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官大书法自然秀  

2009-11-13 12: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大书法自然秀

                             张鸣

今天,看到一则消息,“昨天,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五届二次理事会召开,经理事会表决,免去陈绍基省书协主席职务。”(106,人民网)陈绍基是谁?不是刚刚落马的广东最大贪官,广东政协主席吗?没想到,这个贪官,还是广东书法家协会的主席。

在我的概念里,凡是一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无论好坏,怎么也得是个书法家才行。或长活短,得在这个行里混过。今天才知道原来一个一直做官的人,也可以做书法家协会主席。有人说我少见多怪,说是现在哪个领导不是书法家?不仅是书法家,如果写两句诗,就是诗人,画两笔画,就是画家,作协和画家协会,只要人家官足够大,都会打开绿灯。在自家管的地面上,顺势做个主席副主席,也是顺手的事。哪个协会会不乐意?至少,此后活动要钱方便了许多。

我一想,没错。当今之世,官大书法自然秀。君不见到处题字的,不都是大领导吗?在哪个地方管事,就在哪个地方可以展示自家那笔字。一个省如此,一所大学也如此,不管那笔字写出来是不是像墨猪一样。官大了,就有这个自信,敢把自己的那笔字在大庭广众之下挂出来。一次我到贵州一个景点去玩,看到整整一个山头,全是从地市、省和中央一些领导的题字。一个碑接一个碑,弄得好好的一个山头像坟场似的。那些字,说实在的,有的真不敢恭维,小学生的红描也比它们要好些。再仔细一想,古人好像也如此,严格地说,是某些皇帝如此。比如乾隆,一笔字本来不怎么样,却喜欢到处题字,弄得全国上下,好一点名胜,都是他的字。文革时破四旧,居然都没怎么动它们。一直到现在,好些乾隆题字碑还在那里现眼。当然,这对于那些爱大清国皇帝爱的不得了的人,自是福音。

官当得足够大,大到像陈绍基这样,到了省级,而且曾经大权在握,根深叶茂。有个书法家头衔,或者书法家们合伙送给他一个书法家头衔。不光是得了艺术家的名头,过足艺术家的瘾,而且还有额外的好处。当年做过江西省副省长的胡长清,据说书法在江西特别值钱。只是不知道江西的书法家协会,给没给他一个主席的头衔。如果有人想要找主席办事,直接买他老人家一幅字就可以了。艺术无价,给多少都合情合理。官大不仅书法秀,而且书法值钱。

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社会,把一切过去神圣的东西,都变成了金钱。而我们现在,把一切都变成了官场的玩意。艺术领域,也不例外,不仅艺术家变成了官场的婢女,而且这些婢女们主动把艺术家的头衔,一顶又一顶地双手奉上给高官。而高官们,也就欣然笑纳,在一个个艺术家协会中人的吹捧中,一次次地挥毫泼墨,在风景名胜和单位门脸以及店面招牌上留下自己的墨宝,供来往的人欣赏或者笑骂。只是,一旦官帽子因为什么事丢了,不仅这些地方的题字,马上会被换掉,而且当初送帽子给他的协会,居然也忙不迭地召开理事会,免去这些高官的协会主席职务,也就是说,不再认他们是艺术家了。

人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其实不是官做大了,手里那支笔就成了神笔,自己变成了马良。热的时候荣耀,终有冷的一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