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看人下菜的学术期刊  

2009-06-24 08:4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比的尺度,一是专家评价,二是转载率。眼下学术体系的专家,基本上被学官垄断,无论何种评比和评审,基本上都是学官的业务,就冲这个,期刊都得罪不起专家,也是就学官,地位越高的学官,就越是得罪不起,定期发点这些学官的文章,看在文章的面子,一旦评比碰上了,也会高抬贵手的。其次,现在一些著名的学术文摘,大抵也有地位优先的习惯,小人物的东西,即使转,概率也低。两下加起来,你说,让我们的学术期刊怎么办呢?因此,我们的学官,该学雷锋的时候,还是学吧,只是,以后留点神,别帮文抄公的忙,如果一旦不留神帮了,及时处理,别露出来,天下太平。

评比的尺度,一是专家评价,二是转载率。眼下学术体系的专家,基本上被学官垄断,无论何种评比和评审,基本上都是学官的业务,就冲这个,期刊都得罪不起专家,也是就学官,地位越高的学官,就越是得罪不起,定期发点这些学官的文章,看在文章的面子,一旦评比碰上了,也会高抬贵手的。其次,现在一些著名的学术文摘,大抵也有地位优先的习惯,小人物的东西,即使转,概率也低。两下加起来,你说,让我们的学术期刊怎么办呢?因此,我们的学官,该学雷锋的时候,还是学吧,只是,以后留点神,别帮文抄公的忙,如果一旦不留神帮了,及时处理,别露出来,天下太平。                          看人下菜的学术期刊

                                看人下菜的学术期刊张鸣辽大副校长抄袭案,查出一个雷锋来,刚刚写了一篇文字调侃,就有记者跟我说, 没准,人家助人为乐是真的,因为很多学术期刊,就是认人不认文,公开宣称,我这个档次的刊物,副教授以下者写的文章,无论写得多好,就是不登,登了掉档次,而且,据说登了无名小辈的文章,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转载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的,而转载率,是目前评价学术期刊的一个重要指标。这样的学术期刊有没有,当然有。各个期刊程度不一,有的是专门辟出版面,给所谓的大牌学者留着,非大牌,写的再好也上不去,有的则像记者说的那样,整个刊物都只对大牌开放。大牌的大,重要不是学术地位高,而是职位高,这在中国学界是一个特色,官大学问大,官大学术地位自然高。当然,这些官大的学者,有一些的确是学而优则仕,因学问不错,上头奖励一个官职,尽管当官之后,忙于开会和行政事务,没有多少时间看书做研究了,但毕竟曾经肚里有过货,但是,大量的学官,尤其是在著名大学和学术机构里的学官,其实原本就没什么学问,但只要坐在那个位置上,学问也就跟着好起来了。但是,无论何种的学官,校长还是院长,的确都太忙了,一天有无数的事等着,会要开,饭要吃,鉴定张鸣

辽大副校长抄袭案,查出一个雷锋来,刚刚写了一篇文字调侃,就有记者跟我说, 没准,人家助人为乐是真的,因为很多学术期刊,就是认人不认文,公开宣称,我这个档次的刊物,副教授以下者写的文章,无论写得多好,就是不登,登了掉档次,而且,据说登了无名小辈的文章,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转载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的,而转载率,是目前评价学术期刊的一个重要指标。这样的学术期刊有没有,当然有。各个期刊程度不一,有的是专门辟出版面,给所谓的大牌学者留着,非大牌,写的再好也上不去,有的则像记者说的那样,整个刊物都只对大牌开放。

大牌的大,重要不是学术地位高,而是职位高,这在中国学界是一个特色,官大学问大,官大学术地位自然高。当然,这些官大的学者,有一些的确是学而优则仕,因学问不错,上头奖励一个官职,尽管当官之后,忙于开会和行政事务,没有多少时间看书做研究了,但毕竟曾经肚里有过货,但是,大量的学官,尤其是在著名大学和学术机构里的学官,其实原本就没什么学问,但只要坐在那个位置上,学问也就跟着好起来了。

