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鸣的博客

直截了当的独白

 
 
 

日志

 
 

发一篇旧文,恭祝所有的朋友新年大乐  

2009-01-26 11:5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猪的聪明以及谋略

                                   张鸣

    人自从自封为万物之灵以后,对于动物,不免有许多不那么对头的刻板印象。而在这个世界上,恰好又只有人有运用的符号能力,因此,某些刻板印象就变成了真理,千秋万代地支配着我们,让我们看起来其实很可笑。猪是蠢的,就是这样一个流传万代的所谓真理。以至于人要想批评同类比较愚蠢的话,首先想到的比喻,就是猪。

     本人也是可笑的人类中的一个,关于猪的成见,自然一直以为理所当然,对看不顺眼的人和猪,都会情不自禁地奉送两个字:蠢猪。直到有一天,我变成了一个放猪郎,跟猪宝贝们有了切实而亲密的接触,事情才发生了变化。

    我服务的那个猪场,有点规模,最多的时候,有上千头猪。那个时候,每个猪场都很有自力更生精神,从配种,产仔到育肥甚至选育母猪一条龙,讲究个全套都有,不大有专业分工的意思,这可能跟当时的政治大气候有点关系。因此,我们猪场里有专管配种的公猪,有专门产仔的母猪和专门养来杀了吃的育肥猪,无疑,第三类的数量最多,寿数也最短,一般三四个月就打发上路,进了屠宰场了。

    如果一个路人看过去,数量众多的育肥猪的确像是很蠢,每日傻吃乜睡,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养的人知道,猪的贪睡,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人塑造出来的,为的就是让猪少消耗,多长肉。傻吃乜睡的育肥猪,一样知道讨好养它们的人,利用条件反射训练排便,一点不比其他动物更难,包括婴儿阶段的人类。如果有好事者挑出几个出类拔萃的,加以训练,估计狗会的动作,猪们也都会。

    至于有了几岁年纪的母猪和公猪,在我看来是相当聪明,有的甚至可以说是会学习有谋略,当然,是跟人斗智斗勇的谋略。有两头母猪,给我的印象很深。猪场的猪很多,多数都是无名之辈,可是这两头猪有名字,一头叫大花,因为一身好看的花纹,看到她,我脑子里总是浮现出《水浒》里描写小乙哥燕青的文字——一身好花绣。另一头名叫黄肚皮,因为她的肚皮颜色很黄,像秋天的麦秸。看到她,我则容易想起《水浒》里叫病关索的那位,其实呢,人家倒有几分像贼头贼脑的鼓上蚤时迁。

    不过,两位跟梁山好汉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聪明一点而已。大花的本事是擅长开门,尤其是精饲料房的门,饲养员一不留神,人家就进去叼块豆饼出来。为了对付这头难缠的猪,领导没少想辙,开始是想办法别让她出猪圈里出来,但是没用,不管你怎么严防死守,人家总能想办法挣得自由。然后就在饲料房门上加一个钩,结果人家用嘴一挑,就开了。再在钩子上加个锁头,但是只要你不把锁给锁上,人家照样进,饲料房每天都要进出取料,谁能随手上锁呀!怎么办?最后领导给门上绑上铁丝,开始两天,平安无事,天下无贼,可是两天以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大花用长嘴巴咬住铁丝,左转一下,右拧一下,开了。幸亏人家只能用嘴,如果像人一样可以用手的话,估计拿钥匙开门不在话下。

    如果说,大花还只是比较心灵手巧,善于学习,那么黄肚皮则是老谋深算,狡猾狡猾的。那时候,我们养猪春秋两季要放,春天吃嫩草和野菜,秋天则放去收割过的庄稼地里“小秋收”,拣剩下的。这样做,猪的增肥速度也许会慢一点,但肉质绝对好。春天放猪,没什么,往往找块三面环水的地方,把猪轰进去,放猪人堵在口子上就行。秋天比较麻烦,因为大地庄稼收割有早有晚,把猪赶进收割完的地段,旁边就是块没收的地。刚成熟的庄稼,无论玉米还是大豆,都散发着浓郁的香味,猪鼻子长,嗅觉奇好,一出猪圈,人家就知道该往哪儿走,但是走到地方,必须把它们圈在已收割过的地段,否则,猪不乐意拣剩,替人类颗粒归仓,要参加收割,这样,更高的领导会骂的。

    放猪是全体出动,猪场的猪不分男女老少,全部出来,着急赶路的是育肥猪,一般母猪往往心不在焉地跟在后面,公猪数量很少,个头大,又很高傲,很不屑于跟众猪为伍,肯定走在最后。不过,到了地方,育肥猪由于比较傻,好管,而公猪目标大,也没事,最让人操心的,就是母猪,母猪中,最难看住的就是黄肚皮。

    黄肚皮擅长开小差,自然成为我们盯防的重点对象,但是,妙就妙在,人家几乎十有七八次都能逃逸成功,钻进一望无边的庄稼地,吃够了晚上大摇大摆地自己回来,还会拱拱值夜班人的门,让人把她放进猪圈去。

    黄肚皮到了地里,开始的时候,肯定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在观察放猪人,只要你稍有松懈,她就开始行动,先是一点一点向边上挪,这个时候,如果你能早点觉察,大喝一声:黄肚皮,你想干什么!她就会乖乖地回来,有时候还会围着你转个圈,哼哼几声以示讨好。但是,且慢,用不了多久,她还是会悄悄地蹭到边上,然后,一个箭步,窜出去,消逝在庄稼丛里。为了实现目的,她会声东击西,明明庄稼在东,人家往西走,出了你的视线,再绕过去。她还会围魏救赵,不知用什么办法唆使一些傻猪试图突围,在放猪人前去堵截的时候,她趁机从另一个方向溜走。在听了放猪姑娘无数次的诉苦之后,我们猪场的头儿决定亲自出马,然而,很不幸,就在那天,猪群莫明其妙地炸了窝,头儿在围追堵截之余,发现不仅黄肚皮跑了,连平时不跑的公猪也给带跑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只好在秋天放猪的时候,把黄肚皮留在猪场,给她一个开小灶。

    后来我想,我们认为猪很笨,很蠢,除了我们在品种培育方面把它们弄得特别贪吃好睡之外,还因为我们平时接触的,多为未成年状态的猪,这些猪,智力尚未发育,就进了汤锅,活着的时候,实在是年幼无知,而其他的牛马羊和狗,大多得养上很多年,相比之下,自然后者显得要聪明一点。

     猪还是很聪明的,不信,自己买个当宠物养养看,只要不老想着吃人家,仔细观察一番,绝对有助于纠正我们人类的自负和偏见。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