将一切活的,死的,动弹的和不动弹的东西,囊括一尽。三光政策,大扫荡。如果在旅游车上,你打了个盹,觉得眼前一个黑影在晃,千万别慌,什么事都没有,那是秦蓓蓓在拍照车外的景物。疯狂拍照,在德国的波茨坦,居然遭遇抗议者,不,暴力抵抗者。抵抗者不是人,德国人民对这样的疯子,基本是能够容忍的。但是,德国的天鹅,就没那么大的雅量了。波茨坦无忧宫下面,有条小河,河里生活着天鹅爸爸、妈妈和几只灰不出溜的小天鹅,难怪安徒生童话有丑小鸭的故事,天鹅小的时候,那份尊容真是不敢恭维。不敢恭维的相貌,显然是不喜欢被曝光的,尤其是三口人(其中还有一位记者)集体拍

                                         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超可爱的导游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张鸣

秦晖拍照之疯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喜欢照相的人很多,但喜欢到秦晖这个程度者,凤毛麟角。见什么拍什么,还不忘加上自己。很多摄影迷,往往从业余转为专业,至少设备如此。但是秦晖不,坚守业余路线,一架低档相机,抗战到底。

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超可爱的导游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

痴迷是可以传染的,什么时候传染的我们不知道,反正,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疯狂拍照的家族,秦晖、夫人金雁和他们的女儿蓓蓓,人手一架相机,三剑合璧,下车拍,上车也拍,将一切活的,死的,动弹的和不动弹的东西,囊括一尽。三光政策,大扫荡。如果在旅游车上,你打了个盹,觉得眼前一个黑影在晃,千万别慌,什么事都没有,那是秦蓓蓓在拍照车外的景物。

疯狂拍照,在德国的波茨坦,居然遭遇抗议者,不,暴力抵抗者。抵抗者不是人,德国人民对这样的疯子,基本是能够容忍的。但是,德国的天鹅,就没那么大的雅量了。波茨坦无忧宫下面,有条小河,河里生活着天鹅爸爸、妈妈和几只灰不出溜的小天鹅,难怪安徒生童话有丑小鸭的故事,天鹅小的时候,那份尊容真是不敢恭维。

不敢恭维的相貌,显然是不喜欢被曝光的,尤其是三口人(其中还有一位记者)集体拍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

欧洲行之二:疯狂拍照之家张鸣秦晖拍照之疯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喜欢照相的人很多,但喜欢到秦晖这个程度者,凤毛麟角。见什么拍什么,还不忘加上自己。很多摄影迷,往往从业余转为专业,至少设备如此。但是秦晖不,坚守业余路线,一架低档相机,抗战到底。痴迷是可以传染的,什么时候传染的我们不知道,反正,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疯狂拍照的家族,秦晖、夫人金雁和他们的女儿蓓蓓,人手一架相机,三剑合璧,下车拍,上车也拍,将一切活的,死的,动弹的和不动弹的东西,囊括一尽。三光政策,大扫荡。如果在旅游车上,你打了个盹,觉得眼前一个黑影在晃,千万别慌,什么事都没有,那是秦蓓蓓在拍照车外的景物。疯狂拍照,在德国的波茨坦,居然遭遇抗议者,不,暴力抵抗者。抵抗者不是人,德国人民对这样的疯子,基本是能够容忍的。但是,德国的天鹅,就没那么大的雅量了。波茨坦无忧宫下面,有条小河,河里生活着天鹅爸爸、妈妈和几只灰不出溜的小天鹅,难怪安徒生童话有丑小鸭的故事,天鹅小的时候,那份尊容真是不敢恭维。不敢恭维的相貌,显然是不喜欢被曝光的,尤其是三口人(其中还有一位记者)集体拍

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

 