但是,无论何种的学官,校长还是院长,的确都太忙了,一天有无数的事等着,会要开,饭要吃,鉴定要做,演说要讲,因此,写文章的时间无论如何都挤不出来,挤出时间,也挤不出思路,所以,文章得有人代劳。代笔者写出来,学官大笔一挥,修改一下,据说也一样点铁成金,画龙点睛,即使成不了金,也不像龙,但只要有了学官的大名,只要这学官的地位足够有分量,期刊一般都是要给面子的。当然,代笔的人,也不白代,署不上第一,第二第三总有份。也确实有学生或者下属,看着第二第三的排名上,乐意奉献,至少,自家的名字可以在一些顶级学术期刊上露个脸,否则,即使在不怎么样的刊物发一篇,也需交数目不小的版面费。况且,现在的大学,博士生毕业需要两篇核心期刊论文,否则连答辩都不允许,而年轻的教师,则有每年的科研考核,完成不了指标,别说别想评职称,就是现在的地位也保不住。做奉献,背后有动力。

要做,演说要讲,因此,写文章的时间无论如何都挤不出来,挤出时间,也挤不出思路,所以,文章得有人代劳。代笔者写出来,学官大笔一挥,修改一下,据说也一样点铁成金,画龙点睛,即使成不了金,也不像龙,但只要有了学官的大名,只要这学官的地位足够有分量,期刊一般都是要给面子的。当然,代笔的人,也不白代,署不上第一,第二第三总有份。也确实有学生或者下属,看着第二第三的排名上,乐意奉献,至少,自家的名字可以在一些顶级学术期刊上露个脸,否则,即使在不怎么样的刊物发一篇,也需交数目不小的版面费。况且,现在的大学,博士生毕业需要两篇核心期刊论文,否则连答辩都不允许,而年轻的教师,则有每年的科研考核,完成不了指标,别说别想评职称,就是现在的地位也保不住。做奉献,背后有动力。我们不知道此次事件中的《哲学研究》,是否真的像当事者之一的北师大博士说的那样,看人不看文,但至少这位博士的抄袭,背后的确有学校的压力和找工作的压力在。学术期刊如此势力眼,背后其实有利益的驱动。不是说我们的学术期刊编辑统统没有学术眼光,但利益的诱惑,的确是难以抵敌的。这多少跟我们现行学术期刊评价体系有关,学术期刊跟大学一样,需要定期评比,而我们不知道此次事件中的《哲学研究》,是否真的像当事者之一的北师大博士说的那样,看人不看文,但至少这位博士的抄袭,背后的确有学校的压力和找工作的压力在。

学术期刊如此势力眼,背后其实有利益的驱动。不是说我们的学术期刊编辑统统没有学术眼光,但利益的诱惑,的确是难以抵敌的。这多少跟我们现行学术期刊评价体系有关,学术期刊跟大学一样,需要定期评比,而评比的尺度,一是专家评价,二是转载率。眼下学术体系的专家,基本上被学官垄断,无论何种评比和评审,基本上都是学官的业务,就冲这个,期刊都得罪不起专家,也是就学官,地位越高的学官,就越是得罪不起,定期发点这些学官的文章,看在文章的面子,一旦评比碰上了,也会高抬贵手的。其次,现在一些著名的学术文摘,大抵也有地位优先的习惯,小人物的东西,即使转,概率也低。两下加起来,你说,让我们的学术期刊怎么办呢?

要做,演说要讲,因此,写文章的时间无论如何都挤不出来,挤出时间,也挤不出思路,所以,文章得有人代劳。代笔者写出来,学官大笔一挥,修改一下,据说也一样点铁成金,画龙点睛,即使成不了金,也不像龙,但只要有了学官的大名,只要这学官的地位足够有分量,期刊一般都是要给面子的。当然,代笔的人,也不白代,署不上第一,第二第三总有份。也确实有学生或者下属,看着第二第三的排名上,乐意奉献,至少,自家的名字可以在一些顶级学术期刊上露个脸,否则,即使在不怎么样的刊物发一篇,也需交数目不小的版面费。况且,现在的大学,博士生毕业需要两篇核心期刊论文,否则连答辩都不允许,而年轻的教师,则有每年的科研考核,完成不了指标,别说别想评职称,就是现在的地位也保不住。做奉献,背后有动力。我们不知道此次事件中的《哲学研究》,是否真的像当事者之一的北师大博士说的那样,看人不看文,但至少这位博士的抄袭,背后的确有学校的压力和找工作的压力在。学术期刊如此势力眼,背后其实有利益的驱动。不是说我们的学术期刊编辑统统没有学术眼光,但利益的诱惑,的确是难以抵敌的。这多少跟我们现行学术期刊评价体系有关,学术期刊跟大学一样,需要定期评比,而

因此,我们的学官,该学雷锋的时候,还是学吧,只是,以后留点神,别帮文抄公的忙,如果一旦不留神帮了,及时处理,别露出来,天下太平。

  评论这张
 
阅读(465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