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我控诉:强奸仍在继续  

2009-05-28 20:4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在巴东的邓玉姣案发生的第二天,我已经发表了我的意见,尽管案件仍在发酵,在司法审理阶段,出于对司法的尊重,我本不打算进一步发表意见,一切等司法审理有了初步结果再说。可是,今天一位媒体人给我发来了一个短信,说是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和新京报记者孔璞到巴东野三关镇采访被打,采访器械和手机被抢,打人者明显来于当地的政府。经过我的证实,此事是真的。巴东发生了这样臭名昭著的事情,当地政府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组织人殴打记者,抢走器械,甚至连记者的手机都给抢了。很有点生怕坏事做的不大,生怕人家不知道的意思,似乎闹的越大,巴东这个地方的衮衮诸公,脸上就越有光。奇怪吗?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我早就说过,尽管这一段网络事件不断,一些地方政府,打压媒体,迫害揭黑网民的行为,受到了惩罚,但是,可以预期,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地方政府对于意图揭黑的媒体以及网民,依旧该打压还是打压,防火防盗防记者,依然是各级政府一个首要的任务。现在的地方政府,做了坏事,或者其官员做了坏事,唯一担心的,只有上级政府,而这种对上级政府的担心,转换出来,就是控制媒体和网络。只要控制了媒体和网络,上级就不太可能知道实情,即使知道了,由于动静不大,运作起来也比较方便,可以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实上,受害者想要把事情披露出来,是相当困难的。媒体自不必说,有着自身难以言说的困难,各级政府别的

   由于在巴东的邓玉姣案发生的第二天,我已经发表了我的意见,尽管案件仍在发酵,在司法审理阶段,出于对司法的尊重,我本不打算进一步发表意见,一切等司法审理有了初步结果再说。可是,今天一位媒体人给我发来了一个短信,说是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和新京报记者孔璞到巴东野三关镇采访被打,采访器械和手机被抢,打人者明显来于当地的政府。经过我的证实,此事是真的。

,尽管手下官员犯下如此十恶不赦之罪,形象恶劣到了极点,他们依然要公关,依然要打压媒体,驱赶记者。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无论手下官员怎样可恶,他们都要为之掩饰,为之脱罪。他们这样做,有两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一是维稳,一是顾及地方形象。在他们看来,稳定是大局,维护地方形象也是大局。好像破坏稳定,破坏形象的,不是官员的胡为,而是媒体的披露。无论官员怎样乱来,只要把事情捂住,大局就保住了。尽管借口我们看来荒唐透顶,但在地方政府看来,却堂堂正正,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一次又一次启动防记者工程,丧心病狂而后不止。巴东地方,发生了两次案件,前面是几个官员对邓玉姣的强奸,后面接下来的是巴东地方政府对全国人民的强奸。

   巴东发生了这样臭名昭著的事情,当地政府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组织人殴打记者,抢走器械,甚至连记者的手机都给抢了。很有点生怕坏事做的不大,生怕人家不知道的意思,似乎闹的越大,巴东这个地方的衮衮诸公,脸上就越有光。奇怪吗?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我早就说过,尽管这一段网络事件不断,一些地方政府,打压媒体,迫害揭黑网民的行为,受到了惩罚,但是,可以预期,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地方政府对于意图揭黑的媒体以及网民,依旧该打压还是打压,防火防盗防记者,依然是各级政府一个首要的任务。

   现在的地方政府,做了坏事,或者其官员做了坏事,唯一担心的,只有上级政府,而这种对上级政府的担心,转换出来,就是控制媒体和网络。只要控制了媒体和网络,上级就不太可能知道实情,即使知道了,由于动静不大,运作起来也比较方便,可以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事实上,受害者想要把事情披露出来,是相当困难的。媒体自不必说,有着自身难以言说的困难,各级政府别的本事没有,通过有关渠道,压下来若干稿子,轻而易举。网络也是如此,一方面,有权者可以通过门户网站,删掉相关帖子,另一方面,即使不删帖,一个事件要想变成网络公共事件,也需要某些条件,不触动网民的某些敏感神经,再冤的帖子,也没有人跟着起哄。更何况,有权者还可以通过专门的公司,专业的五毛封杀某些他们不喜欢的帖子,或者将之妖魔化。因此,现在通过各种渠道披露出来的黑幕,只是冰山一角,也就是说,事实证明,我们的地方政府,基本上可以成功地将大部分事情摆平。

,尽管手下官员犯下如此十恶不赦之罪,形象恶劣到了极点,他们依然要公关,依然要打压媒体,驱赶记者。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无论手下官员怎样可恶,他们都要为之掩饰,为之脱罪。他们这样做,有两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一是维稳,一是顾及地方形象。在他们看来,稳定是大局,维护地方形象也是大局。好像破坏稳定,破坏形象的,不是官员的胡为,而是媒体的披露。无论官员怎样乱来,只要把事情捂住,大局就保住了。尽管借口我们看来荒唐透顶,但在地方政府看来,却堂堂正正,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一次又一次启动防记者工程,丧心病狂而后不止。巴东地方,发生了两次案件,前面是几个官员对邓玉姣的强奸,后面接下来的是巴东地方政府对全国人民的强奸。

    要想不出事,一方面可以通过自身的约束来实现,一方面可以通过封锁消息来实现,显然,前者成本过于高,因此,地方政府的选择,必然是后者。

   尽管我不想对进入司法的案件说太多的话,但是,人人都明白,巴东邓玉姣案,其实非常简单,也非常清楚。以目前掌握的材料看,野三关镇的三位官员,无非是意欲强求特殊服务未遂,恼羞成怒,意图强奸,遭到反抗。这样堪比西门庆的官员,地方政府居然一上来就屁股坐在他们一边,对强奸未遂的官员不闻不问,却将报警的邓玉姣刑拘,以谋杀罪起诉,如此种种,已属丧尽天良,现在居然还变本加厉,殴打记者。巴东地方官没有发昏,他们只是在按惯例行事。

  可以理解,自打案件被披露以来,巴东地方政府的日子很不好过。按照以往的惯例,在最高层没有明确表态之前,有关涉案方政府,首要的工作,就是危机公关,争取上级支持,压下事件。所以,尽管手下官员犯下如此十恶不赦之罪,形象恶劣到了极点,他们依然要公关,依然要打压媒体,驱赶记者。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无论手下官员怎样可恶,他们都要为之掩饰,为之脱罪。

   他们这样做,有两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一是维稳,一是顾及地方形象。在他们看来,稳定是大局,维护地方形象也是大局。好像破坏稳定,破坏形象的,不是官员的胡为,而是媒体的披露。无论官员怎样乱来,只要把事情捂住,大局就保住了。尽管借口我们看来荒唐透顶,但在地方政府看来,却堂堂正正,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一次又一次启动防记者工程,丧心病狂而后不止。

   巴东地方,发生了两次案件,前面是几个官员对邓玉姣的强奸,后面接下来的是巴东地方政府对全国人民的强奸。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