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基层官员为何升迁难?  

2009-12-03 13: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层官员为何升迁难?

                                    张鸣

近日,人民日报和人民论坛杂志对内地基层官员做了调查,调查表明,基层官员普遍感到,工作生活中最大的难题,是升迁通道很窄,提拔无望。(1126,中华网)这个调查数据告诉人们两个信息,一是现在内地基层官员升迁很难。二是内地基层官员最大的希望,是能够得到升迁提拔。

基层官员也是人,希望能得到提拔,做更大的官,人之常情。进入官场,有几个人乐意自己官越做越小的呢?谁不知道,在中国语境下,从来升官就意味着进步。升迁不了,不仅在众人眼里被视为无能,也意味着没有干出名堂,没有成就。

基层官员升迁为什么难?以至于难到令人感到“无望”的地步?其实,这个问题很早就出现了。早在1950年代,基层就有这样的反映,说是在基层第一线工作的干部,提拔升迁很难,但在县以上机关里的人,反而倒升得快。有人认为,这是因为近水楼台的缘故,跟领导离的近,做什么容易被看见,表现,或者表演容易得到肯定。

当下,基层官员升迁难,肯定远远不止这个原因了。官员提拔中的不正之风,刹了多少年,刮了多少年。直到现在,中组部还在反复强调,中纪委大力度打击,但是,风好像越刮越大。为了升迁,走红道、黄道乃至黑道的都有,哪条道也没有堵上。长袖善舞之辈路路通,埋头苦干之人道道塞。

只是,尽管如此,想要涌入基层官员队伍的人,还是逐年增加。在基层做调查,你就会发现,县和县以下的基层,人们首先的目标,是做官,其次是吃财政饭,进不了业务部门,做教师也行,实在不行,就做某些部门的编外人员,比如进公路局和工商局做编外,靠自己创收养活自己,同时为上级做贡献。官员队伍挤进来和没挤进来的人多了,升迁提拔自然就难。其实,组织部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想办法。办法之一就是尽量把官员的阶梯细分,再细分。比如一个副乡长,如果想要升到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去,得经过副书记,乡长,然后才能提乡党委书记。原本一级的台阶,变成了三级。按不成文的规定,每级熬上35年都正常,等熬到了,也该退休了。这还属于正常晋升,不考虑其他因素,如果把其他因素加进来,那就真的是“无望”了。

尽管无望,人们还是要往里挤。基层官员从来都叫苦,有些地方,不仅升迁无望,甚至连工资都难以保障,但似乎很少听他们说真的想不干的。每个人活的,似乎还挺滋润。这就说明,尽管基层苦,官员无望,但官帽子,还是有含金量。大小是个头,有点权,就比平民百姓有办法。眼下中国的问题千头万绪,最大问题,我看就是官民的结构失衡。官的比重过大,越来越大,民的比重太小,越来越小。所有的资源,都向官这方面倾斜。基层官员虽然在官员队伍里属于弱势,责重权小利益也小,但比起民众来,还是具有信息、资源上的优势。对于官员而言,他们处在第一线,承担了治民的绝大部分事务和责任,也包括绝大多数的民众的怨恨;对于民众而言,如果好的还罢,不好的,他们就是所有弊政的施加者,一眼能看得到的腐败。在官民冲突中,他们注定受到两边的冲撞和挤压。如果长期这样冲撞和挤压下去,恐怕基层官员的使命会变质,上面的任务,终有一件也完成不了那一天,全用虚应故事来搪塞。上面的千条线,最终穿不进下面的一根针。到了那一天,基层有和没有,也就没什么区别了。基层官员的无望,其实就是官民失衡的结构中诸多问题中的一个。

基层官员的出路,基层的出路,现在看来,地方自治是种选择。无须让基层干事的人,都变成公务员,基层的官员,无论报酬大小,权限大小,只要是基层百姓自己选择的,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官民矛盾。队伍拥挤的问题没有了,升迁的问题也消失了。地方治理,也可以进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57)|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