大的失策,就是不肯投降。脾气好的杨恒均,原本的主张是忍了,温和改良,慢慢劝导游改邪归正,给我们介绍该介绍的。到了后来,他也忍不住了,腾地冒出来批驳导游某项特别荒谬的言论。可惜没用,杨恒均话音一落,人家还这么讲。还是信总有办法,组织秦晖夫妇组成讲师团,占领阵地,金雁从正的方面立论,秦晖则以批驳导游谬论为主,分进合击,精彩纷呈,局面为之小小的改观。导游最后离开我们的时候,特意表示,收获不小。特别感谢秦教授。其实,也不能怪人家导游,到一个地方,导游一张嘴,秦晖就先把这地方那点事都说了,害得人家只好给你们侃历史了。                     超可爱的导游

欧洲行之二:疯狂拍照之家张鸣秦晖拍照之疯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喜欢照相的人很多,但喜欢到秦晖这个程度者,凤毛麟角。见什么拍什么,还不忘加上自己。很多摄影迷,往往从业余转为专业,至少设备如此。但是秦晖不,坚守业余路线,一架低档相机,抗战到底。痴迷是可以传染的,什么时候传染的我们不知道,反正,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疯狂拍照的家族,秦晖、夫人金雁和他们的女儿蓓蓓,人手一架相机,三剑合璧,下车拍,上车也拍,将一切活的,死的,动弹的和不动弹的东西,囊括一尽。三光政策,大扫荡。如果在旅游车上,你打了个盹,觉得眼前一个黑影在晃,千万别慌,什么事都没有,那是秦蓓蓓在拍照车外的景物。疯狂拍照,在德国的波茨坦,居然遭遇抗议者,不,暴力抵抗者。抵抗者不是人,德国人民对这样的疯子,基本是能够容忍的。但是,德国的天鹅,就没那么大的雅量了。波茨坦无忧宫下面,有条小河,河里生活着天鹅爸爸、妈妈和几只灰不出溜的小天鹅,难怪安徒生童话有丑小鸭的故事,天鹅小的时候,那份尊容真是不敢恭维。不敢恭维的相貌,显然是不喜欢被曝光的,尤其是三口人(其中还有一位记者)集体拍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大的失策,就是不肯投降。

照(简直就是狗仔队)。就在这三口人欣喜若狂地集体举起相机嘁哩喀喳的时候,天鹅爸爸,或者是妈妈也未必,冲到岸上。擒贼擒王,直扑首恶秦晖,啄、啄、啄……。混乱中,秦蓓蓓也被啄到,光荣负伤——腿上的皮破了一点。连老实巴交的信总,也被殃及,无辜受伤。秦晖被啄的最多,但此人看来是皮糙肉厚(可惜了,原来是娱记的材料),一边挨啄,一边快乐地叫着,这不等于按摩吗?对于这样的人,勇猛如天鹅爸爸或者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收兵。超可爱的导游我们的德国之行,是位据说是资深导游来带的。导游的年龄不小了,在德国待了18年,成家立业,小有成就。但是,这位导游对介绍沿途景点兴趣不大,对于德国和欧洲历史,文化乃至宗教的热情却很高。一路上,满嘴跑火车,驴头不对马嘴地讲些常识,或者发表一些关于历史、宗教以及政治的高见。无论秦晖、金雁怎样纠正,杨恒均怎样好言相劝,让他多讲点别的,人家就是非常坚持地给我们这一车学历史出身的人上历史课。一堂课完了,再上另一堂。告诉我们,伯恩斯坦创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还告诫我们,投降就是胜利。比如跟太太打交道,只要投降,就一切OK。希特勒最脾气好的杨恒均,原本的主张是忍了,温和改良,慢慢劝导游改邪归正,给我们介绍该介绍的。到了后来,他也忍不住了,腾地冒出来批驳导游某项特别荒谬的言论。可惜没用,杨恒均话音一落,人家还这么讲。还是信总有办法,组织秦晖夫妇组成讲师团,占领阵地,金雁从正的方面立论,秦晖则以批驳导游谬论为主,分进合击,精彩纷呈,局面为之小小的改观。

导游最后离开我们的时候,特意表示,收获不小。特别感谢秦教授。其实,也不能怪人家导游,到一个地方,导游一张嘴,秦晖就先把这地方那点事都说了,害得人家只好给你们侃历史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