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年终几句话  

2009-12-31 12: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最后一天,有必要说几句话。这一年,很压抑,黑的厉害。好像08年奥运会时憋了太多的黑,09年一下子全放出来。黑手,黑幕,黑社会;黑话,黑钱,黑云压城。官场和黑社会比着坏。我就是一教书写字的,教书没有可说的。写字写了一年,该骂的骂了,该批的批了,忍不住要嘲笑的,也嘲笑过了。有时候,人家偶尔做点好事,比如打黑,还会夸两句——指望人家说不定会顺着杆爬上来,对老百姓多少有点好处。可是基本上没用,人家该怎样做,就怎样做,说雷语,做坏事,屁官屎官都出来了,纹丝不动。连打黑打到后来,也变了味。这一年,我指名道姓批评自己的老板,可是连一点小事都变不了——有权的人,就是这样傲慢,他们不屑理你。

   对于一个写字的人,这是一个很让人沮丧的事。好像一个农夫,忙了一年,一点收获都没有。下一年就要到了,我该怎么办?好像还只能借着写。一个人在倒霉的马拉戈壁快要死掉,没有电话,没有人,没有交通工具,也没有药品,几个想救人的人,对着旷野连续呼喊,没有人能听见,似乎也没有任何用处,但是,也只能喊一喊。

   新的一年,我还会喊,能喊一嗓子就喊一嗓子。韩寒说,他是一介书生,但他还会赛车。我连赛车都不能,百无一用,只能喊,用自己的十个手指头喊。

  评论这张
 
阅读(10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